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恋物小说 女生有味--卖原味的变态经历 01

女生有味--卖原味的变态经历 01

                楔子   下了班,我脱下公司要穿的黑色高跟鞋,搬起自己的脚,闻了一下被高跟鞋 闷了一天的肤色丝袜裹着的脚脚,哇,好臭哦,心里说这条裤袜可以卖个大价钱   读书的时候,学校要求的制服是白衬...

时间:2018-07-04 作者:秀色之家 41 热度

女生有味--卖原味的变态经历 01

                楔子   下了班,我脱下公司要穿的黑色高跟鞋,搬起自己的脚,闻了一下被高跟鞋 闷了一天的肤色丝袜裹着的脚脚,哇,好臭哦,心里说这条裤袜可以卖个大价钱   读书的时候,学校要求的制服是白衬衫,灰黑色的短裙,然后黑裤袜,棕色 的皮鞋,一年四季要这么穿,因此变化只不过就是衬衫有长袖短袖之分,裤袜有 厚有薄之分,皮鞋呢?很抱歉,一直是那种款式,讲热?抱怨?学校会和你讲, 放学之后可以穿凉鞋啊,天最热的时候就放暑假了,这些屁话。   没有办法,国中毕业就入了这所高中,不过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这所学校, 因为制服的样式不是那么傻傻的,走在路上会没自信,总以为背后有人会窃窃私 语指指点点讲些取笑的话。发制服的那天,我心情还算正常,不过没有之前每天 穿着短裙裤袜走路的习惯,心里也想是不是以后会很麻烦,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不 在少数,不过学校这么要求,我们也无能为力,否则被学校门口的教官抓到记处   学校发的裤袜真的很垃圾,我们几乎每个人都会在外面再新买裤袜穿,因为 走路走着走着,你会感觉到那个裆部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在滑下来,好好笑,然 后滑到哪里呢?会滑到大腿上面四分之一的地方,然后你就会发现自己走路怪怪 的,迈不开步子,也担心那个裆部滑到短裙的边下面出来,叫男生看到,会感觉 没脸见人,明天开始永远不想来学校。   因为在热带,天气也很闷闷的,每次到三月以后,穿着皮鞋的脚就闷得难受, 很多同学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就会把脚脚从皮鞋中拖出来,把脚脚搭在课桌底 下的横着的一根小铁棍上面,这跟小铁棍设计得很好,估计就是为了叫我们搭脚   不过穿裤袜穿的久了就脱不下来了,有一次我出去逛街,没有穿裤袜,觉得 小腿的肉松松的,走了很久却感觉好累,可能肉勒的久了,一放开就变松了,所 以心里很矛盾,因为每天脱下去的时候有感觉穿了一天裹的很累,不穿吧又觉得 肉松松垮垮,就是这么矛盾。   读书的时候家里会给一些零花钱,但是我们这些女孩子总是觉得钱不够花, 去外面打工年龄不到,年龄到了但是我会怕累到,心里总是这么矛盾。身边有几 个好朋友,都是那种问题少女,不过还好,只不过我们喜欢化妆打扮到处去嗨而   欣宜是我最最Close的闺蜜,有一天和我讲,想不想赚一点小钱,我和她讲 当然想了,但是打工不到年龄,怎么去赚一下零花钱呢?你有好办法啊?欣宜神 神秘秘的说,我们可以去卖原味内裤,原味丝袜,原味胸罩还有原味糖。   「什么是卖原味丝袜,原味内裤,原味胸罩还有原味糖?你是想叫我们开杂 货店吗?我可没有那么多本钱耶。」   当时傻傻的我滑着手机对欣宜说。   「就是卖穿过的内裤,丝袜,胸罩还有吃过的糖。」   欣宜在我的卧室小声的神神秘秘的和我讲。   我一下子惊呆了,望着欣宜的脸,欣宜也惊呆一样望着我,「你干什么这个   「我听了被震惊到了!」   我继续问:「要卖给谁?卖给回收站的吗?谁会要?」   「卖给男人。」   欣宜继续神神秘秘的和我说,「我已经卖过一双了,赚了500块。在一个论 坛上Po广告,然后加Line联系,见面给然后那个男人付给钱。」   「哇,好变态哦,你不怕被别人知道吗?」   我惊呆一样的问欣宜,「被别人知道就糗大了。」   「没有人会知道,就我们两个知道,还有买的人知道,新注册一个Line就好   欣宜很镇定的和我讲。   我继续低头滑手机,一声不吭,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我喜欢到处去 嗨,但是走出这一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艰难,因为我觉得卖了这种东西之后再往 前迈一步就是妓女了。   欣宜和我讲,反正这个事和我讲了,不要叫我说出去,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 如果我想卖就问她,她会告诉我在哪里卖,怎么卖。我告诉她说还好吧。   后来我们再一起出去或者再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提起这个事情,不过零花钱 捉襟见肘,我这样的花钱方法再多的零花钱也是不够的,于是有一天我和欣宜讲: 「你现在还卖袜子吗?」   欣宜看见我这么问她,眼睛亮了一下:「怎么你也想卖了吗?」   我点了一下头,对她说:「钱不够花,只能这种办法了,但是我想……我想 和你一起去……先看看怎么卖……我有点怕……」   欣宜对我说:「这有什么害怕的呢?选的地点都在警察局附近,热闹的地方, 或者找路边的摄像监控下面,如果遇到抢劫什么的可以及时报警,都比较安全啊。」   「你说的是啊,但是我想亲自和你去,然后看看你怎么卖的。」   我没有底气的小声对她说。   「好吧,下次我再去卖的时候叫上你。」   欣宜和我讲。   然后有一天欣宜和我讲她要去卖袜子,叫我在台北车站等她,然后我们一起 去中坜,并且叫我不要穿学校的制服,穿一双单鞋,也把昨天没有洗的袜子穿上, 运气好帮我赚到钱。出门的时候我在洗衣桶里把昨天换下的袜子又穿上,觉得怪 怪的,天好热又好闷,我在小七买了一瓶宝矿力就出门了,然后在台北车站见到   我和欣宜那天都穿了一条连衣裙,是露肩的那种,我们一起逛街一起买的, 每次我们穿上逛街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双胞胎,我们腿上穿的都是50D 的黑裤袜。路上我问欣宜,那些男人买了这些东西要回去做什么?送给女朋友吗? 其实我心里已经暗暗明白,但是还要故意要问。   欣宜神神秘秘的小声的对我讲:「是去手淫用。反正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 就是有用,那种事情。」   我听了觉得好恶心,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浮现在心头,好恶 心啊,自己穿的贴身衣服会,会被那样那样,我真的不想去卖这些衣物,但是一 想到自己手里缺钱,那只好这样了。一路上我没怎么讲话,欣宜问我怎么了?是 不是害怕?还是担心什么?我说没什么。   下了区间车,然后叫了一辆Taxi,我们下了车到了约好的地点,欣宜站着用 Line联系那个人,我觉得自己很尴尬的在那里站着,好害羞,怎么面对那个男人, 算了,硬着头皮去吧。   然后欣宜抬起头来,对着街对面招了招手,一个男人坐在机车上面也向我们 招手,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我们走了过去,我跟在欣宜的后面,眼睛不知道   欣宜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很有礼貌的微微鞠了一个躬:「请问是刘先生吗?」   那个男人用台语回答:「是的,是的,我是刘先生。你是那个Elisa吧?」   「是喔,我是Elisa,这是我的朋友。」   欣宜也用台语回答那个男人,「您看我真的是台湾妹,您这样放心了吧。」   「嗯,嗯,放心了……哎,上次有个女孩子和我联系,也说是台湾妹,但是 一见面听口音就是大陆妹,还和我在装台湾腔,我讲台语她也一句听不懂啊,真   「呵呵,只要您满意就好哦,您看我是在哪里把东西给您呢?」   欣宜一直用台语在和这个男人在讲话,我心里想这个男人买个袜子还那么挑   这个男人在周围看了一圈,然后和我们说:「这样,坐到我车上来,前面我 知道有一个小巷子,你在那里脱下来给我就好。」   「真不好意思刘先生,我们一会还有别的事,要不要,这样,我看那边的巷 子很安静,我之前查看过Google街景,可不可以在那边脱给你。」   欣宜对这个刘先生说。   「嗯,也好,好好。」   这个刘先生说完,然后欣宜在包里拿出一条糖果,放在嘴里含了一颗,对着 刘先生笑了一下,然后带着我们一起走到街边的那个小巷子里,这个小巷子很安 静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只有偶尔的一辆机车在我们身边飞驰掠过。我 一直都呆呆的站在旁边,低着头,我注意到那个刘先生看看欣宜,又看看我,然 后又看看我的腿,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好尴尬也好怕羞,我也觉得面前这个男人   欣宜站在小巷边四下看了看没有人,然后对着刘先生笑了一下,手探进自己 的裙子,飞快的把裤袜脱了下来,叠好,交给刘先生。   「刘先生,这是您要的原味裤袜,这是赠送您的原味糖。」   欣宜从嘴里吐出那个糖果,把糖放在从包里拿出的一张小透明包装纸上,包 好交给了恶心的刘先生。   「好,好,太谢谢你了。」   刘先生接过欣宜手里的袜子,然后把沾满欣宜口水的糖果含在嘴里,迫不及 待的打开手里叠着的裤袜,在欣宜的袜子连脚的地方使劲闻了闻:「哇,味道好 正,真的好正,如果早认识你就好了。」   「不客气刘先生,如果下次您有需要什么,就用Line联系我就好哦。」   欣宜微微鞠了一个躬客气地说。   「好好,真是不好意思,只顾说话了,这是1000块钱,谢谢你和你朋友一起 来,不要找零钱了,多余的钱你们路上买饮料喝。」   「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欣宜鞠了一个躬收下刘先生手里的钱。   「嗯……我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方便不方便讲?」   刘先生吞吞吐吐的对欣宜说。   「刘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讲喔,不要客气喔。」   欣宜非常客气的带着微笑说,一点不像她平时的样子。   「你的朋友的袜子可不可以……她卖不卖袜子?」   刘先生吞吞吐吐的说。   「卖喔,您不要客气,您如果想买是可以的。」   欣宜说着看看我,我嘟着嘴尴尬的低头站在一边。   「你这个朋友看样子羞羞的,呵呵。」   那个刘先生恶心的笑着看着我说。   「是喔,我的朋友是第一次和我出来,之前没有卖过原味丝袜,所以有些紧 张,您不要介意哦。」   欣宜对刘先生客气地说。   「不介意不介意。那价钱呢?」   刘先生笑着说。   「朋友还没有告诉我,因为她今天出来本来没有卖袜子的打算。」   「1500块,第一次卖袜子,如果同意的话,1500块。」   刘先生坐在机车上笑着说。   欣宜和刘先生笑了笑,把低着头嘟着嘴我推到一边,和尴尬不知所措的我小 声说:「脱下来吧,怎么了傻瓜?你如果嫌他付的少我帮你和他讲价钱。」   「我觉得太……太恶心了……好怕……」   我小声和欣宜说。   「2000块!」   那边的刘先生对着我们笑着喊了一句,伸出手比了一个手势。   欣宜在那里一直罗罗嗦嗦的劝我脱袜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对 欣宜说:「这怎么脱啊?」   「我帮你挡着一点,你转过身去,很快一下子脱到膝盖然后慢慢脱下来就好   我犹犹豫豫的转过身,叫欣宜挡住我,心跳一分钟一百二十下把手飞快的探 入裙底,飞快的把裤袜褪到大腿膝盖,然后把裤袜脱下来,递给欣宜。欣宜帮我 叠好了,交给了满脸笑容的刘先生手里,刘先生又是迫不及待地打开叠好的裤袜, 使劲的闻了闻我的袜子的地方:「哇,味道真的……真的……哇……没有语言可   我看见这个场面恶心的想吐,好想马上拽走欣宜从这男人面前消失,欣宜接 过刘先生递给她的2000块钱,然后把钱交给我。我连看都没有看,把钱扔进了包   「你的朋友的Line是什么?我可以加吗?」   「嗯,这个我要问她喔。」   欣宜问我要Line,我一句话没有说低着头摇了摇头,表情就是想叫欣宜快点 带我离开。欣宜看出来了,告诉这个恶心的刘先生我目前不想加他,不过有什么 需要联系她就好,她可以帮我转达。   「好好,这样也好,小美女,我可不可以摸你屁股一下呢?」   我听见刘先生对欣宜这么说,我真的呕吐物就在喉咙了。   欣宜什么都没有说,表情害羞的对着刘先生抿着嘴笑着点了一下头,我看见 刘先生摸了一下欣宜的屁股,然后踩上车说了句再会就滚蛋了。   那个恶心的刘先生走了,欣宜回答我身边来:「妳怎么了?没有事吧?不舒   「太恶心了,我想吐。」   我捂着胸口对欣宜说。   「要不我们去前面7-11坐一会,要一杯冰咖啡。」   我听欣宜这么对我说,点了点头,欣宜点了两杯冰咖啡,要帮我付钱,我和 她说我悠游卡里钱还很多,我请你喝吧。   然后她和我坐在7-11的座位上,她和我肩并肩挨着坐在一起,她喝了几口冰 咖啡,她对我讲:「仪萱,我知道你今天的感受,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 但是没有办法是不是呢?」   我点了一下头:「但是太恶心了,我觉得……」   「觉得不是好女孩了是吧?你不要太多想,就是卖袜子,卖贴身衣服,我们 没有卖身好不好?你不需要这样自责……钱到手里,花就好了,反正穿旧的衣服 也是要扔掉的,你就这样想,这样想就OK了。」   我嗯了一声,半天没有说话,喝了几口冰咖啡,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样 赚钱的方式的?」   「我认识一个姐姐也在卖这些,是她告诉我的,你见过她,就是上一次我们 去K歌那个Lisa姐。」   「那个Lisa姐?我觉得你距离她远一点最好……我听别人讲她在酒店做兼职   「只不过在酒店陪陪酒而已,又没有做什么,我们认识那么久真没想到你那   「我是为了你好,我觉得……我不知道怎样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是最最最好的朋友不是吗?我知道你为了我好, 我会有分寸的,但是……但是……我们以后一起卖袜子赚零花钱好不好?这样自 食其力,不需要看家人的脸色,好不好呢?」   欣宜歪过头来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看她歪过头来,也把头歪过去对着她,嘴上挤出呼应她的微笑,说了一句 不清不楚的还好吧,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很快就要高中毕业了, 然后要联考,读大学,交学费,生活费,健保费,在外面租房子房租,买化妆品, 买衣服,都是一笔钱,每次想到这些心脏都会发颤,又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妹妹一 个弟弟,如果再和家里面张手要钱,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对着欣宜说:「好吧,只有这样了。」   欣宜拍拍我的手,对我笑了一下,又喝起了没有喝完的冰咖啡。   和欣宜在便利店买了两双裤袜,一共才200块,然后去化妆室换上,像刚刚 来到这里一样,镜子里的我们又变得衣装整齐,我们一起对着镜子笑着做了一个 鬼脸,举着手机自拍了一下。然后去了车站,坐区间车回台北。   车站好多人,区间车是从新竹发车的,到了中坜早已经没有座位了,人挤人 着站了一路,恰巧车上的冷气还不太好,闷闷的,叫我喘不上气来。   回到台北,我和欣宜在京站那里随便逛了逛,然后就分手各自回家了。到了 家里,我一直不敢打开我的包包,我知道那里有两千块钱,我知道这两千块是怎 么得来的,我好恶心,好有负罪感,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但是却哭不出来。   我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妹妹从外面回来,也和我躺在一起,她问我:「姐 姐,妳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努力着笑了一下,告诉她:「姐姐没事。」   等妹妹回房间睡了,我把衣服全都脱了下来,扔到洗衣机里面去洗,放了很 多的洗衣精,我觉得浑身上下的衣服上都沾满了那个恶心的刘先生的眼神,我要   我穿着睡裙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散散乱乱的,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 衣服洗完了,我把衣服烘干后然后都叠好收起来,叠着叠着叠到今天新买的那条 黑色裤袜,我望着这条袜子,我知道它是因为什么被我买回来的,我今天也亲眼 见到,如果我穿过它几天,它真的可以为我换到零花钱,我愣在那里,然后这两 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反复,一直到我反复不出头绪,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抱着它们收纳到衣柜里面。   我躺倒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欣宜给我发来了简讯,是一个论坛的连接,还 有一个人的Line的ID,告诉我如果想在论坛上Po广告,先和他联系就好。我简单 的回了一句谢谢,然后把手机放在床头,平躺了一会。   转过天是周一继续去学校,去买了午饭,然后看见路边有卖布丁的开车过来 卖自制的布丁,我想到零花钱可能不太够用了还是不买了,但是我突然想起包包 的最里面还扔着两千块钱,是我卖自己的原味丝袜赚来的两千块钱,是我自己觉 得好恶心的两千块钱。   我在卖布丁的车前面站了好半天,然后忍着负罪感打开了包包,一下子就看 到了那两张深蓝色的一千块团在那里,我拿出一团,我不想看这张钱一眼,哪怕 一眼叫我心里也非常不好受,我把这一团一千块递给这个卖补丁的人,他在我面 前打开这一团钱,仔细看了看,我的眼神一直躲着,然后他递给我一大盒五连包 的布丁,我说了句谢谢就离开了。   我拿出一个布丁,拿出一个小勺,在路边吃了一口,还是那么的甜,但是心 里却哽咽着,好像多了一种滋味。我知道这个布丁是用怎样赚来的钱买到的,我 不想多想一点,我把心完全塞住一口一口吃下这个布丁,然后把吃过的空盒子放 到塑料袋里收起来准备到捷运里丢掉。   我一只手提着包包,穿着昨天新买的黑丝袜走在路上,我注意到一个男人一 直往我的脚上盯着看,走了不远,我又注意到一个男人盯着我的腿和脚看,为什 么今天我注意到那么多男人盯着我的脚和腿看?   坐在捷运的座位上我忽然想明白了,也许曾经也有那么多男人盯着我穿的裤 袜看,只不过我那时还不懂罢了,所以不會刻意注意到。   想到这里,我把裙子边使劲的往下拉了一点,想把腿多盖上一点,但裙边就 那么长,自己又跑回去了,露出了被黑裤袜包裹着的若隐若现的膝盖。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8-5-31 09:26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5-27 23:11 很特殊的题材,卖原味,不过希望如果继续写袜子的话加一些足交情节会更诱惑的。 金币 2018-5-28 00:08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