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情色小说 白色的内裤已褪到足踝

白色的内裤已褪到足踝

一、事件   「啊,哦,哦,再用力一点!」   护士脱光了上衣,享受著我的肉棒。这位护士,大约廿岁出头而已。身材发育良好,屁股及乳房都已发育成熟。乳房从白色衬衫中蹦出来,白色的内裤已褪到足踝。长发虽已披散开来,但小白帽依然...

时间:2018-07-02 作者:秀色之家 17 热度

白色的内裤已褪到足踝


一、事件 

  「啊,哦,哦,再用力一点!」 

  护士脱光了上衣,享受著我的肉棒。这位护士,大约廿岁出头而已。身材发育良好,屁股及乳房都已发育成熟。乳房从白色衬衫中蹦出来,白色的内裤已褪到足踝。长发虽已披散开来,但小白帽依然安稳的戴在头上。虽然身穿白衣,但白色的肌肤依然耀眼。唯有裤袜是黑的。 

  我太幸运了!我不知道她的姓名。今天,我第一次看到她。 

  「再……用力一点,哦……太爽了!」 

  「好棒!这样吗?」 

  我抓著她的腰,她也配合我的动作强烈地扭动起来。 

  「嗅!哦……」护士愈来愈兴奋了。 

  我不用力,她自己也一直在用力。她体内温湿的盆腔,与我的肉棒紧密结合。她每一呼吸,我那边就紧缩一次。爱液从她的大腿滴下来,实在是太爽了! 
   
「交换好吗?」中年、肥胖的检查官说。 

  「好呀!」我回答。 

  我们两个互相换了个位置……。这次轮到检查官干她,而我享受口交乐趣。 

  「碍…哦!」她轻轻颤抖。 

  我在她面前站立,她自己就将头迎上来,舔起了肉棒。 

  「你看,都是你流出来的,好好舔乾净!」我说。 

  她默默地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龟头。 

  「喂,喂,我不是小伙子哦,再用力一点呀!」 

  「啊!好!喔…」检查官开始用力起来。 

  真是的,只顾自己享乐。我可不想听男人呻吟的声音。 

  护士一心一意地舔著我的肉棒……。 

  「如何?味道如何?」 

  「不太好吃!」 

  「我马上给你好吃的东西、「来」,舔一下边边,边边有筋,那边的蛋蛋很好吃哦……。」 

  「嗯!哦,噢…」 

  她很听我的话,好可爱!给这个长的猪头猪脸的检查官沾到光,真可惜。 

  「对,好吃哦,继续吃!」 

  「嗯……嗯……!」 

  「对了,将龟头塞入脸颊摩擦,对!啊,好爽!」 

  「嗯!警察的肉棒好大,塞的满嘴。」 

  「大吗?」 

  「喔,好大,又大又硬!」 

  太棒了!我摸摸她的头,突然,往旁边一瞧,昨天被发现的男尸体,还被解剖一半,躺在手行台上。这具尸体是昨天下午被发现的。被害者是一位三十多岁的高中老师,中等身材,无任何特徵、单身。当天,因为被害无故缺席,学校派人到他住的公寓看他而发现此事。被害困溺毙而死……,死在公寓的房间中。如果是死在浴室中,可推断为意外身亡或自杀。但是被害却是躺在榻榻米上仰面死的。以警察的立场,我从他杀找寻线索。 

  「哦,硬的地方再…」我要求护士。 

  护士似乎已经忍耐不住了,检查官的呻吟声也不断上扬,而我也快达到高潮了!我和检查官互看看了一眼,点点头。在房间发现尸体时……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河川或池塘、海边溺死,移到屋内。另一种可能是将脸,压到洗脸盆中或浴盆中使之溺死。我今天为了检查遗体中肺的积水成分,才照会检查官过来。但是却发生这种事,在解剖尸体前,和护士发生了关系。 

  我以前也曾经办过一个案子,有一个女人被杀害,肠子都跑出来了。而逮捕了一位在跳绳的女孩,那家伙和这位检查官都是少根筋的人,那个犯人变成检查官就好了。 

  「碍碍」 

  我们两个人面对面,将肉棒子都交给护士。护士右手握著我的,左手握著检查官的蛋蛋,刺激我们的官能。 

  「啊!」检查官叫了一声。「哦……来了……!」我也一样。 

  「淋在我脸上,没关系!」护士娇美的说。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将精子射在护士脸上。——「呼!」我叹了口气! 

  「不错吧?我们的护士。」检查官一边说一边拉起长裤。 

  「嗯!嗯!」我回答。 

  基本上,我根本不想参加这个在尸体前面的变态做爱。但是,风骚的护士却对我说:「警察先生,我早就想要和有名的杀人课横沟刑警做一次爱看看。」面对护士的好意,我只有接受。 

  「对了,检查官,照这样子看来……」 

  「哦,等一下!」检查官又脱下裤子,让护士再含一次肉棒,再取出来,拉上裤子;从尸体身边拿过书类。 

  「嗯,死因是水从口鼻流入肺中,因缺氧而窒息致死,就是溺死的。」 

  「这种事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对这位笨检查官的话感到不耐烦。「我想知道肺中是水还是什么?」 

  「啊!水!水的成分是…是…」检查官一边看资料,一边慢条斯理的拉上裤子。「哦,水是河川的水,因为有鱼鳞存在。」 

  「河川的水?」 

  「对!」 

  「但是……」 

  「可能有人将他在河边溺死,然后搬到公寓的,被害者的身体内含有很多酒精,将他推入河中是轻而易举的事。」 

  「有没有目击者?有没有人看到犯人?」护士梳著头……问我。脸蛋还红红的,很迷人。 

  「死亡推定时刻中,有邻居看到一个女人进入公寓。」我回答。 

  「那个人是被害的学生,高中二年级的鹄汨彩也子,已经调查过了!」 

  「女学生?一个人搬尸体,太过沈重。」 

  「不,那个!」我说:「被害当时还活著的,据目击者说,当时他已烂醉如泥,还和学生打过招呼……。」 

  「那犯人在房间里?」检查官已换上白衣,神情有点不同。 

  「在房间溺死的话,肺中的水也太奇怪了!」 

  「对了,检查官。」我点点头。「以那位女生做的来想的话,有没有可能?例如,拿了一壶河中的水来……。」 

  「不,不,听说是拿了一个塑胶袋,回去的时侯手空空的,可能是拿了吃的东西吧,不知道是什么,反正被害者的房间到处都是泡面碗。」 

  「真有趣,再说清楚点!」 

  检查官看来人清气爽的,从刚刚的色鬼转变成一个工作狂的模样。 

  「好的!」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做一次说明。 

  「原来如此,我大概了解了,房间的情形如何?」 

  「普通的和室,被害者脸朝南倒下,旁边有一个暖炉,而且脸都泡在水里,下半身全裸………。」 

  「嗯!」 

  检查官读完报告开始整理书夹。 

  「喂!」护士将手放在我肩上说:「犯人就是鹄汨彩也子,为什么不拘捕她?」 

  「没有动机,也不知道怎么杀的!」我回答。「那,我先回署里了。」 

  「好,再见了,巨根刑事,下次再会!」护士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我正想走出房间时…。检查官叫住我:「啊,横沟先生,请等一下!」 

  「什么事?」 

  「我忘了说,被害者脸上布满了细小的伤痕。」 

  「伤痕?」 

  「对,而且阴毛上有女性的体液,有经过擦拭,但因为毛很深,所以……。」 

  「女性体液?」 

  「对,呈酸性反应。」 

  护士暧昧的笑著:「是淫液啦,不好吃的!」 
              
  我真的不想做这种事。不想做,但为了解决事件却不能不做。仅是为了接近鹄汨彩也子的关系。 

  「哦,哦………。」 

  我的下半身被彩也子的朋友含著,叫做…什么呢?反正她在卖春!所以我买了她……。理由:当然因为她是彩也子的朋友啊!我看她不大,因此挑中了她,但她并不是彩也子的好朋友。 

  「啊,好棒哦,叔叔的好大!」 

  我还不到被称为叔叔的年纪,我才二十九岁。但以她来看,我可能已经太老了……。 

  「真的,好棒哦,触感真好!」 

  她穿著制服就做起来了。咖啡色的头发好可爱。 

  「好吃吗?」 

  「嗯,好好吃!」 

  根本还不懂得舔的技巧……,但是舌头的转动,太过瘾了。 

  「叔叔,差不多可以了吧?」 

  「好啊!」 

  「好耶,我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好像啤酒瓶一样,又黑又大。」 

  「是吗?」 

  「哦,我已经受不了了……。」 

  她站起来,开始脱衣服……,脱衣服的动作很急。脱掉扣子、脱掉上衣、脱掉裙子、脱掉胸罩……。好年轻的身体,全身圆圆的,好有弹性。有点黑的肌肤,很有魅力,白色的内裤真是耀眼。 

  「不要那样看我……。」她开始褪下内裤,脱完内裤就爬到我身上。 

  「叔叔!」 

  她柔软的花瓣包著我的巨棒。「哦!好棒,好深哦……」 

  「什么?彩也子?她怎么了?」一回合结束后,她靠在床上,一边数著我给她的钞票……。 

  「我喜欢她,所以打听一下!」 

  「原来如此!」她笑著对我伸手。 

  裸女对著你伸手,是没办法拒绝的。我又加了几张。 

  「你想知道什么?」 

  「你到过她家吗?」 

  「去过呀,而且等一下也要去……。」 

  太好了!改前镂遗乃房间的照片,当然要保密哦!。 

  「房间的照片?」 

  「对!她房间的照片。」 

  「为什么呢?叔叔,你变态吗?」 

  「不是的,因为看一个人的房间就可以看出她的个性。」 

  「原来如此!」她眨眨眼说:「交给我了,叔叔,我会支持你的。」 

  「谢了!」 

  她抱著我的肩,轻轻地说:「叔叔,如果你泡上彩也子后,偶尔也要和我亲热亲热,因为你根实在太棒了!」 

  二、和海豚接吻

  隔天就收到她寄来的包裹,比我想像中快……。除了房间的照片外,包裹中还有一本笔记本和一块布。 

  「叔叔:只有房间照片太单调了,再免费赠送一本彩也子的裸体照和她的日记。」 

  这些意外的礼物,太令我惊喜了。 

  「…再附上一条她未洗的内裤。哦,最后有我银行帐号,把余款汇入。」 

  真是的!为什么就这么爱赚钱?我先从照片调查,好可爱的胸部,圆圆鼓鼓地,身材真不错,就像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脸蛋也很可爱,短短的头发非常合适,房间的照片,看来就像一间普通少女的房间,房间一角好像有一台按摩器,到底女学生买按摩器做什么?真是的!按摩器旁就是洗脸盆,好大的洗脸盆,旁边还有一个小的。少女的房间中有洗脸盆好奇怪,这要查一查。我打开日记本,翻到十八日——出事的那一天。? 

  「六月十八日、晴」 

             终极密探(第一炮) 

  他的脸好丑,我不喜欢,面向后面。太棒了!但却不如我所期待的,明天再到撞球场去找找看。 

  「到底在找什么呢?」我不禁自问。 

  「十九日阴」 

  撞球还是不行!再用力点就好了!明天是期待的第三炮,海豚秀。「好…高…兴!」 

  到底写些什么?我一句都看不懂!十九号昨天啊,这么说第三炮,就是今天……。 

  我翻了一下日记,看到水族馆的介绍,我看著它——「和海豚接吻秀」,上面有一张照片,就是海豚跳起来吻一个女孩,还有水族馆中海豚表演的时间。这间水族馆距彩也子家不远,我打电话回署里报告,将她的内裤带在身边,急忙到水族馆去。 

  空气有股清香的味道,我已经好几年不曾到水族馆了。 

  水族馆中分成四个馆,首先是鱼馆,就是普通的水族馆。再来是海兽馆,有一个大泳池。这个泳池中也有各式表演,现在这个泳池没有开放,在小册子上写著冬天溜冰,夏天游泳。 

  接下来就是问题的海豚馆,是个观赏海豚表演的馆,中间有个大场地,那是海豚表演的一部份,而问题的「与海豚接吻」似乎就在那边举行。我看看手表,已接近表演时间,急忙向海豚馆走去。 

  海豚馆中盛况空前,客席中几乎没有空位,一天在这个地方表演三次,很过瘾吧?我看看客席,没看到彩也子,我没有找座位,站在后面观赏表演。 

  随著一声巨响,海豚跳出游泳池,穿过吊在空中的拉环,再沉入水中。一只只的海豚跳上来又沉下去,太有力道了。海豚跳水的动作是非常用力的,水柱沿著海豚的身体上升,好像要追它一样,画成一条线。听说海豚是很聪明的生物,有这种力量、又比人类聪明,人类那比得上它? 

  一到跳圈圈告个段落后,客人一致拍手致意,接著我们要进行最有名的「海豚接吻」 

  秀了,在游泳池的一边搭著一座高台,有一位穿著迷女裙的少女拿著麦克风宣布。在高台下面的楼梯上,有一些小孩子并列。然后彩也子也出现了。 

  「来吧,小海豚,跟大家打招呼!」 

  少女一说完,就有一头海豚从泳池中跳起来。那就是那只会接吻的海豚吗?和别的海豚有什么不同?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好了,开始吧!」 

  有一位男生被少女拉起来,站在高台上,将脸颊露出来。然后海豚跳上高台,在男生脸上亲一下,又回到水中。 

  拍手的声音……巨响…… 

  好棒!我也受到感动!原来海豚知道人的脸颊在哪里,而且是轻轻地,会调整自己的速度。它先在之前加速,然后快接近脸颊时再缓慢下来。是不是每一只海豚都如此呢?(我不太了解)。 

  「好,下一位!」 

  有好几位小孩子过去后,终于轮到彩也子上场了。彩也子身上穿著露背装、迷你裙、凉鞋,脸红红的走上来。从高台往上看,可看到她短裙下的东西,风吹过来,裙子都飘起来了……。 

  快到了,她对著泳池伸出脸颊,海豚也对著她的脸颊往上跳。 

  「碍…」在那瞬间,彩也子缩回脸,身子一倾,将屁股面向海豚。 

  又一阵风吹来,短裙飞扬起来。彩也子没有穿内裤的肉身清楚可见!对准脸颊的海豚也停不下速度,海豚的尖嘴从彩也子的脚间穿进去。 

  「啊,哦…」彩也子甘美的呻吟,在会场响起。 

  「什么?我杀了老师?」彩也子瞪著我,叫著说。 

  我将警察证给水族馆的人看过之后,将彩也子叫出来。她本来一脸天真……。但当我把门锁上,说出被害者的话时,彩也子的脸色变了。 

  「对,我是这么想的……。」 

  她瞪了我一下子,然后笑出来。「哈!哈!哈!警察先生,你好笨哦,我干嘛要杀老师?又要怎么杀?」 

  这次轮到我笑了,「我大概知道了,但还是问你的身体比较快!」我将她的手张开,压在墙壁上。 

  「不要!不要……」她的脸上浮出恐怖的表情。 

  我一只手压著她的身体,一只手伸入裙子中。 

  「不要!」 

  我摸著她软绵绵的大腿,再顺势往腿间摸进去。「果然……」那里面早就湿淋淋的快滴出来了。 

  「好过份,噢!」 

  我将手指伸入花蕊中心。「哦!」好像果冻的感觉,她的下体早已充满爱液,我的手指在里面好温暖。 

  「因为海豚而有高潮的吗?」 

  我用手指在她的秘所搓来搓去,我的手指头因为转动而有声音,我将手指再稍微伸入,碰到腹侧的肉壁,开始搔弄,起初慢慢的、再渐渐加强。 

  「啊碍」彩也子也感到我手指的触觉,将脚微开,半闭著眼睛,不再抵抗了,嘴巴中发出一阵呻吟的声音。 

  我将她抱起来,放倒在游泳池旁边的垫子上。 

  「哦,手指不要停……」 

  「我知道!」 

  我开始脱她的衣服,先去上衣,如我所想,她没有穿胸罩,再来是裙子,就没有了。 

  她己近全裸。我将全棵的她右手跟右脚,左手跟左脚各戴上手铐。 

  「啊!干什么?」 

  她成为一个M字体,爱液从她剃过毛的花瓣中流出来。山丘格外的小,但是红通通的充满血液,鼓鼓的膨胀著。当手指穿过花瓣时,可以看到一抽一抽痉挛的跳动,流出来的爱液,已滴到肛门了。 

  「啊,为什么这样,真羞死人了。」 

  「害羞吗?」 

  「当然啊,你看到我最宝贵的地方了。」 

  「不会的,很可爱呀!真想吃下去……」 

  「不要,讨厌!」 

  「最里面的洞洞呢?你看,这么粘!」 

  「讨厌啦!」 

  我将手指伸入,沾满爱液给她看。「你看这是什么东西?从你那送流出来的。」 

  「啊!那个……」 

  「这叫爱液,因为你很色所以流很多,嘿!从哪里流出来的呢?」 

  「从洞穴里……」 

  「说清楚!」 

  「从鸡鸡啦…」她红著脸,小声地说。 

  对了,就是这样…,彩也子已完全被我控制了,这个作战很适合淫荡的女人。所谓淫荡就是不懂羞耻的意思。 

  「为什么要我说这么下流的话?拜托,想和我做爱的话,乾脆一点做吧!不要这样……」 

  我摸著她勃起的乳头,再压下去。 

  「好痛!」她叫起来。 

  「什么做,是请来干我吧!」 

  「啊,真是受不了,你真的是警察吗?」 

  「真的啊,杀人课的横沟,要不要再看一遍证件?」 

  「放了我吧,我不是凶手啊!」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姑娘。我将手指离开乳首,用手掌去握住她的乳房。 

  「好吧!我来教你真正的技巧………」。 

  三、招认

  我将准备好的按摩器拿出来,放在鹄汨彩也子面前,这和彩也子房间中那只一模一样,前面突起的部份和男人肉棒的形状一样,电线一插,就会转动起来。将这个插入体中,把接头处放在阴道前,会强烈振动。在阴唇之间会感受到强烈刺激,和彩也子房间不同的是,我这只比她的大了一号。宽度有拇指与食指围起的圈圈,长度也有廿公分。但是与我的巨根一比,送是小了一点。 

  「碍」彩也子一看到按摩器,吃了一惊。 

  「不是第一次看到吧?」我说……。 

  「不,但这么大的,是第一次!」她吞了吞口水回答。 

  「是吗?那进去了哦,用口水沾湿……」 

  她将嘴巴凑过来,含住按摩器。我用手将它往口里推来推去。 

  「嗯……嗯……」 

  她看来好痛苦!口水顺著下巴流下来,就算想擦,也没有办法。可能真的很难过吧,她的眼中有泪水。 

  「好了,可以了!」我将按摩器从她的口中取出,她喘著气,我不理会她,将上了电的按摩器插入她的私室,一下子插到里面。 

  「碍…」 

  「喂,全部都被你吃进去,你里面真宽!」 

  「不…不要,不要看……」 

  她的声音像哭声,手脚不自由的她,再怎么扭曲身体都没用。鹄汨彩也子现在完全在我的手掌心中。 

  「如何?按摩棒的味道?」 

  「快裂开一样,放开我!」 

  「那,你承认吧,人是你杀的!」 

  「不是的!」 

  「快点乖乖的说就放开你!」 

  我根本不想威胁她的,我抓起她的乳房,用力搓著…。 

  「碍…碍…啊!」 

  我抓著她两边的乳房,用力拉开,再上下左右激烈的摇动。 

  「哦,不要!」 

  然后将按摩器打开……。 

  「啊!啊!」呜咽的声音响起来,激烈的声音,搓著她的花瓣。 

  「啊!哦……呜……」她激烈的动著身体,手铐铐著的手足,也震动的非常厉害。当然了!按摩器靠著彩也子的下体,使花瓣受到强烈刺激。 

  「哦……呀……」流著泪的眼晴,更加艳丽动人。 

  「呜……喔……」起初抗拒的声音,逐渐转为呻吟。 

  「嗯!哦……」 

  「怎么了?有快感吗?」我对著她轻蔑的说。 

  「对!对……」她手脚震动看著我。 

  「怎么了,被虐待也有快感?」 

  「啊,那…那…」 

  「说呀,怎么了?」 

  「啊,里!里面…」 

  「里面怎样?」 

  「里面被……搞来……搞去……好舒服!」 

  「豆豆呢?」 

  「旦豆也…快坏了……」 

  「继续吗……?」 

  「哦喔……里面、外面都很爽!…不要停!。 

  她流著汗,我摸著她的大腿。「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啊,噢!」 

  我看著她充满痛苦跟快感并存的脸,慢慢的开口。「你在找寻高潮,对不对?」 

  「噢!」 

  「今天的对象是海豚,当海豚从水中跳上来时,穿过你两腿之间就有了高潮……」 

  「哦!哦…太棒了!」 

  「昨天是撞球场,一定也被那些男人用球杆桶出高潮了吧?」 

  「啊!碍哦…」 

  「但是最有问题的是前天,你杀了老师……」 

  「什么?」 

  可能是刺激太过强烈,她完全听不到我的声音,算了!反正她总会说实话的。 

  「碍碍啊!爽死我了!」 

  彩也子的身体愈来愈紧张,花瓣抖动,被手铐铐著的手脚也有了短暂痉挛。嘴巴张得大大的,下巴颤抖著。 

  「噢,快出来了……」她不断呻吟的叫著。 

  我默默地将电源切掉,将按摩器拔出来。 

  「啊!」 

  按摩棒上沾满了爱液,手一摸可以拉出来半浊色的丝来。 

  「不要,不要!」她叫著。 

  「为什么?为什么?我已快来了,却中途停下来,好过份!」她一边抖动著身体,一边说。 

  看看她的下体,就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想要棒子吗?」 

  她水汪汪的注视著我。 

  「想出来吗?」 

  「拜托,不要捉弄我啊!」 

  「那就说吧!人是你杀的?」 

  她垂下眼晴。 

  「鹄汨彩也子,你那一天用两个脸盆装了河川的水,冰冻起来,藏在塑胶袋中带到被害者的房间去,对不对?」 

  彩也子的眼中流下泪水,我将手中的按摩器再度打开。 

  「你趁著被害人喝醉时,将脸放到冰块做成的脸盆中,因此造成被害脸上有无数细小的伤痕;之后,为了使冰块快点溶解,又开了暖炉。」 

  她始终沈默……,我将手指伸入花丛。 

  「哦……」 

  我感到她的秘部好温暖,湿湿软软的感觉。 

  「不想出来吗?」 

  「想碍…」 

  「那就照实说!」 

  「碍…」 

  还是不说实话……,我将长裤脱掉,将我的巨根拿出来,放在彩也子充血而勃起的鸡鸡前面。 

  「追求终极高潮的你,会放掉眼前的东西吗?」 

  「哇,好棒,好大,好大!」彩也子就像一个饥饿的婴儿,看到母亲的乳房一样,渴求我的肉棒。 

  「这么大根的东西,我第一次看到!」 

  如她所说……,彩也子相信我这根巨棒,绝对可以带给她绝佳的高潮。她会在绝顶高潮的瞬间说出实话吧?虽然想得到满足,但手脚的自由却被剥夺了。这时侯,只要是阴茎、只要有男人就好了,而我的却是最巨大的。 

  彩也子已经进入兴奋状态,迫切想要我的肉棒。大概没有问题了,我将她的手铐放开。 

  「用手吧!」 

  「哦……」 

  她用嘴巴舔我,手也玩弄著睾丸,技术好棒!我享受了一阵她的爱抚……。彩也子的嘴巴又湿又热,我相信她的子宫也不会输给嘴巴。从她秘所中流出来的爱液,酸酸甜甜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 

  「是你杀的吧?」 

  「呜!」她一心一意舔著,点点头。 

  「你为了得到终极高潮,才想到溺死老师,你可能听说过溺死的人阴茎会勃起而想试试看吧?」 

  「对了,就是如此,哦!哦……」她承认了。 

  「好……太好了!那就给你终极高潮的美味。」我让彩也子趴著,从后面来。 

  「好了吗?」 

  「好了,拜托,快点进来!」她自己用力将花瓣扳开,露出中间的洞穴。 

  「想要吗?」 

  「想!」 

  「哪里想?」 

  「彩也子的妹妹想,快将大根的肉棒插进来,用力插一插……」 

  好!太好了!我一口气进去。 

  「哦…碍」 

  「呜!」 

  彩也子湿热的肉壁,一下子将我整根包了起来。「龟头部份碰到软软的肉壁,可能已到达子宫入口了……」 

  「啊,到底了,到底了,好大,到底了!」她高兴地叫著,开始振动腰部。我慢慢地动起来,刚开始慢慢的、轻轻的。 

  「碍哦…」 

  一进一出时都感到她那里面柔软的包著我,在她体内优游的出入,那种被包起来的感觉我也是第一次,我慢慢地加快速度。 

  「啊!哦……」彩也子自己激烈地动著腰部,屁股顶撞著我的腰部。 

  「啊,哦……」 

  「呜!噢……」 

  我们两人忘我的互相摆动腰部,彼此配合。我的下半身也有了快感!彩也子的秘所也是一阵阵颤抖著。 

  「碍出…出来……」 

  她叫了起来,一瞬间她又加快了速度,将我夹紧后再马上放松。我的精液已然全邦留在她体内了……。 

  四、结局

 「有关高中老师溺死事件的报告: 

  六月十八日被发现在房间中死亡的高中老师A先生,于十九日检查的推断中,以及之后的调查,断定为一椿意外事件。」 

              杀人课横沟精二 

  「哦……哦……」 

  我在宾馆的浴室中,将肉棒插入彩也子的秘部。 

  「不要在这里,热水会跑进去。」 

  「没关系,反正你那里也湿了!」 

  「好讨厌!」 

  她自从那天以后就对我百依百顺了,用她迎接绝顶高潮后的眼睛看著我。 

  ——拜托,让我当你一辈子爱情的奴隶……。 

  这世界上,有一位既淫荡又有性技巧的女学生对你低头拜托时,一般人都不会拒绝的吧?管那位喝醉酒的溺死男人,我早已不在乎了。我脑中剩下的,只有和彩也子做爱的画面。 

  现在的我也变成一位追求终极高潮的人了。 

        【完】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