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恋物小说 陈铳铳受凌辱记 01

陈铳铳受凌辱记 01

  星期五的夜晚,陈门铳铳走出了公司。他以基层管理者的职位隐藏自己的身 份已经三月,朱门学习小组的一切计划都按序进行。可他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 他将受到平生最大的耻辱。   走过了曾经繁华的健康路,他转到了一条僻静的...

时间:2018-07-04 作者:秀色之家 9 热度

陈铳铳受凌辱记 01

  星期五的夜晚,陈门铳铳走出了公司。他以基层管理者的职位隐藏自己的身 份已经三月,朱门学习小组的一切计划都按序进行。可他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 他将受到平生最大的耻辱。   走过了曾经繁华的健康路,他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 他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他们迎面撞上了。 陈门铳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女生。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身紫色的 衣服,下面穿了一双黑色的棉袜,一双红色的帆布鞋。时隔5年,陈门铳铳绝对 不会想到他与lettuce的重逢是这种形式,不过,这个时候陈门并没有认   「你干什么?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陈门铳铳有点惊讶,他想象不出一个长得如此端庄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他可是陈门铳铳,世面见得多了。   他轻松的应对着:「不好意思,我不是成心的」。   「不好意思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 净!」陈门铳铳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么办?他说:「那你说该怎样 呀?」「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此话一出,陈门铳铳更惊讶了,「机关近期正在戒严,哪有人敢如此跋扈! 难道又是机关在例行的逮人做奴隶?」他正在犹豫,lettuce却一脚踢来, 陈门铳铳本能的闪过。   「糟糕!我不能显出我有功夫!」陈门铳铳突然意识到,自从朱门学习小组 击破机关的姚城信息系统后,机关便开始在姚城戒严,他如果一旦显露功夫,就 算逃掉了这次,也必定会被重点怀疑,很可能落入机关之手!一犹豫间,陈门铳 铳停止了移动,lettuce狠狠地踹中了他的要害,陈门铳铳痛苦的倒了下 去。lettuce顺势把脚踩到了陈门铳铳的脸上,踩得他仰面倒在了地上。 「你再动!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让你闻闻我的袜子信吗?」   lettuce的目光闪烁着霸气,陈门铳铳放弃了抵抗,心想,「会武术, 还敢在街上动手,一定是机关的人,看来只能将计就计了。」   「难得遇见一个识时务的,今天便好好款待你!」lettuce眉飞色舞 的说,抬起了脚。陈门铳铳痛苦的闭上眼。lettuce脱下了鞋,露出黑色 的棉袜,看上去很有杀伤力。lettuce把穿着袜子的左脚伸进了陈门铳铳 的嘴里。这时,一股浓浓的脚味,只冲陈门铳铳的头脑!他险些晕过去。「跪下!!!」 lettuce一声大喝!陈门铳铳彻底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了le ttuce面前。   「行了走吧。说好了要款待你」。说着,lettuce把陈门铳铳拽起来, 并把陈门铳铳的车和她自己的的车锁到了一起。和陈门铳铳步行回家。短短的一 百米里,陈门铳铳被lettuce推搡着。不久他们就走到了lettuce   开了门,lettuce把陈门铳铳推进了屋里。他们走到了鞋架前,le ttuce拿掉了陈门铳铳嘴里的袜子,对他说:「你,跪下,给我换鞋!!」 陈门铳铳马上跪下了。   「用嘴呀!」lettuce强调道!陈门铳铳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 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拽下了lettuce的鞋。之后,他从鞋架中拿出一双 拖鞋,正准备给lettuce换上,被lettuce一脚踢倒在地。「狗奴 才,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陈门铳铳没办法只好一只一只地叼起拖鞋, 给lettuce穿上。   lettuce用脚勾起陈门铳铳的下把,轻蔑的说:「你这贱货,服了吧, 你何苦呢,当初给我舔舔袜子不就完了吗?非要受这等侮辱!给你十分钟时间, 先把我的旅游鞋舔干净,鞋底也要舔,舔完后爬到卧室来,如果让我发现舔得不 干净,有你好看的。」说完lettuce进了卧室。   陈门铳铳观察了房子,按这个构造,是个单身公寓,只有一个人的话,制服 她不在话下,但是如果因此被机关盯上呢?机关历来有在深夜抓男丁去做奴隶的 习惯,为了不妨碍社会的正常运行,视该人的地位而定,多则一月,少则三四日, 便会把人放归,这次多半也是这种状况,这么看来,两害相权取其轻,为了不暴 露,果然还是要忍辱负重吗?在思考间,陈门铳铳舔着鞋底,他抬眼扫过她的鞋 柜,突然发现了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心里有了计划。   十分钟后,lettuce从卧室中出来,发现陈门铳铳正趴在地上的舔着。 lettuce看了看鞋,鞋面和鞋底确实被舔得很干净,像刚刷过的一样。还 比较满意,就说:「我的鞋垫赏给你吃吧。」「这,鞋垫怎么能吃哪?」陈门铳   「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跟我到卧室来」说着拽起陈门铳铳, 推搡着进了卧室。   lettuce坐到了床上,陈门铳铳自觉的跪到了lettuce面前。 lettuce把脚放到了陈门铳铳的嘴前。扑鼻的气味熏得陈门铳铳头昏脑胀。 lettuce指示着:「闻脚踝!闻脚趾!闻脚面!……」。陈门铳铳则言听 计从的闻着袜子。lettuce更加来劲了,「你上来!」。   言罢,把陈门铳铳拽到床上,一个嘴巴,把陈门铳铳打翻在床上。踩在陈门 铳铳身上,左右开弓,踢了陈门铳铳十分钟的裆部,嘴里叫喊的,「讨饶啊!讨 饶我就放过你!」陈门铳铳强忍着痛苦,脸都变形了,却出于尊严不肯讨饶,l ettuce见他跟自己对着干,踢得更加兴奋起来,她最喜欢的,就是让不服 气的人在她脚下彻底臣服。   又一阵狂踹后,陈门铳铳还是没有讨饶,却已经筋疲力尽了。lettuc e冷笑一声,「算你厉害,不讨饶是吧,现在我连讨饶的机会也不会给你!你等 着后悔吧!」,她从陈门铳铳身上起来,把先前的那双袜子又塞到了陈门铳铳的 嘴里,然后,把自己穿黑色棉脚踩到了陈门铳铳的脸上,重重的蹂躏起来。   看着陈门铳铳痛苦的表情,她感到很满足。陈门铳铳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无 济于事,lettuce显然有着虐待的经验,她踩得陈门铳铳很重,在她的脚 下,陈门铳铳已经失却了尊严。   lettuce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她拿出自己穿了好几天的另一双黑色丝 袜,拉开已经倒在地上喘息的陈门铳铳的裤子,把袜子套在了他的杰宝上。le ttuce大声的说:「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今天就让你爽一爽,爬过来!」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lettuce趾高气扬,陈门铳铳则垂头丧气,身 子已经有些站不稳了。lettuce指了指脚上的黑色棉袜。陈门铳铳绝望的 跪下了,趴在lettuce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lettuce的黑色袜脚。   「舔!!舔的好就奖励你一些东西!」lettuce一声令下,陈门铳铳 把脸埋到了lettuce的黑色袜脚间,lettuce则把漂亮但却穿了一 天旅游鞋未洗的双脚放到陈门铳铳脸上肆无忌惮地蹂躏,陈门铳铳冒着她脚的蹂 躏和臭气,还要迎上去舔,快要支撑不住了。   lettuce一点也不手软,一脚把他踢到地上,让他躺在地上像小狗一 样舔自己。看着刚才还和自己叫板的男人舔着自己的脚,lettuce哈哈大 笑:「都被虐成这样了你还言听计从,早就没有半点尊严了,还不讨饶?我看你 就是希望我多虐你一会吧!」此时房间里充斥着陈门铳铳舔袜子的喘息声和le ttuce羞辱他的骂声。   lettuce让陈门铳铳舔脚足足舔了两个小时,才叫他停下来。她笑道, 「好了,奖励你点东西。」说着,lettuce把穿着黑色棉袜的肉脚狠狠的 踩在了陈门铳铳套着黑丝的阳物上,拉起陈门铳铳的双腿,坐在床上,抵住他的 杰宝,开始触电般的上下震动起来。陈门铳铳痛苦的喊了出来,在地上翻滚,却   lettuce进一步用脚趾夹住阳物上下滑动,另一只穿黑棉袜的脚则不 住地摩挲着陈门铳铳的龟头顶端。陈门铳铳发出绝望的呻吟,下体不住地颤动, 身体却不由使唤的无法反抗,任由lettuce居高临下地用脚在他的要穴肆   lettuce坐在床上,睥睨着陈门铳铳痛苦的神情,冷笑道,「这就不 行了?更爽的感觉你还没体会到呢!」说着用脚根抵住他的阳根根部,加重了力 道。陈门铳铳在这番势不可挡的蹂躏下不能自己的硬了起来,痛苦的翻滚着。   十分钟后,陈门铳铳已经力竭倒在地上,呼吸已经全然紊乱,嘴里被let tuce的脚激烈的倒滚进出着,杰宝则还在被她的另一只脚踩得死去活来,他 咬着牙关,拼命想忍住伴随着的快感,但lettuce脚的臭气和她脚的暴力   lettuce最后大笑道:「你嘴舔着我最脏的地方,你最要紧的玩意也 被我的脚蹂躏,你怎么还一脸很陶醉的样子?这么屈辱,真的好吗?现在给你讨 饶的机会,求饶吧!」说着更用力的踩起陈门铳铳的脸和阳物,陈门铳铳感到前 所未有的屈辱感,虽然他依然死撑着没有求饶,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 在她的脚下彻底臣服。   直到零点,lettuce才缓下了蹂躏,她轻蔑地问道,「为何你一开始 就不反抗?」陈门铳铳刚刚才喘过气来,lettuce虽然缓下了速度,但脚 还是塞在陈门铳铳的嘴里,另一只脚蹂躏着陈门的下体,他艰难地说道:「机关 的人,我不敢招惹。」lettuce哈哈大笑,拔出了塞在他嘴里的脚,「没 错,我就是机关的人,你小子还真是眼尖,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门铳铳冷冷地笑了,他终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刚才只是在试探你,你 不可能是机关的人,因为机关绝对不会在私人场合承认身份!」说着,陈门铳铳 站起来,「我早就听说,趁着信息系统被攻破那会,有一批黄金期的姚中人潜入 了封闭的姚城,你们如此跋扈,当真不怕机关调查吗!?」   lettuce惊得说不出话来,她进城已经30天,每天都凭自己的功夫、 足技蹂躏一个人,名声几乎已经在城东传开,根本没有人想到她就是当年姚中1 5届玩弄无数人的交际花!而今天竟然一句话就被戳穿,对面恐怕来者不善,有 可能就是机关中人!lettuce迅速踹向陈门铳铳的要害,陈门铳铳直接近 了身,lettuce的脚从他身旁掠了过去,下一秒,她的喉咙已被锁住。   「告诉我,你们为何用这种方式作死?想暴露想疯了吗?」陈门铳铳厉声逼 问道,手上加重了力道。lettuce感到前所未有的死亡感在迫近,她嘶哑 着叫起来,「我说,我说!」   「我们确是潜入进来的姚中人,一开始我们想要隐藏在城内,暗中与朱门学 习小组取得联络,怎奈机关不断地捕到我们的成员,再这样下去我们必定全军覆 没。所以我们派出一部分人伪装成逮人的机关分子,姚城的普通男人一般都习惯 了被凌虐,朱门学习小组的人则必定会反抗,我们希望借此快速找到一个学习小 组的成员,来取得联络。但是,没想到却撞到了男的机关成员……没想到机关有 潜藏的男性成员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陈门铳铳眉头一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慢着!关于男性机关成员的传言, 你从哪里听来的?」   「是我们中一人的猜想……」「原来如此,想不到后辈中竟也有对机关了解 如此深的人物,」陈门铳铳微微笑道,「可惜,我不是机关成员,不能证实你们 的猜想。但是我同样也想不到,姚中后辈中会出你这种意志不坚定之徒!」说着 将lettuce重重的摔在墙上,lettuce反弹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咳 嗽起来,她惊奇道:「你……你究竟是谁?」   「你以为朱门学习小组的人都是傻逼吗?要是碰到逮人就要反抗暴露的话, 学习小组早就灭亡了!你之前逮到的人里一定有小组的成员,但是他们都以为你 是机关的人所以才像我一样忍辱负重!你们的计划完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令人 失望!你还没被酷刑就出卖了你的同伴,更是令我失望!你问我是谁,我就是朱 门学习小组的组长的狗!我原也以为是机关在逮人,直到我扫到你鞋柜里的一双 湖蓝色的板鞋,这双板鞋上面签着你的英文名,联系有姚中人潜入的背景,我猜 到有可能是你,试探了一下,果不出其然。」   lettuce突然冷笑起来,「原来是朱门三狗中的警犬——鼎鼎大名的 陈门学长,怪不得如此坚忍,被我虐成这样还没有讨饶没有高潮,比起我被锁喉 就屈服,的确忍受力不在一个境界。」她露出了狡黠的神情,「我的任务算是完 成了,明天我就让我们的队长来联系你,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来解决一些事情 ……你说过我让你失望吧……」   她出其不意地从地上伸出脚勾了陈门铳铳一下,陈门铳铳所料未及,一个踉 跄,lettuce迅速起身,把脚重重踩到了他的脸上,陈门铳铳任由她的脚 掌开始在他脸上践踏,一只脚伸进了他的嘴里开始激烈的倒滚,另一只脚开始狠 狠却有技巧地蹂躏起了陈门铳铳的裆部。陈门铳铳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他想站起 来反抗,却惊奇地发现身体已经在快感驱使下已经不听使唤。   「……果然,只能说明你早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吧?我观察到,你在被蹂躏 的时候,极力控制自己的呻吟和战栗,但那种享受快感的神色是无法掩饰的。有 这种神色,就说明,你看起来这么痛苦,其实是巴不得被学妹虐得如此屈辱呢。」   陈门铳铳透过lettuce的脚缝痛苦而无力的看着居高临下的的let tuce,他的嘴被她的脚用力塞住了,无法辩解,但他的不反抗已经表明了答 案。lettuce的脚很小,她把整个脚塞进陈门铳铳的嘴里,四处摩擦,把 黑棉袜蹭脱在他的嘴里,她说道,「以前我虐男人,他们在我脚下都撑不过一分 钟,能在我脚下不求饶不高潮,还敢打我的,你是第一个。你不是说我让你失望 吗?那你待会可要好好品味,这个让你看不起的学妹是怎么让你屈服的,哈哈哈!」 紧接着,lettuce开始喊道,「你,跪下!爬去鞋柜!找到那双青色板鞋, 自己把自己的阳物套进去!」   二十分钟后。   陈门铳铳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嘴里一边含着黑棉袜,一边吮吸着let tuce的肉脚,lettuce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她的湖蓝色板鞋正套在 陈门铳铳的杰宝上,她的另一只脚狠狠地踩着她的鞋子,而陈门铳铳的杰宝则随 着她的板鞋翻滚、受挤。「一个意志力如此不坚定的姚中人,本应该是我鄙视的 对象……我却被虐的连反抗都做不到……想不到我堂堂朱门第二狗今天竟在阴沟   陈门铳铳痛苦的想着,伴随着lettuce无止境的踩踏和羞辱,他终于 承受不住了,断断续续着呻吟道:「我……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 …吧……」lettuce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是说我让你失望了吗?现在倒 在一个学妹脚下,被这么小的脚踩得死去活来,这么屈辱,还失望吗?你都求饶 了,还不如屈服得彻底点,配合着被踩吧!」   她知道他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便解开了鞋带,转而直接用脚蹂躏起他的依 然套着黑丝的下体来。陈门铳铳早已陷入了无法反抗的巨大快感中,他又痛苦的 翻滚了一会,眼看已经注定要被蹂躏到高潮,竟然心甘情愿的配合lettuc e的脚蠕动起下体来,在被征服的屈辱感下,他爬向了lettuce穿着长筒 黑棉袜的小腿,抱住她的小腿,开始由下向上舔吻起来。   lettuce为他的行动一震,铜铃般的笑了起来,「真是大胆,学长你 这是被踩的神志不清,以为这是正经的做爱,想来口我吗?先看看你受不受得了 这一波吧!」说着更加猛烈的踩起他的阳物来,陈门铳铳忍不住呻吟起来,配合 着lettuce的脚蠕动着,   「不能射,今天已经身败名裂了,如果射的话就真的全完了……」他停止了 爬动,咬牙坚持着不失去最后的防线。但是三分钟后,伴随着lettuce疯 狂的攻势,他终于沦陷了,他松开了勾在lettuce小腿上的手,重重的摔 在地上,随着lettuce的大笑和愈加沉重的踩踏,他视线模糊了,彻底臣 服在那个女子脚下……被称为朱门回向之警犬的朱门第三狗,在击败了无数机关 人员后,却在一个学妹的脚的肆虐下毫无保留地沦陷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3-6 18:58 虽然世界观没看清,不过这段凌辱的确很爽,还以为会出现反艹,结果一招就被制住了,板鞋踩几把真的这么爽吗?期待下回能有更激烈的凌辱,支持作者。 金币 2018-3-7 10:36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