《 [秀色] 秀色庄园 》全本完结版


                引子  夜色渐暗,一辆大客车正驶在平缓的高速上,车上坐的是刚刚进行完开学旅行,返家心切的C市第一高中的高一女生们。  C市第一高中素以贵族化与优质的教育水平着称,每年仅招一个班的学生。  在国内教育水平低下的大背景下,自然有许多人挤破头来送孩子入读,学校选择学生,也是考虑了其家境及发展前景。  毕竟云集菁英的校友会,才是校董事会最为期待的事。  因此,继承了父母优秀基因的少女,个个有着姣好的面容... [阅读最新章节]

[秀色] 秀色庄园

                引子


  夜色渐暗,一辆大客车正驶在平缓的高速上,车上坐的是刚刚进行完开学旅

行,返家心切的C市第一高中的高一女生们。


  C市第一高中素以贵族化与优质的教育水平着称,每年仅招一个班的学生。


  在国内教育水平低下的大背景下,自然有许多人挤破头来送孩子入读,学校

选择学生,也是考虑了其家境及发展前景。


  毕竟云集菁英的校友会,才是校董事会最为期待的事。


  因此,继承了父母优秀基因的少女,个个有着姣好的面容,虽然还未成年,

依然令大多数女人嫉妒其女性的优势。


  客车驶进一处服务区,车上的少女们却无人下来活动,三天的旅行,令这些

刚刚相识的孩子放弃了矜持,没有尽失天性的她们,大部分已沈浸在笑声与汗水

交织的梦中。


  至於男孩子,则聚在后方的一辆车里看着直播球赛,因为他们不是主角,故

略过不提。


  司机小於正在卫生间抽烟,却不知道腰间的客车钥匙已被用心险恶之人偷走,

一个戴着呼吸面具的男人正带着一车熟睡的羔羊,驶向豺狼的老巢。


  王大魁是F市XX公司老总李明的手下,李明近来开了一家人肉饭店「秀色

庄园」,派大魁搜集「食料」。


  通过各种渠道的打探,大魁得知了C市一中的这次开学旅行,他联系了同村

发小王二勇与屠夫兼厨师长王伯等人,暗中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秀色餐饮机构。


  「大魁,我来了!」二勇还没锁上车库大门,便激动地朝大魁跑来。


  「哥,满一车,满一车漂亮妞,这下可要爽死!」看到二勇咧到耳畔的嘴,

大魁也颇为得意,但做为「秀色庄园」的经理,他知道自己要稳重。


  「走,咱俩和王伯一会儿收拾个妞儿尝尝鲜。」


                ——


  「请,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洗手间在哪里?」突然有个娇柔的女声打断了

二人的对话。


  二人面前的是个高佻的姑娘唐语嫣,刚被尿意憋醒的少女面对陌生人还是有

些忸怩,微红的脸颊,包裹在淡雅素裙中的曼妙身躯在昏暗的灯光下愈发动人心

扉。


  二勇这白癡,车门也忘了关!大魁在心中咆哮着,同时对二勇示意:「带这

位姑娘去洗手间。」


  二勇也从紧张中回过神,眼中露出饿狼般急切的目光,带着唐语嫣离开了。


  大魁急忙找到工作人员,把车上依然昏睡的少女们一个个抱到庄园的房间中。


  忙完的大魁来到厨房,只见唐语嫣已被绑在一个用荷叶铺盖的蒸笼里,白皙

的肌肤在沖洗后更显娇嫩,如夏日初绽的荷花,在荷叶包裹下亭亭而卧,褪尽铅

华。


  小巧的乳房因紧张而坚挺,乳头与脸颊不知被谁恶作剧地点上几点草莓酱,

愈加娇柔可餐。


  「该说的都说过了。」


  听到这,大魁轻抚少女洁白修长的玉腿,又轻轻揩去她眼角的泪水,帮她把

如瀑的秀发盘到脑后,怜惜地吻了吻她微凉的鼻尖,对王伯道:「放下盖子,烧

水。」


  少女听到后紧闭美目,小声呜咽起来。


  但盖子没有盖上,过了一会儿,唐语嫣微微睁开双眼,眼中焕发出希冀的光

芒。


  这时二勇拿着一捆绳子走来,嘴上不干不净地抱怨木匠做小了蒸笼。


  二勇把唐语嫣的双手绑在背后,又强行把她的两条小腿从膝盖处弯折绑过,

两只玉足紧贴着屁股蛋。


  少女绝望的啜泣没有阻止二勇,肚皮朝下再次被放回蒸笼。


  唐语嫣在笼中不安地扭动身子,蒸汽越来越热,少女只能闭上眼睛,任凭蒸

汽沖击自己的小腹与脸颊,忍不住失声痛哭。


  但对於大魁等人,萦绕耳畔的只有蒸汽尖锐的嚎叫。


  在众人焦急等待中王伯宣布蒸好了。


  他小心地掀开大蒸笼上的盖子,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从蒸笼里沖了出来,夹带

着阵阵浓郁的肉香。


  当蒸气渐渐散尽,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位於蒸笼中央跪伏在托盘中的

清蒸美女:唐语嫣。


  大魁禁不住惊叹:太漂亮了,真是美丽的食物。


  王伯套上隔热手套,小心地将这具美食连同托盘从蒸笼里搬出来,移放到早

就布置好的餐桌中。


  盛在托盘里的美少女全身都在冒着蒸气,特别在鼻孔、樱唇、阴户这三处的

蒸气尤其浓郁。


  少女跪趴着,长发盘在脑后,双目微合,面带淡淡的忧伤,两条雪白的皓臂

连着纤美的小手绑在身后,尖尖如玉葱般的手指无力的抚摸自己白皙的后背,让

人看着真是心痛怜爱。


  一对娇巧的嫩乳无助地垂在胸前,象奶豆腐一样吹弹即破。


  两个乳头如同樱桃一样鲜艳可人,乳头下还挂着清亮的小水珠,欲滴还留。


  蜷曲着的修长丰腴的玉腿,一双盈盈一握的小脚蹄柔若无骨,紧贴在白嫩圆

翘的屁股旁。


  唐语嫣蒸煮过的娇躯更显洁白细嫩,皮肤上泛着被蒸出的乳白色肉露,薄细

的玉肤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光泽,晶莹剔透,透出大家闺秀的气质。


  整个散发着让人陶醉的奇妙肉香。


  王伯拿起一把切刀跑了过来。


  将两只白嫩的玉足从少女身上切了下来,分别盛在两个盘中放到了大魁和二

勇面前。


  一股淡雅的美脚肉香扑面而来。


  大魁拿起刀叉开始了进餐,先切下大脚趾,小心地剔掉指甲,放进嘴咀嚼着,

汁液流入嘴里。


  大魁在嘴里细细地品尝,享受这奇妙的味道。


  脚趾在牙齿之间像成熟的葡萄一样香脆。


  大魁细细地品味并且慢慢地咽进肚里。


  然后抓起整只脚丫放到嘴里,舔着这只美足,感受着那美妙的味道。


  少女的嫩蹄尝起来象它的外表一样美。


  精緻的秀足象其一样羞涩地任人品味、玩赏。


  大魁把美脚转了一个方向,开始在她柔软的足跟肉上咬下去。


  粉红色的足跟皮肤很有嚼头,咬开表皮开始吃里面柔软的肉。


  缓慢地咬下脚跟上的肉并且咀嚼咽下。


  脚心的肉更加柔软,并且它有一种淡淡的鹹味,尝起来像一种质地很好的小

牛肉。


  柔软得足以在嘴里融化。


  大魁舒服地享受着脚心的肉,接着把剩下的脚掌和4个脚趾都吃完了,一点

不剩。


  最后舔尽咀边残余肉质,真是回味无穷。


  看到二人吃完了两只玉足,王伯立马端上了刚从少女身上割下来的一对奶子。


  盘中的奶子经过蒸煮后看起来透明发亮,就象刚剥了皮的新鲜荔枝肉一样晶

莹诱人。


  对着盘中这只晶莹剔透的绝美嫩乳,大魁先一口咬下了上面那颗樱桃般鲜嫩

的乳头!


  「嗯嗯~~鲜嫩多汁……好新鲜……好嫩……又有弹性!」


  然后用餐刀从这只嫩乳的中间切了下去,奶子被切割成两半的同时,里头的

脂肪汁以及肉汁立刻奔泄了出来,散布在装奶子的银盘中,形成一种微黄的乳白

色浓汁,浓烈的香气几乎让?人凝神。


  大魁舀了一点乳汁送入口中。


  「天啊!!这是什么美味!!!」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此美味。


  接着吃下了乳房中的乳腺和柔软又富有弹性的乳肉,乳腺和乳肉带着一种特

别的清香和一丝奶味,这可能也是还没生育过的女孩特有的滋味。


  现在王伯正割着少女大腿内侧柔软娇嫩的腿肉,切割成一片一片的,再加入

了蜂蜜、茄酱和一些佐料,变成了鲜艳的橙色,让人看了食指大动。


  少女的腿肉肥瘦适中,脂肪的部份入口即化,瘦肉的部份也是松软顺口,格

外地香嫩滑腻,肉质鲜美。


  三人很是高兴,在少女酮体前大快朵颐。


  少女身上的臀肉、大腿肉、小腿肉、腰肉、腹肉、胸肉、里脊肉不断地切割

下来送进三人的嘴里,被咬着、嚼着、啃着、舔着然后咽进肚里。


  三人吃得满嘴飘香、吱吱冒油。


  最后把沾着许些碎肉的骨架拆开放进塑料袋中准备扔到垃圾箱去。


  一场豪华的清蒸美少女人肉大餐到此基本结束了。


  大魁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想着明天如何招待老闆,想着想着,竟翻身来

到宰杀美少女的梦境中了。


              二、烤制史心悦


  早上十点多李明带着两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来到大魁的办公室,三人都一身

正装,分明是刚从某个会场中出来。


  「两位分别是刘局和田行长,在土地审批和贷款方面给了我们很大帮助。」

大魁早已把准备好的椅子搬来,自己恭敬跑到一块大屏幕前。


  「三位看到的正是『秀色庄园』的食料——C市一中的高一新生,现在她们

正分布在庄园的各个房间中,我对她们说是事先策划的绑架,所以没有引起她们

较大的慌乱……」


  看到三人不耐烦的目光,大魁赶快调出每个房间的针眼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

供两位干部挑选「食物」。


  张局选择了一个身形苗条,气质出众的少女,虽知房间中可能有摄像头,少

女依然只穿着一套微薄的睡衣,在房中俯身锻炼。


  刘局难掩兴奋,对田行长道:「老田,这妞不错,弄来玩玩得劲!」


  田行长没有回头,不屑地笑笑:「咱俩可不是来嫖的。我觉得这个小妞不错,

听说这里有烤全女的炉子,她正适合烤了。」


  刘局长并不赞同田行长的话,二人争执了一会,刘局回头问李明:「不行咱

一顿吃俩?」


  看到李明肉痛的表情,刘局却也不恼,用力拍了拍李明:「那就按老田说的

来吧。」


  李明与田行长各自窃喜,大魁也赶快去招呼下面准备去了。


  田行长看中的少女是史心悦,个子虽然不高,只有1m6出头,却是个丰满

的小女孩,体重约有120斤,但因为平常保养的好,适当活动,因而并不显得

肥胖,有种不同於唐语嫣等?高佻小美女的风味。


  史心悦正和房间中的另一位少女看电视,看到工作人员进来,说自己的父母

已经打来了赎金,史心悦难免有些惊喜,她还不忘安慰身旁的同学,随后便将肥

嘟嘟的小脚踏进白色的凉鞋?,随工作人员一同出去了。


  看到自己处在一个大房间中,房间中摆放着许多特制厨具,史心悦身上发出

阵阵寒意:「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回头问工作人员,天生婴儿肥的小脸此刻微微发颤。


  两个工作人员没有说话,邪邪地笑着,朝史心悦走来。


  少女扭头就跑,但娇生惯养的小肥妹如何是两个男人的对手——她很快便被

抓住,绑在了一个铁架台上。


  史心悦惊恐地蹬着腿,像一只被猎人捕获的小鹿。


  她一脚踢到了一个小夥子身上。


  「妈的,劲还挺大。」小夥子一边粗暴地扯下史心悦的衣服,一边打开铁架

台上的手铐脚拷,把史心悦拷住。


  少女嘤嘤哭起来,浑身的小肥肉也随之颤抖,十个脚趾似白嫩的蚕宝宝,紧

紧抠住架台边缘。


  这时铁架台被翻转过来,史心悦惊叫一声,一根水管插进了肛门,少女不禁

哀嚎起来,肥美的乳房也一起抖起来,看的人眼花缭乱。


  一旁工作的王伯有些烦躁,狠狠抓了一把少女阴部的绒毛。


  少女叫的更为淒惨,王伯只能从一旁的筐子中找到个苹果,想塞到少女嘴里,

掰开美人嘴巴,不想竟塞不进去。


  「没想到这肥妞嘴巴倒还不大。」王伯找来个更小的苹果塞到少女嘴里,临

走不忘摸摸少女娇嫩肥美的脸蛋。


  水管再次快活地喷射出淫靡的水柱,史心悦的屁股蛋受到刺激,紧紧地夹住

拉管子。


  未经人事的少女通过菊门体会到了被异物插入的别样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王伯关闭了水管阀门,在少女的腋下阴部涂上褪毛剂,用力

搓了搓,随即一把把将乌黑的绒毛拽下,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史心悦又羞又痛,紧握粉拳来回扭动,直扯的铐子吱嘎作响。


  「再乱动我就顺带把你头发拔下来!」王伯厉声喝斥着少女,同时来回翻转

铁架台,仔细地在少女全身涂上烤肉酱。


  史心悦怕王伯真去揪自己的头发,同时也折腾累了,任由王伯在自己身上涂

着冰凉的酱料。


  看着肥嫩的少女在自己手下被蹂躏,王伯性趣大发,强行把刷子塞到史心悦

嘴里。


  「好吃吗?」


  王伯没等少女回复,接着补充:「待会把你烤熟了就更好吃了。」


  史心悦这聪慧的女孩早已料到自己的结局,所以听到这只是流下一行清泪,

她心里已经接受了这悲惨的命运。


  王伯把铁架台竖起,少女眼前出现了一根插在篝火上泛着白光的金属桿和一

个巨大的烤炉。


  「你希望被我用这桿子从屁眼穿到嘴巴吗?」


  看到少女惊恐地摇着脑袋,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王伯得意地笑了:「那你

是希望我把你送到那个烤炉上去喽?」


  史心悦依旧晃着自己的脑袋,不过力度明显比之前小了许多。


  王伯拍拍少女的奶子,把架台上的铁闆连同美肉一同送进了烤炉。


  史心悦在烤炉中静静地躺着,周围回响着她紧张的喘息声。


  忽然周围的微波加热灯亮了起来,气温随即升了上去,少女看到外面站了一

群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们无一不是有孩子的人,但面对这个同他们

的孩子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他们眼中流露出的只有食欲。


  灼热的烤炉已经让史心悦十分难受,她浑身冒出水气,皮肤变的通红,眼睛

也越来越干涩。


  少女用尽全身气力踢了一下烤炉,却被烫的缩了回来,委屈的泪水刚刚流下

就化作蒸汽消失在炉中。


  被束缚的少女随着铁闆在炉中转动,只几分钟,她丰满的腿上,屁股上,乳

房上,背上就泛起了大片水泡,皮肤随即炸裂,酱料与喷出的液体混在一起,少

女痛苦地哀鸣。


  少女拼劲最后的力气擡起虚弱的头,看了看周围烧得通红的炉壁,从壁间隐

约看到了一个浑身流着肥脂与酱料,脸被烤的通红的少女。


  最后史心悦无力地垂下了失去生机的头颅,烤炉里少女的皮肤完全爆裂开,

大量融化的体脂沸腾着,顺着脊背与肥美的大腿流入铁闆上。


  看到面前这个被活活烤死,出炉后依然吱吱冒油,小嘴微张(王伯已将烤焦

的苹果取走)秀发披散的小美人!


  李明忘记了待客之道,自己先撕下了一条大腿,大口大口的啃起来,撕碎肌

肉的那一瞬间,肉香就溢漫了整个房间,半化的油脂从嘴角流下,腿肉也是极为

娇嫩。


  王伯掰开少女的手臂,掀起少女的乳房,切了两刀,一抠一撕,将整个乳房

切下,同样的动作,很快两个乳房就被放到了一起,如同两个熟透的蜜桃。


  服务员把两个乳房分别传给李局和田行长,只见刘局揪下少女乳房上已烤的

焦脆的皮,卷了条黄瓜塞到嘴里,直说好吃好吃;田行长的吃法相对斯文——


  他用小刀轻轻割下一块少女的乳肉,用餐叉叉住,蘸了点烤肉酱送到嘴里,

顺着一杯82年的拉菲咽进肚里。


  王伯等李明吃完一条大腿,刘局把少女的一条小臂和一个乳房塞到嘴里,并

看着田行长把另一个乳房上的乳头品完,随即把少女翻过身去,露出少女肥嫩的

屁股蛋。


  王伯首先片下少女的两片阴唇,有些破损的焦皮下露出油滋滋的肥肉,又一

片片切下少女的肥臀,直盛了三盘子,送到三人面前。


  田行长又看中了小肥妹史心悦的小爪子,因为距离热源远,两只小脚没有被

烤焦,脚上的皮仍然紧紧贴在少女蹄子上。


  田行长用刀切下一只蹄子,抽去脚筋,小指开始慢慢咀嚼。


  少女五根全是嫩肉的脚趾,与没有一点茧子的脚后跟,成为了田行长这次最

大的收获。


  ……


  三个人径直吃到下午五点,只剩下了一个包含着各种脏器的胸腔架子和一些

碎肉。


  醉醺醺的刘局想把少女的人头带回家,被李明婉言劝阻了,当然少女脸颊那

如婴儿的嫩肉,早已经被刘局抠下吃掉了。


  大魁正坐在办公室中,小心翼翼地用各种材料填充史心悦的美人头。


  工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大魁伸展了一下疲惫的躯体,将史心悦的人头

送到了庄园的展览室中,与唐语嫣忧伤的小美人脑袋摆放在一起。


  该怎么设计庄园的标志物呢?关上展览室门时,大魁苦苦思索着老闆布置给

自己的任务。


             三、广告策划(上)


  大魁一边热情地给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端上一杯香气淡雅的花茶,一边犹豫

如何询问广告策划的事,毕竟这种事是违法的,稍有不慎便会麻烦缠身。


  「小魁子,有什么事直说,别和娘们一样,看在你还记得我喜欢花茶,有什

么事我一定帮你!」范智推了推眼镜,看着欲言又止的大魁。


  范智是大魁的大学舍友,二人毕业十余年还是第一次再见,范智毕业后接手

了老爸的广告公司,这次听说大魁有事央求自己,立马就来到了庄园。


  大魁把庄园需要策划广告的事向范智说了,没想到范智对此兴趣极大,二人

一拍即合。


  「没想到小魁子你能玩这么深!」在看完唐语嫣,史心悦两个小美女的制作

食用视频后,范智不禁有些激动。


  「智哥,用这几个视频剪辑一下怎么样?」见范智久久不语,大魁有些心急。


  「哦。」范智回过神,我觉得这几个视频都不合适,未免太粗暴一些。


  「让更多人从中感受到食美的优雅与刺激,才是我们的目的。最后能找个自

愿的肉畜,哭哭闹闹有人会不喜欢的。」


  自愿?大魁咋舌。


  他正想奚落范智一番,一擡头却看到了面前的监控画面——


  朱梓涵正在房间里和妹妹朱琳吃着午饭,姐妹俩平时十分亲密,听说姐姐要

去旅行,小姐姐三岁朱琳也吵着要去,大人拗不过,只好让妹妹也跟来,不料回

家途中被坏人绑架。


  「朱梓涵小姐,请随我来。」见一位工作人员在门口叫自己,朱梓涵起身摸

摸妹妹脸蛋。


  「琳琳乖,姐姐一会就回来了。」见琳琳仍在埋头猛吃,梓涵不禁莞尔。


  …………


  「你们不是人,放开我!」在大魁办公室里,梓涵被人按着强行看完了史心

悦被烤制的视频。


  「还希望朱梓涵小姐考虑一下,配合我们完成视频录制,不然……」


  范智还没讲完,一旁的大魁尖声喊道:「姐姐,救我!」


  挣紮不止的朱梓涵,瘫坐在椅子上。


  「如果我做到了,保证我妹妹的安全。」见男人点点头,梓涵松了口气。


  「既然是录视频,能不能不吃我?」


  「为了你我们午饭都没吃,再不吃晚饭会饿伤胃的。」泪水决堤般从梓涵眼

中涌出,大魁满意地走来,递给少女一方手帕。


  三人来到一个房间前。


  「小姐进去以后,先在水桶里泡个澡,再去隔壁房间,我们知道你三岁学跳

舞,舞姿很美,所以希望你跳一个小时舞。不要停下,不然琳琳……」


  「我明白了。」梓涵鼓起勇气,正准备走进去……


  「脱了衣服再进去吧,早晚的事。」少女极不情愿地解开身上的白色连衣裙,

褪下粉白的小内内,踢掉水晶凉鞋。


  少女因为经常跳舞,相比长腿小美女唐语嫣,肤色呈现更为健康的棕色,同

时也有异於胖妞史心悦的更为紧密的胴体,乳房十分小巧,像两个小馒头半扣胸

前,一头乌发如瀑般从头顶?泻下,腿肚子上结实的肌肉体现健康的美感。


  见两人癡癡看着自己,朱梓涵有些不屑地看了两人一眼,踮着脚尖来到了房

间中。


  只见房间中遍布摄像机,从不同角度窥视自己,少女赶快跳进飘满玫瑰花瓣,

氤氲香气的木桶中。


  桶中有着各种香料与史心悦身上炼制的人油,在少女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点点

渗进毛孔中。


  经常锻炼,少女的代谢强於常人,因此更加入味了。


  指示灯催促少女来到下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门是铁质的,随着少女走入,

缓缓关死。


  梓涵所处的房间像一个桑拿室,四周都是铁墙,天花闆上淌着混合香料的调

味剂,顺着墙壁留下,滋滋作响,滴在细碎的石子上,发出股股蒸汽。


  好烫!朱梓涵弓着小脚丫,皱着眉,看向地面。


  「开始跳舞吧,小姐。」当然作为你人生的谢幕演出,大魁暗道。


  只见墙上一个沙漏缓缓倒转,开始计时的使命。


  在这种地方跳舞,岂不是热死人嘛!


  少女并不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殒命之处。


  让这小妮子从桑拿室跳舞,同时保持香料不断渗进,真是活色生香!


  屏幕前的二勇不禁佩服起范智来。


  只见朱梓涵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明眸皓齿,画着彼岸花的眉心间夹

带着一丝忧愁,魅惑无数少男的眼中透出几分绝望,煞是惹人怜爱。


  过去了二十分钟,朱梓涵的舞步已经有些淩乱,不如先前轻快灵活,香汗淋

漓的少女不时微伸香舌,舔舔滴落嘴边的水珠。


  足底的神经已被炙烤得麻木了,几乎感受不到痛苦,但其余的部位被水汽蒸

得通红,就像炉中的烤鹅,被摄像机毫无保留地拍下。


  …………


  又不知过了多久,梓涵的意识随水汽蒸腾而去,她无力地瘫坐在地,紧俏的

臀部被烤得生痛,却无力起身。


  「不行,好累。」少女失水的喉咙中发出喑哑的声音。


  这时离她不远处突然泻下一股深色的酱料。


  梓涵努力起身,向深棕的瀑布走去,就在她即将赶到时,水流突然停止了,

毫无征兆,少女身后又响起了水声……


  显示屏前的三人兴奋地看着事物被戏弄於掌间。


  「这样也能提升看客的食欲。」范智有些得意。


  「给她点甜头吧。」一股水流终於淌到少女额前,梓涵赶紧伸头,大口喝着

酱料。


  「呜呜呜……」不顾被打湿的长发,甚至液体流进梓涵秀美的鼻子里她也毫

不在意,只为痛饮生命的甘泉。


  水流愈发大了,浇灌在少女的身体上。


  这时四周的铁闆倒了下来(自行脑补正方体拆开后平面图)。


  「梓涵小姐,走过铁闆就算完成了!」二勇戏谑地喊道。


  听到这,少女蹒跚前行,走到了铁闆上。


  「啊!」踩到铁闆上的第一步,就伴随着鉆心的痛,皮肤与铁闆亲密接触,

滋滋声不绝於耳。


  「爸爸,妈妈,琳琳,我不想死……」梓涵流着泪,跪倒在铁闆上,她连爬

回去的力量都没有了。


  小美女的肚皮和大腿也碰触到铁闆,煎烤的声音更欢畅了。


  少女结实的乳房更是被死死压在闆上,饱受煎刑之苦。


  二勇穿着隔热靴来到少女一旁,迸溅的油星烫的他呲牙咧嘴。


  「美女,哥哥帮你来喽!」梓涵艰难地伸出小手,被二勇拉着,翻了个身,

重又躺放在铁闆上,还被摆成「大」字,同时一袭长发,也被装入隔热带中。


  梓涵的意识已经恍惚,背部,小屁股上的疼痛感已经散去了,她怀着对命运

不公的无奈与委屈,合上了双眼。


  少女眼角挂着的那一滴泪水,与哀怨的表情,成为这段视频最后的画面。


  餐厅里大魁、二勇、范智端坐在摄像机前,只见王伯走来掀开一个大餐盘的

盖子,舞蹈少女朱梓涵散发着热气的胴体出现在人们眼前。


  大魁先起身切下少女的一只嫩足,他小心片去足底被烤得焦黑的皮,摘去透

明的指甲,开始细细品尝:不愧是练舞蹈的女孩,指肚嚼起来都是这么可口,令

人口舌生津。


  一块块红肉进去,吐出来的都是白色的趾骨。


  二勇自是切下朱梓涵的一个乳房,剥开煎烤的黑红的皮肤,剔去乳腺,用牙

齿撕下一块肉大口嚼了起来。


  这次的乳肉不如唐语嫣的小奶子娇嫩,但更为结实耐嚼,配上入味的调料,

倒也没有史心悦的奶子那般油腻,少女在舞室的日夜付出,倒也满足了三人的口

腹之欲。


  范智则分开少女的小腿,从腿肚上拽下一大块肌肉,顺着花茶一点一点送进

肚子里,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活泼少女的味道。


  三人又掰下少女的玉指,品评着精瘦的小臂,最后又切下少女小腹和背部喷

香的脆皮,卷着生蔬食用。


  一只娇美天鹅的美体,就这样被三个豺狼消耗殆尽,还会有多少很多的甜美

少女,为了别人的欲望,献出自己甜美的肉体呢?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