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悉尼月光 之 樣本 》全本完结版


謝天謝地,總算趕上李教授給我做解剖。 他是有名專家,卻熱衷教學工作,經常到我們學校做客座教授。 我上學期還上過他的基礎解剖課。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緊張。 可我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在我們醫學院裡,凡是申請了獎學金的學生就會有百分之十的機會被選中做實驗教材。 我就差一點點就可以逃離苦海,只要再過一個學期,我就會成為實習醫生。 可是命運不濟,昨天教務處通知我被選中做實驗教材,課程就安排在這周。 這讓我懊惱了好久,不過我還是得面... [阅读最新章节]

悉尼月光 之 樣本

謝天謝地,總算趕上李教授給我做解剖。

他是有名專家,卻熱衷教學工作,經常到我們學校做客座教授。

我上學期還上過他的基礎解剖課。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緊張。

可我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在我們醫學院裡,凡是申請了獎學金的學生就會有百分之十的機會被選中做實驗教材。

我就差一點點就可以逃離苦海,只要再過一個學期,我就會成為實習醫生。

可是命運不濟,昨天教務處通知我被選中做實驗教材,課程就安排在這周。

這讓我懊惱了好久,不過我還是得面對現實。

因為我不想被排到實習生的解剖實驗上,讓一群毛頭小子把我弄個天翻地覆。

我去教務處查看了課程表,真是萬幸,李教授今天上午給大一新生上《基礎解剖》,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

李教授這個月就這一次課,錯過就沒有了。

原計劃的實驗材料是一個大二的女生,因為我是畢業班的,有優先權,於是立刻請教務處的老師把我替換進去。 

我回宿舍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好好安慰了一下室友菁菁。

本來我們打算在我被處理之前好好紀念一下,可這下子全泡湯了。

我給父母打了電話告別,告訴父親我給他們預留了我的頭和心臟。

這也是我的最後權利。

我離開宿舍走向實驗樓,赤裸的身體表示著自己的身份。

一些路過的男生問我去誰的課,然後就跟著我一起走向實驗樓。

這還讓我感到一些欣慰。

既然是畢業班的,就應該有個樣子,我一路上保持著鎮靜和從容,時不時還和一些熟人打著招呼,寒暄幾句。 

到了課堂上。李教授過來上下打量了我的身體,點點頭示意我站在講台旁邊。

他的眼神似乎根本沒有對我的身材或者相貌表示處任何興趣,也許是他很敬業,也可能是他已經司空見慣了。 

「大家安靜一下,開始上課。這位是徐曉茜同學,今天她將作為我們的實驗樣本。和大家說幾句吧。」 

我沒想到自己還要發言,支支吾吾地說了幾句:「呃。。。大家好。我是徐曉茜,4011班的學生。我以前上過李教授的課,呃,大家還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東西。更瞭解了自己的身體。最後我想感謝李教授能夠選擇我做教材,我很榮幸能有這樣的機會。」 

教室裡想起一陣友善的掌聲,接著我走向教室中央閃亮的解剖台,爬上去躺下來,看著四周的儀器和監視器。

我心開始怦怦地狂跳,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也是剛剛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過一會兒可能會有些痛苦,也許如果走運的話還可以有些快感。 

「今天要做的演示是基礎解剖,首先我們要給樣本一些神經干擾劑。這個會干擾她的痛覺信號,但是不會完全阻斷她的神經。我們希望曉茜可以告訴我們解剖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別人稱呼我為樣本,我想肯定也是最後一次。

接著一把手術刀輕輕地從我的恥骨上面按下,然後慢慢拉出一個切口,滑向我的肚臍。

我的肚皮立刻被分開了,手術刀後面跟著一條筆直的紅色長線,就像畫筆畫的一樣。

接著一些血液從切口中滲了出來。

整個教室變得異常安靜,所有人都在全神貫注著我的第一個切口。

我好像能聽見刀子劃破我的肌膚的聲音。 

「現在感覺怎麼樣?」李教授手裡的刀在我的肚臍下停下了。 

「還好。沒有疼痛,但我可以感到解剖刀的壓力。」我說。 

很快手術刀又繼續在我的皮膚上移動,切口一直延伸到我的乳房下面。

一隻手拿來一些止血凝膠,把它塗抹在切口上。 

「樣本腹部的皮膚已經切開,大家可以看到腹部肌肉層上覆蓋著一層脂肪,這樣樣本的脂肪層很薄,我將把脂肪層和肌肉層一起切開,這樣就打開了樣本的腹腔。」 

手術刀沿著已經切開的口子又深深地切下去。隨著手術刀的移動,我的腹腔被打開。

教授再次用止血凝膠封住切口,然後慢慢用手拉開了我腹部的皮膚,兩個牽開器勾住切口的邊緣,把我的腹部打開了二十厘米寬。裡面緊緊地堆滿了各種濕漉漉的器官。 

「好,大家可以看到樣本膀胱,小腸,大腸,肝臟,胃臟和脾臟的位置。」教授又看了看顯示屏上的指示:「樣本的生命特徵指標正常。心跳速率有些偏高,顯示樣本有些緊張。是嗎,曉茜?」 

「有一點,」我看著顯示屏上自己被打開的肚子,簡直不敢相信這真的發生了,這就是我身體裡面的樣子。

我有些擔心疼痛,好在目前還沒有感到。同時,我感覺自己更加地暴露,好像有種生理衝動的預感。 

「這非常正常,活體解剖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不僅對於觀察者,對於樣本也是。下面我將切除樣本的小腸。」 

說著教授拿起兩個夾子,這種夾子和晾衣服那種沒有什麼太大區別,他用手拿起我小腸靠近胃部的一端,把兩個夾子夾在小腸根部,然後把小腸從兩個夾子中間切斷。

然後他找到小腸和大腸連接的地方,用同樣的方法切斷了我的小腸的另一端。

然後開始把我的小腸從腹腔中拉出來,放到旁邊的解剖盤上。

同時他又不斷地把夾子夾到連接在小腸的血管上,然後把那些血管切斷。

他的手法是那麼嫻熟,沒過多久我的整個小腸就被放到了盤子裡,而腹腔裡卻沒有什麼血液流出。 

「就像大家看到的,一個成人的小腸大概有十米長,連接在上面的血管負責傳輸養分。我剛才用的夾子就是為了止住這些血管。下面就是大腸,誰可以說出大腸的三個組成部分並指出闌尾的位置。。。」 

學生們開始很拘謹,在教授的鼓勵下,開始踴躍地回答問題。

教授的講解在我腦海裡變得沒有什麼意義,我只是直勾勾地盯著屏幕上自己的身體。 

「不錯,回答正確。下面我們就切除大腸。大腸的長度大概是一米左右,裡面通常是排遺的殘留物。不過我想樣本應該已經做了清洗,對吧?」 

教室了發出了一陣輕輕的笑聲。

我的臉有些發紅。我當然做了內部清洗,這是準備實驗樣本的標準程序。

教授又開始在我身體裡操作著。我的大腸也很快被取出來。 

「好,同學們,我們現在看樣本剩下的消化器官。誰能指出樣本身體。。。」 

課堂提問依舊在有序地進行著,而我仍然不關心問題的內容。只是盯著屏幕上在我的腹腔裡忙碌的那隻手,用各種止血夾夾住肝臟和胃臟的血管,一個大夾子夾住胃部和食管的連接處。

最後手術刀把我的胰腺,胃臟和肝臟切了下來,放到盤子裡。 

「肝臟是最複雜的部分,血管非常多,你必須特別小心。

現在樣本腹腔內剩下的就是泌尿系統和生殖系統了。

在小腸和大腸後面是腎臟,輸尿管把它和膀胱連接起來。

我下面要摘除樣本的整個泌尿系統。。。

還剩下生殖系統。包括子宮,卵巢和輸卵管。

這些器官通過產道連到女性外生殖器。下面請大家注意樣本的生殖系統。

由於我們是做活體解剖,這樣就有機會給大家演示女性性高潮的情況。同時大家也可以看到女性產道的柔韌性和延展性。」 

教授的話讓我心裡一動,終於到了自己喜歡的部分。

教授已經換了一副新手套。然後用手指輕輕地撥弄我的陰蒂。

我感覺自己完全不用這樣的挑逗,下身早就感覺濕漉漉的了。

接著他的手指開始伸進我的身體,來回抽動。開始很慢然後不斷地加快節奏。 

「大家請看顯示器,當女性高潮的時候,根據程度不同,陰道會產生有規律的收縮。」 

我的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小腿,把自己的雙腿分得更開一下,隨著教授的節奏不斷加快,我不由得拱起了後背,一陣陣刺激讓我的呼吸急促起來。

接著我感到教授的整個拳頭都伸進我的身體,在我的下身劇烈地摩擦著。 

「啊。。。」我終於忍不住叫出了聲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襲擊了,讓我暈了過去。 

等我慢慢甦醒的時候,我依稀聽見教授的聲音:「。。。器官已經被完全摘除。同時也給大家演示了一次女性高潮。腹腔的解剖就到此告一段落,下面我們將把重點轉向樣本的胸腔。

大家都知道胸腔內是心臟和肺部。為了打開胸腔,首先要去除胸部的皮膚,這當然就包括樣本的乳房,但那裡不是今天解剖的重點,我們今天關注的是內臟器官。」 

接著我感到手術刀從我的肩頭一直劃到胸口中間,切開了一條長長的口子,接著是另一側,兩個切口在我的乳房中間上方匯合,然後他的手術刀又從匯合點向下切,與腹部的切口連在一起。我的胸部就呈現出一個標準的Y字型切口。 

「下面我要把胸部皮膚去掉,暴露出胸骨。」

一雙手熟練地沿著切口揭開我胸部的皮膚。隨著皮膚不斷被揭開,我的乳房也漸漸向身體兩側滑落。

忽然,教授的手停了下來,滿臉狐疑地看著我胸部的切口,開始小心翼翼起來:「這裡好像有個異物。。。」 

沒等他說完,我的臉忽然紅到了耳根,天哪!那一定是我去年隆胸的時候填進去的硅膠,那次做的效果非常好,連我都忘記了這回事。 

「哦,是個硅膠填充物。」教授對我微微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可是班上的同學們早就竊竊地笑個不停。 

「真不好意思。時間久了,我忘記在課前告訴您。」我不好意思地說。 

「沒有關係,我們繼續。」 教授說著把硅膠取出來放到一邊,然後又開始熟練地分離我的皮膚。等他再次停下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一條條的肋骨暴露在眼前,腹腔裡除了止血夾子以外,空空如也,乳房連同胸部的皮膚已經被剝開,推擠在身體兩側。 

「好,大家看,胸腔已經完全暴露出來,下面我們將用肋骨剪打開胸腔。」 

肋骨剪斷的聲音很大,震得我一陣陣心悸。好在有那種神經阻斷劑,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得了這種刺激。

隨著肋骨被一根根地剪斷,教授打開了我的胸腔。

我看到了自己暗紅的肺部和紅色的心臟。

班上的同學也發出一聲聲驚呼。 

我不敢相信自己仍然活著,也許生命對我現在還說已經沒有意義,我只是一個解剖樣本。就算是教授自己也無法恢復我現在的身體。

我看到了自己的心跳,依然是那麼平穩,仍然向全身傳輸著血液。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教授高潮的技術沒有損害任何主要的血管,可是我知道我的歸宿正在臨近。

看著那紅色的跳動,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數多少次。 

「好,在我們繼續胸腔解剖之前,我想安排一個額外的實驗。」

教授神秘地笑著說:「我一直想有機會做,可是總覺得太不專業了。呵呵。今天,我打算測試一下大腦在失去供血以後的反應。」 

說完,他從推過來一個東西,天哪,那是個小型斬首機!

兩根結實的立柱支撐著上方的鍘刀,我的心立刻狂跳起來。顯示器發出了滴滴的警告聲。 

「曉茜,根據妳的要求,妳的頭顱和心臟將被保留。這個機器會將妳的頭從身體上分離。我想要做的就是在妳的頭顱分離以後,我會給妳一些指示,妳照做就可以我們會記錄妳有反應的時間。我一直想知道這種可能性是否存在。」 

「呃。。。好。。好的。」 我緊張地說:「我也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 

說著,我的頭穿過了斬首機上的圓孔,我的身體一陣顫抖。儘管我早已在等待自己最後的時候,可沒有想到會以這種方式結束。 

「好,我們再次後一次感謝曉茜為我們提供的無私服務。大家都應該為她感到驕傲。」 

教授說著帶頭鼓掌,教室裡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然後變成了有節奏的擊掌聲,隨著教授的手伸向斬首機的開關,掌聲的節奏越來越快。 

我都沒有聽到自己的頸椎被切斷的聲音,只感到一道白光閃過,一陣歡呼穿來,一陣天旋地轉。

接著我看到了自己的脖子,準確地說是被切斷的脖子,血如泉湧。

天哪,我看到了,看到了自己被斬首後的身體。

我已經忘記了呼吸,也許就算想起來也做不到。 

「眨眼一次。」 

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哦,對了,實驗。我努力照做了。 

「好,眨眼兩次。。。。很好。向上看。。。。」 

天哪,天哪,我的頭開始發暈,視野開始模糊,最後留在我腦海裡的,是我那顆紅色的心,漸漸地停止了跳動,監視器上的滴滴聲變成了一聲長鳴。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