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冰恋小说 东方的死刑

东方的死刑

          THE ORIENTAL EXECUTION by mal   献给necrolover. 本文来源于冰恋网的美语秀,历时一周译成,感觉很累, 因此更加理解论坛里的诸位写手。   白人女孩被人从囚车上拖了下来,她看上去还很小,顶多18岁,淡...

时间:2018-06-21 作者:秀色之家 6 热度

东方的死刑

          THE ORIENTAL EXECUTION by mal   献给necrolover. 本文来源于冰恋网的美语秀,历时一周译成,感觉很累, 因此更加理解论坛里的诸位写手。   白人女孩被人从囚车上拖了下来,她看上去还很小,顶多18岁,淡棕色的秀 发调皮的在额前卷成一个刘海儿,她的双腕被一副亮晶晶的铁锁紧紧的拷在背后, 一根铁链绕过她柔细的脖子,一头栓在铁锁上。这就是她全身所有的装饰了。实 际上,她一丝不挂,甚至她的阴毛也被剃的干干净净。两个狱卒架住她的胳膊, 穿过拥挤的人群,连拖带拽的向广场中间搭建起的刑台走去,通往刑台的是一条 长长的台阶,为了省得女孩挣扎,两个人干脆拎起女孩,脚不沾地的将她抬了上   刑台的中央,搭着一个粗重的木质绞架,两根竖直的原木上,横着一根带滑 轮的的大梁,青黑的颜色泛出年代的久远。姑娘被带到滑轮的下面,脖子上的铁 链被系在滑轮上。站在身后的狱卒将脚伸在女孩的两腿中间,迫使她双腿叉开, 随着铁链慢慢收紧,姑娘最终只能用脚尖触地,不过,这样,她倒是可以看到广 场上更多的拥挤不堪的看客。   挤在前排的幸运儿都集中精力,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裸女,在监斩官宣读 姑娘的罪状声中,贪婪的研究着女孩坚挺丰满的乳房,竖立的乳头,光秃秃的下 身以及隆起的阴唇。   最后听到台上判决:杖击臀部20,烙上标记,斩首,曝尸一天,分尸,尸块   最让看客们感兴趣的是,这是他们见过的为数不多的白人女孩,一个年轻的 欧洲女子,别忘了,这可是大清帝国。   索雅。哈丁是富裕的东印度公司商人阿尔伯特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玛丽莎的独 女,由于晚年得子,一直视若掌上明珠,溺爱有加,这样,反而养成了索雅任性 霸道的性格,母亲虽然想严加管束,可是,每次索雅一撒娇,父亲就言听计从。   父亲每两年都要亲自去他在远东的公司去,处理一些事务,他以前没有带过 索雅,因为,他觉得东亚,尤其是中国,还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可以,最后这 一次,他没有战胜索雅的胡搅蛮缠,当然,这也让索雅今天站在了刑台上,以东 方的特有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虽然,现在的称呼还是中华帝国,可是,实际上,这个国家内部早已四分五 裂,白莲教连年的战事已经让这个昔日的巨无霸的各个肢体不再听从于北京的命 令。这使得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件事的可能小了很多。   阿尔伯特知道东方人对于白种女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为了获得一个有姿色 的白种女人,他们什么卑鄙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而索雅不论是作为一个情妇,还 是性奴隶,都是很多人的梦想。因此,阿尔伯特警告索雅,只许呆在官邸里,在 他的势力范围之内活动,以免被当地的官员发现,可是,如果索雅当时真的听了 父亲的话,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绑架和轮奸。在万般无奈中,索雅杀死了地方官。   阿尔伯特用了各种办法,想让女儿得到释放,虽然可以通过英国公使向北京 施加压力,可是,明显的,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化了大量的金钱贿赂审判官员, 也没有奏效,最后,索雅还是被判死刑,阿尔伯特也被限期立刻离开中国。   走之前,他被获准见女儿最后一面,10分钟以后,他被押到到停泊在海港的 船上,离开中国。   索雅被抓住带到牢房的时候起,狱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扒光她,绑住她的手 腕,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遍,甚至将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和肛门,然后,他们将 她脖子栓在牢房的墙上,那天晚些时候,两个狱卒进入囚室,在鞭子威胁下,她 只好用手肘和膝盖跪在地上,尽量分开大腿,这个前一天还是处女的姑娘就用这 样的姿势被强奸和鸡奸了。   索雅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每天早上,都有两个人进来 强奸她,而到了晚上,就会有另外两个人进来,干着同样恶心的事,开始,她也 曾经挣扎过,但是,他们把她反绑着吊在屋顶上,用棍子狠狠的抽打屁股,直到 她每天一见到狱卒就主动趴下,张开大腿为止,而且,还要尽量压低腰部,以使 得自己的阴部和肛门正好处在他们阳具可以顺利插进的位置。   强奸持续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当她向着狱卒撅起屁股,露出阴部和肛门时, 他们并没有扑上来,而是一个抬脚,一个抬手,将她搬出了囚室,通过一段走廊, 进入了一间小房子。随后,她被按到一张低矮的桌子上,两手被绑在头顶上方, 脚腕被扣在桌腿上。   她的腿被极度的分开,连大阴唇都完全张开了,暴露出小阴唇和阴蒂头,绑 好后,一个狱卒出去了,剩下的一个坐到了墙边,这时,进来两个老女人,向狱 卒打好招呼,来到桌边,掏出剃刀,试了试刀锋,然后,麻利的剃掉了索雅腋窝   索雅的腋窝已经光秃秃的了,两个老女人又把刀子挪到她的阴阜,随着刀子 刷刷的划过,阴毛纷纷飞落。奇怪的是,索雅感到了和早上被强奸一样的快感。 两个老女人也开始拉扯她的阴唇,剃上面的毛发,这个动作浑身战栗着。老女人 觉察到这些,开始笑了,狱卒也凑上来,看着索雅发笑。一个女人将两根手指深 深插进索雅的阴道,使得她再也控制不住,一股阴精喷射出来。   当阴阜变得干干净净之后,他们解开索雅腿上的绳子,将她的大腿尽量向上 抬,绑在了头两边的桌腿上,这样,索雅的阴部和肛门就完完全全的向上张开, 暴露在大家面前,一个女人抓住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另外一个则小心的剃掉 阴唇下面和肛门旁边少量的毛发,。索雅这可是真正的一丝不挂了。随后,他们 解下她,双手吊在屋顶垂下来的一根绳子上,两脚则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上, 大腿叉开。两个女人端来一个大木盆,开始用皂角清洗索雅的身子,边洗,边揉 捏着她的乳头和阴唇,索雅又有些忍不住自己了,她的阴蒂头又硬了起来,竖在 阴唇的外边。直到狱卒不耐烦了,两个女人才草草结束了她们的工作。   擦干身子后,索雅又被绑在桌子上,不过,这次是脸冲下,她的两条腿被分 别绑在两只桌腿上,肚子下面,垫上了狱卒刚刚坐着的板凳,双手被绑在另外两 条桌腿上。门开了,进来一个高个子穿着丝绸马褂的男子,还牵着一只黑色的大 狗,索雅知道,那是一只凶猛的藏獒。两个女人和狱卒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接 下来,索雅感到那只狗在她的胯弯处嗅来嗅去,忽然,让她惊恐万分的是,狗的 两只前腿搭在了她的后背上,它的阴茎直接插进了索雅的阴部,索雅吓得大叫, 但是,很及时的,一块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当狗的阳具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时,索雅使劲的摆着头,她感到狗的多毛的 腹部擦过她的后背和屁股,因为兴奋,狗气喘吁吁,喷出的热气吹过她的脖子。 而她,只能透过嘴里的破布发出哝哝不清的声音,配合着狗的动作。   狗的那个东西和那几个狱卒的家伙大小差不多。不过更硬一些,很快,狗就 达到了高潮,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冲刺,她感到一股热热的东西冲进了她的洞洞。   索雅感到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胆汁都差一点吐出来,当狗完全满足后,从 她的身上翻下来,又开始嗅来嗅去,过了一会,它和它的主人离开了瘫在桌上的   索雅又被狱卒搬到了另外一间房。跪在一张桌子前面。   桌后,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面前摆放着一堆卷宗,过了很长一 段时间,他才从卷宗中抬起头来,用流利的英语问道:你是索雅哈丁吗,今年18   是的,索雅回答,虽然有些吃惊,但有一个人说英语,还是感到有些高兴。   你今天在大堂上,被指控为谋杀,将会面临最严重的惩罚,你有什么话说?   我没有罪,大人,索雅回答,那个人绑架和强奸了我,我是自卫。   可是他死了!男人的话很严厉,眼睛看着卷宗:而且所有目击者说的都和你 不一样,他们说你是闯进他的房间,想为你父亲的生意谋求一些好处,遭到拒绝 后,你就杀了他!   这不是真的,索雅说,如果你是我的律师,你一定要相信我,可是我不是你 的律师,我是师爷,我只是向道台大人提供证据,你在堂上没有申辩的机会,如 果你认罪,老爷也许会减轻你的惩罚,你可能只要接受当众鞭打,并被卖为军奴。 如果你不认罪,将会得到最严厉的惩罚。   一想到要被当众鞭打,一阵寒风掠过索雅,她彷佛已经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被 鞭打后背和屁股的景象,最后,再被卖给军队,做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性奴隶。   不,大人,我没有罪,我要申辩!索雅说。   好吧,男人说,大堂上见吧,这件衣服,你要在大堂上穿。   索雅打开衣服,这是一间紧身的囚袍,类似与中式旗袍的样子,不过布料可 差多了,而且,旗袍的开叉一直到腋下,实际上,尽管前面和后面的重要部位都 可以遮上,但是,如果从旁边看,不但乳房和屁股,就是乳头和阴阜都可以看得   当她进入到大堂上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她可以感觉到男人眼 中的欲火和女人眼中的嫉妒。   她跪在大堂上,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两个狱卒也跪在她的身后,一会儿, 全场鸦雀无声,原来,道台大人已经上堂了。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断案的时间并不长,实际上,只有两个人说了话,首先是师爷,他说了挺长 时间,道台也问了他几个问题,并写了什么东西,然后,道台向下面说了什么, 下面的人又都交头接耳起来。   下面的声音消失后,道台大人又讲了几句,案子就断完了,随后,道台离席, 索雅被狱卒架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男人的眼神有些惋惜, 又有些兴奋,女人则一律的是得意,现场又乱了。   回到师爷的房间,师爷已经在了,他命令狱卒扒掉索雅的囚服,赤裸裸的跪 在地上,用脚分开索雅的大腿,然后用沉稳的声调告诉索雅:你被判杀人罪,将 要再菜市口公开处死,首先要扒光衣服,打20大板,然后在你的屁股上烙上杀人 犯的标记,砍头,无头尸体要倒挂,曝尸一天,再大卸八块,残尸喂狗。你没有 任何权利,他继续说: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要是不从,就大刑伺候, 别人让你说话,你才可以说,任何人都是你的主人,听明白了吗?   是的,主人,索雅哭着回答。   师爷让索雅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开始粗暴的揉捏她的乳头。直到它们变 得硬起来。索雅忍不住哼了一声谁让你出声的,师爷说,要打6 鞭子,不过,现 在饶了你,要是你再犯错,就一块打。   然后,又使劲按压她丰满白皙的白种乳房。   索雅一声也不敢吭,师爷的右手又伸到下面,摸索着她肥厚的阴唇,微笑着:   她分开双腿,可是还不够宽,师爷有些不满意了,命令她开大,她只好尽力   现在,弯下腰,将上身伏在桌子上,师爷说索雅服从了,可是,由于双手还 绑在身后,这个姿势有点难。她忍不住动了一下,师爷生气了,走到架子前,拿 起一根鞭子,我现在就要惩罚你,你要是再动,还要把你拖出去绑在树上打。他 挥动着鞭子,空气中发出嗖嗖的风声。   索雅弯着腰,展现出少女百嫩光洁的阴部,由于腿分得很开,连肛门上深色 细小的皮肤皱褶都看得清楚,肛门下面,就是两片肉瓣覆盖的桃源洞。   第一下落在她屁股的上面,看得出,师爷用了全力,白皙的皮肤上立即鼓起 了一道血印,索雅嗓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可是她还在努力抑止自己。保持 安静,师爷很满意,他原以为索雅会疼的跳起来,当然,索雅要全力忍住,以免 遭受更痛苦的折磨。   第二下,第三下,一下一下的打下去,红印一道道的起来,第四下,打在了 她的肛门上,索雅感到屁股上面好像着了火。她紧闭着双眼,死死的攥着拳头,   第五下,居然打在了她的阴唇上,她发出一声压抑的喊叫,脚尖向上掂了起 来,而第六下,确准确的落在阴蒂上,这下,她可再也抑止不住了,身体向前一   对不起,主人,这最后一下实在太令人难忘了,我请求您原谅我,索雅连忙 恢复刚才的姿势。   师爷原谅了她,实际上,师爷早已经原谅她了,他盼望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可是,限于身份,他不可能象狱卒那样为所欲为,可是,今天,他实在忍不住了, 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见到的白种女人啊,更不要说,光溜溜的摆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索雅白得耀眼的皮肤,高耸的乳房,嫩的象小女孩一样的粉红的阴部,长长 的大阴唇覆盖着的阴裂,他就忍不住想起家里黄脸婆黑黑的下身,扁平的胸,还 有那肚子上的一团肉腩和坏脾气。   从见索雅的第一面开始,他的眼睛就没有从她的身上子离开过,尤其是她的 神秘的胯弯,让他的想象力在不知不觉中飞翔,今天,机会终于到了,他撩开长 袍,将自己那并不雄壮的阳具一插到底,进入了索雅的小屄。   师爷双手扶住索雅的屁股,兴奋的抽动着,他的肉棒虽然不大,但是还挺硬, 在里面左冲右突,很快,索雅也激动起来,疯狂的用屁股撞击着师爷的肉蛋。很 快,师爷到了,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索雅的深处。然后,疲惫的趴在索雅的背上, 伤感的抚摸着她的乳房。   索雅还是一动也不敢动,师爷在他身后,整理好衣服,叫她转过身来。   你再也不会见到我了,临刑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只有一个问题,主人,什么时候执行死刑?   也许明天,这要看上头的批复速度,还有刑场的布置时间。   谢谢主人,索雅随后被狱卒带出了屋索雅并没有被带回原来的牢房,她现在 已经是死囚了,所以被押到了一间大牢房的死囚笼里。牢房靠墙一边并列着四个 囚笼,其他三个都是空的,囚笼的一面有一个小窗,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情况,索 雅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她看到有两个赤裸的男犯人被杖责,还看到三个 一丝不挂的年轻女犯被吊在架子上,鞭打屁股。她们狂呼乱喊,拼命挣扎,随后, 其中的两个女犯脖子上被套上绳索,就在架子上绞死了,两具随风飘荡的裸尸让 索雅感到万分恐怖,其中的一个女犯在执行的时候失禁了,小便顺着腿流的满地 都是,让索雅想起,她到时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失禁。还有一个男犯被绑在条 凳上,分开双腿,刽子手割掉了他的阴茎和阴囊,这个人就那样在那里哀嚎,一 直到血尽而死。整天都是这样,一直到了晚上,才好一点,两具女尸被从架子上 放下来,抬走了,院子里也安静下来。   索雅快要睡着的时候,两个狱卒进了笼子,其中一个就是每天早上玩她的那 个,所以她主动撅起屁股,将性器对这他们。分开大腿。当一条阳具捅进来时, 她已经十分清醒。她使劲的低着头,从自己的胯间,她可以看见一根长长的大鸡 巴消失在自己的两片阴唇里,一个多毛的袋子不断的撞击她的阴蒂,这个家伙不 像其他的人那么猴急,而是很有耐心的一下一下插动着,每一下都完全拔出来, 再深深进到花心,一股愉悦的波浪开始在索雅的体内翻滚,她开始回应狱卒的动 作,并低声呻吟起来,她真希望这一时刻可以永远持续下去,过了一会儿,狱卒 的动作快了起来,索雅也加快了动作,以更好的配合对方,直到两个人同时达到 高潮,高潮是如此的强烈,索雅感到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甜美的性爱,她微闭着 眼睛,疲惫的趴在地上,仔细的回味,直到那根大肉棒慢慢变小,滑出她的阴道。   索雅睁开眼睛,打量着另外那个狱卒,他已经凑了上来,鸡巴高耸着,从一 丛黑毛里伸出来。他并没有分开她的大腿,而是尽量把双腿向上压过去,一直顶 在索雅的乳房上,然后,大鸡巴稳稳的顶在了她的肛门上,索雅开始时有点紧张, 但很快就放松了,刚才的淫水起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大鸡巴很轻松的就全根没入 她的肛门。男人一下下的向里顶着,阴毛不停的扫过索雅的阴蒂,痒痒的,让人 难受。这个家伙也不急于射精,处于这样一个姿势,索雅的身体无法方便的配合 运动,只能被动的随着直肠内的大肉棒挪动,狱卒的感觉越来越强了,索雅只感 到肛门内一阵抖动,知道男人已经到了,但是,男人的动作却没有停,他飞快的 拔出阴茎,跨上索雅的胸,将还挺直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嘴里。男人按住她的头, 将阴茎深深插进她的喉咙,几乎将整个肉棒和肉蛋塞进她的嘴里,一声低吼,一 股浓浓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灌进她的喉咙。   第二天早上,索雅被冲进来的几个狱卒叫醒,他们将她架起来,拆掉了她身 上的枷锁。他们用阴阳怪气的英语告诉她:站好站好!这几个人的穿着和以前见 过的不太一样,不是红色的官服,而是一身黑衣,神情也很凶恶。手上拿着水火   旁边,还放着一个食盒,一个狱卒将里面的几只碗拿出来,放在墙边的草席 上,吃吧,吃饱了好上路。   索雅被反架双手,身子向前俯下,象狗一样草草的吃完了那些东西,随后, 又被带到了那间小房子,洗了个澡,然后,腋窝和阴部再一次被仔细的刮过。   这次,她没有被绑在桌子上,而是双手被直接系在墙顶的铁钩上,狱卒一边 一个,抬起她的大腿,暴露出她的肛门和阴唇,一个婆子站在前面,刮完后,她 被解下来,双手又被绑在身后,脖子上被带上木伽,带到了外面。她还认得这就 是去师爷屋里的那条走廊,不过,走了一半,却拐了弯,迎头就是一个院子,院 子中间是一个车架,车架上是一个铁笼。门开着,旁边站着几个兵勇,她知道, 这是要去刑场,行刑的时刻就要来了。   当被塞进囚笼时,一阵寒风掠过索雅的心头,兵丁将她的双手又系在笼子的 顶上,双腿被另外的绳子拉向两边,紧紧的绑在笼子的两个铁环上,索雅的双腿 被拉成了90度,即使是丰满的阴唇,也无法遮盖住桃源洞口,她已经没有任何秘 密可言了。一个卫兵就站在索雅的面前,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胸部:由于紧张和恐 惧,乳头已经竖起来了。他的眼睛又向她的两腿之间看过去,随后,走下了车子。 抬头冲索雅说:白妞,今天是你受刑的大日子,从这儿到刑场约有一袋烟的功夫,   索雅的两腿忍不住哆嗦起来,她知道,街上肯定会有大量的无赖围观。每个 人都会看到她的一切,包括尸体。   随着车子上了舖着青石的街道,索雅的身子也随着车子的颠簸微微晃动。前 面,是车把式和一个兵勇,后面,是两个带刀的狱卒。,囚车的震动使得索雅的 两只高耸的大奶子一上一下的跳动起来,白白的晃着大家的眼睛,她的乳头早就 竖起来了,最让人害羞的,是她的阴唇和阴蒂也开始肿胀起来,阴蒂从阴唇中突 出来,伸在那里,湿湿的晶亮的淫液挂在上面,拉成一根丝,掉到车上,但是, 这不是昨晚的性欲高涨,而是恐惧带来的临死前的快感。   路两边的人迅速多了起来,看杀人,甚至是杀女人,在大清帝国并不是什么 希罕的事,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这么多人的,但是,今天可不一样,杀的是个兰 眼黄毛的,所以每个人都从家里赶出来,观看这百年不遇的胜景。人人脸上带着 满足的笑,抑止不住的高兴,囚车走过,那些年轻的,包括好多女人,继续跟在 车子后面,很快,就组成了一只大队伍。   当车队到达刑场的时候,索雅远远看到了那个搭在中间的刑台和上面高高的 绞架。去年夏天,在伦敦,她也见过同样的一副绞架,那一次,她特意赶到伦敦, 观看三姐妹受刑,这个案子非常的著名,她们谋杀了生活在一起的叔叔,当然是 为了那一笔家产,事情很快败露了,三姐妹被判处绞刑。三个人中的老二年龄跟 索雅一样,另外两个一个大两岁,一个小两岁。索雅实际上是抱着一种看笑话的 心情来的,她一点都不喜欢三姐妹。因为,她们实在是太漂亮了,让任何一个少   很幸运,索雅站在了人群的前排,这让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几个女孩的脸, 甚至可以将唾沫吐上去。她还记得当时,她们光脚走上绞架,身上除了一件薄薄 的罩衫,几乎是一丝不挂。每个女孩后面都有一个刽子手,指示她们站在那根粗 粗的绞索后面。那件罩衫仅仅遮到大腿的根部,而且如此之薄,人们可以透过衣 服,清晰的看到下身黑色的阴毛。她们的胳膊被紧紧的反绑在身后,使得丰满结 实的乳房和上面的两粒乳头更加的突出。法官开始宣读绞刑判决书,人群安静下 来,但是,当刽子手在她们的脖子上套上绞索时,大家又兴奋了,现场一片大呼 小叫,气氛温和而热烈。三个女孩被同时拉了上去,双腿开始踢蹬,绞索深深的 勒进了脖子。她们一直被拉到最高处才停下来,索雅不知道她们到底吊的有多高, 但是,姑娘们的脚刚好在她的头上,她可以从姑娘的衣服里面向上一直看到乳头。 当她们因为踢蹬而分开两腿时,索雅还可以看到她们一开一合的阴唇,以及屁股 上布满的鞭痕。渐渐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弱,只剩下古怪的扭动,其中的一个女 孩失禁了,一股尿柱从阴部冲出,顺着左腿,流到下面的地上,索雅以为她还活 着,但是,当看到她眼中露出的死灰般的神情时,她知道,她和另外两个姐妹一 样,已经完全死亡了。   人群渐渐散开了,索雅并没有随大家离开,她静静的看着三具随风轻轻飘动 的女尸,注视着她们死灰色的脸庞,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小时,该走了,这 时,她看见一辆马车走了过来,上面坐着两个男人和一个年龄较大的女人,车子 停在绞架边上,你认识她们吗,你们是朋友吗?老女人问索雅。   索雅有点愣住了:是的,我认识她们,但是我们不是朋友。   喔,那么说,你是来看热闹的了?   是的,她们是罪有应得。当她和老女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两个男子已   我们还是快一点,要不然,天黑之前事情办不完了,其中一个男的对他的伙   一个人爬上绞架,松开绞索,将女尸一个个放下来,另外一个在下面接着。 并把尸体摆放在马车上,然后将女尸脖子上的绳子解下来。   你们要把她们运到哪里去,索雅有些好奇。   埋了她们,其中一个说,他用一块旧蓬布将尸体盖上,教堂的墓地是不允许 罪人进入的,只好给她们找个上帝接受她们的地方。就在河边上。   这三个女孩死后都不能葬在教堂的墓地!!!,这让索雅有些得意,她脸上 露出了笑容。她突然产生一种冲动,想跟在马车的后面,看看她们最后的下场。   马车一直向乡下走去,一路上,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大约走了5 ,6 里路后, 车子停了。索雅机灵的藏身在一棵树后,马车的旁边,是一个刚刚挖好的大坑, 大约三尺深,女尸身上的蓬布被收了起来,帮我一把,波特,老女人一边剥下女 尸身上的衣服,一边对一个小伙子说,随后,她收起衣服,嘴上念道着:我要我 的,你们要你们的,快点收拾战利品吧。   两个小伙子将姐妹们一个个抬下车,摆放在大坑的旁边。   快一点,波特放下女尸的两条腿,对另外一个小伙子说。   另外一个小伙子弯下腰,扳开女尸的大腿,将女性的生殖器完全暴露出来。   索雅感到口干舌燥。看来,下一步他要奸尸了。   但是,预想的事情却没有发生,那个小伙子掏出一把刀,开始切割阴阜上方 的皮肤,然后,刀锋顺着腹股沟向下切去,他一边笑着,一边抓起满是耻毛的阴 阜,小心的分离着大阴唇旁边的肉,最后,一个完整的外阴连着肛门被剜了下来, 这东西,今天不知道可以卖几个先令?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切下了女尸两个   他抚平了女尸性器官的皮肤,然后,将尸块放进一个口袋。   接着,他又剜下了另外两个女尸的阴部和乳房。   最后,两个人将残缺不全的女尸扔进大坑,随便的将旁边的土添进去,随后,   索雅等到他们走远了,来到坟前,她感到一阵阵的尿意,不知为什么,她竟 然在这座新坟上痛快的尿了一泡,哼着小调,也离开了……   脖子上的枷锁从囚笼的钩子上解开了,这令索雅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中。两双 粗壮的手反拧着她的胳膊,将她伽出囚笼。向老鹰捉小鸡一样,被提向刑台,索 雅的眼睛越过肩头,无意识的看着,先是一趟长长的台阶,最后是头上从绞架上 垂下来的粗粗的绳子。   索雅的双腿被强行拉开,无助的看着广场上人头攒动,起码有上千人,好像 还有人从各个地方涌来。这使得她不由自主的再次想起伦敦的三姐妹。想知道, 当时,当绞索套在脖子上,接受人们大声的谴责和嘲笑的时候,她们的感觉是否   刑台旁边,有一个停放车辆的地方,车里坐着几个穿着高贵的贵妇人,索雅 估计她们就是那天在大堂上的几个女子,今天特意跑来观看行刑。阳光扫过她们 的面颊,折射出一种残忍的笑容,她们的旁边,还有一顶蒙着纱的大骄子,上面 坐着两个欧洲的女子,旁边是她们的中国侍卫,两个人的胸部激动的起伏着,暴 露出观看这场酷刑的急切心情。索雅并不认识她们,但很显然,是哪个大官的情   索雅的眼睛扫了一下刑台,实际上,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会受到什么刑罚,在 她的左边放着一个三只脚的大铜盆,里面生着炭火,一根烙铁插在发白的木炭里 面,铜盆的旁边,则是两根约3 ,4 尺高胳膊粗的木桩,间隔一人左右,上面有 两个捆绑用的皮索套,中间的地上是固定好的铁环。刑台靠边的地方是一个架子, 显然,是放置刑具用的,几根水火棍和一把鬼头大刀阴森森的摆在上面,透出一   师爷开始大声宣读索雅的罪状,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双手叠在胸前,光着上 身,穿条黑裤子的彪形大汉。   状书念完后,师爷回头和坐在桌后监斩的道台大人小声说了什么,道台大人 拿起朱笔,大手一挥,说:吉时已到,行刑!   索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兵丁从绞架上解下来,他们粗暴的抓住她的头发, 将头摁在地上。她的双腿被分开,倒提起来,将脚踝绑在两根竖立的木棍上。随 后,开始收紧绳子。随着身子被拉起来,她的裸露的上身划过粗糙的木板,细小 的木刺毫不留情的扎进乳房和奶头。   当她被拉起来后,身体开始摇晃,一个兵丁将她的脖子上的铁链紧紧固定在 地上的铁环上,一直将她的身体拉成一个大写的Y 字。随后,两只手也被绑在铁 环上,以避免妨碍行刑。   索雅只能听到她背后的声音,却看不到,实际上,她现在是屁股冲着刑台前 的看客。突然,人群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紧接着,就是棍子破空发出的尖锐的 风声,啪的一声,屁股上皮开肉绽,索雅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化作一声哀嚎,   中国人打板子的功夫可是世界一流,有道是轻轻举起,重重落下,打得是皮 开肉绽,但是不会伤筋动骨,当然,重头戏还在后面,这只是餐前小点。   一,二,三。……行刑人边打边数。台下的人也跟着大声的叫:一,二,三。……   全场气氛热烈,只有每年的庙会可以与之相比。   很快,十九下打完了,索雅的屁股已经象一块破布一样,这时,行刑人停了 下来,踱到索雅的身前,伸出手,放到索雅的阴部,仔细的揉捏了一把,感觉着 这个部位的肉的厚度,又用手比划了一下大腿根之间的宽度。随后向后退了一步, 细细的注视这她大开的腿弯和张开的阴唇,桃源小洞,以及高高竖起的粉红色的   每个人都知道,行刑人的绝招就要使出来了,本来,水火棍只是用来打肉厚 的部位,如果用来打阴部,一般,就会直接打碎耻骨,而是犯妇直接昏死过去, 这样,下面的戏就没法看了。   这次行刑人却是威震江南的水火棍行家刘老四,他老人家有一手绝活,就是 可以一棍将女人的阴部打得又红又肿,却是不伤半寸骨头,女人疼的死去活来, 却神智清醒,正好满足了广大看客的需求。   刘老四向手心吐了口唾沫,抓起水火棍,高高举起,啪!一声脆响,没有丝 毫的拖泥带水,众人凝神看时,却见刘老四的棍子还是高高举在空中,在向下看, 索雅的阴部却是已经高高肿了起来,一股黄色的尿液再也控制不住,向喷泉一样   好!!!人群狂呼起来这一棍可是把索雅打得魂飞魄散,她想喊,却是一口 气憋在心口,怎么也吐不出来,差点死过去,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她安静的挂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但是,随之而来的一声尖叫,证明她还活 着,因为,一个烧得青灰色的烙铁已经狠狠的摁在她的屁股上,一缕青烟升起, 糊臭味弥漫开来。她的屁股上被烙上了淫妇两个大字。   索雅疼的身子一阵急扭,然后不动了,就在她将死未死之际,在却被兜头浇 了一盆凉水,让她又回转过来。   两个兵勇上来,将索雅解下来,将脖子上的铁链也拆掉了,再次将她的双手 反绑在身后,让她跪在刑台的前面,其中一人抓住她的马尾巴,用力将她的头提 高,另外一个人则按住她的肩膀。   那个光着膀子的大胖子则拎着鬼头大刀登场了,他站在索雅的身后,举起大 刀,停了一下,然后……   索雅只感到颈后一凉,感觉自己忽然向上飞了起来,看得比刚才更高更远, 但是,很快,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了灰白的颜色,天也黑了。   大家只见到大刀刷的一下,从这个裸体少女的脖子上掠过,小女的头就被高 高的举起来了,血向喷泉一样,从脖子上涌出,足有三四尺,剩下的那个无头的 身子猛的向上一挺,差点站了起来,在半空中停了一停,然后,无力的垂了下来, 只有臀部,还高高的耸在那里。   全场都沉醉在骚动和兴奋当中,尤其是女人,都露出心醉神迷的快感,每个 人的下面都湿了,很多人的汁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而刑台旁边的那几辆贵 妇人乘坐的马车里,则大家干脆已经提枪上马,在索雅的灵魂陪伴下开始了盘肠   兵勇提起她的双脚,再次绑在了竿子上,随后,将她的头也挂在竿子顶端。 她那无神的眼睛默默的注视着这个陌生城市的一切,和下面自己熟悉的裸尸,以 及自己从未见过的小穴。   索雅的尸体没有挂上一整天,到了晚上,几个衙役过来,将她的尸体摘下来, 拉到了道台府,和伦敦的三姐妹一样,索雅的阴部和乳房也同样被割了下来,悄 悄的送进了师爷的房间。   从那以后,师爷的房间里,就多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这坛酒,除了师爷自 己,谁都没有尝过。   关于索雅的残尸,谁也没有看见,但是,依照惯例,应该是扔到郊外的后山   后记:阿尔伯特一到伦敦,立即敦促大英政府对大清施加压力,释放她的女 儿,英外交部也立即照会清朝外交人员,提出,如果清政府不能保证英国公民安 全,将会导致无法预计的后果!!   可是,一切都晚了,两天后,阿尔伯特收到东印度公司上海公司经理的来信: 很遗憾的通知您,您对爱女,索雅。哈丁,昨天下午已经在上海北郊刑场被中国 政府处决,行刑前,我们没有得到和她接触的机会,同时,尸体也不允许认领, 因为,按照大清律令,犯人的尸身属于官府,其他人无权处理。   看来这件事只能是这样了。随着英帝国版图的扩大,英国少女被杀于国外的 案例经常发生,没有太多的人对这件事感兴趣,当时,大家都认为,死亡是征服 哪些野蛮地区应该付出的代价。既然,她们勇敢的选择去那些蛮荒之地。   索雅的故事,被一些好事的出版商印成一本小册子,在郊区的贫民窟里流传, 这样,总算使得她的故事被保存下来,实际上,大家看这本书,原本只是钟情于 她被裸体游街和被杀而已。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8-7 15:13 编辑 这样的文章现在好少能看到了,就是纯粹娱乐一下,喜欢看。不知道楼主还有没有。再发来看啊 有点创意楼主你真的很会写 很好的色文哦,各种描写都有,让人感到很刺激,谢谢楼主 好文章.有创意.而且题材也好.最好能再发点上来 上次看到一个比这简单很多的文章,和这内容差不多 樓主好文喔,非常感謝! 很会编呀,太有才了,我靠了我晕了,,,我喜欢 很不错的怪异小说啊。呵呵。不错。 开始的时候好像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本身的背景设定太棒了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