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秀色小说 辦公室死亡遊戲之 升職

辦公室死亡遊戲之 升職

「真的要這樣嗎?」 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急促的呼吸聲還是出賣了我。 「我知道妳喜歡的!」 阿滿熟練的撩開我的套裙,為了今天的談話,我下面什麼都沒穿:「如果成功了,妳就是公司最年輕的銷售總監了,徐曉茜女士。」 三個...

时间:2018-07-08 作者:白領笑笑生 35 热度

辦公室死亡遊戲之 升職

「真的要這樣嗎?」

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急促的呼吸聲還是出賣了我。

「我知道妳喜歡的!」

阿滿熟練的撩開我的套裙,為了今天的談話,我下面什麼都沒穿:「如果成功了,妳就是公司最年輕的銷售總監了,徐曉茜女士。」

三個月前,前任銷售總監離職之後,我便一直代理這個職務,卻一直沒有正式任命。

「失敗呢?」

我聲音有些發顫,男人一直大手順著我引以為傲的大腿向上,在我最敏感的地帶探索起來。

「你不覺得很有趣嗎?曉茜的身體出現在樓下大廳的穿刺桿上的樣子一定會讓很多人感興趣的?妳可以把他當做一個遊戲。」

這是一個遊戲,我忽然想起工作以來這座大樓裡一個個被處決的女職員,嬌豔的身體從總裁辦公室拖出來、掛在空中搖擺、穿刺在金屬桿上,她們不也是在玩這樣一個遊戲。

身體做成各種美味,處決的照片被貼在大樓的論壇里為人津津樂道,我有時候甚至在想,其實,每個女人心中都有這樣一種慾望,只要條件允許,它便會爆發出來。

「聽起來真的很不錯!」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一股熱流從潮濕的甬道裡噴湧而出。

男人的手撬開隱秘處粉嫩的花瓣有節律的摳動,沉悶的水聲中,一絲淡淡的紅暈爬上我的臉頰。

他人長得很帥,又是集團總裁的兒子,就連這個公司也是老爹給他玩玩的,給他玩總比那些老東西強的多。

「徐總,我們接下來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

他褪下褲子,露出碩大的男根,把退無可退的我被壓在辦公桌邊緣,灼熱的氣體噴在我臉上,粗糙的舌頭熟練的撬開我的嘴巴,那滾燙的男根毫無阻力的沒入。

一牆之隔的開放式辦公場所裡,那些屬下們怎麼也不會想像的到他們上司此時正為了升職貢獻出自己的肉體和那個紈絝大少玩著危險的性愛遊戲。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和一個男人如此瘋狂,桌上、地下、櫃子上甚至薄薄的辦公室門,每一處都留下我們戰鬥的痕跡。

儘管聲音壓的很低,我相信還是有人在外面聽到了。

「妳真是個不錯的獵物,晚上去我那裡吧!」

激情過後,我一絲不掛的躺在辦公桌上,潔白的胴體,豐潤的乳峰和胯下神秘的幽谷任由他欣賞。

「我可以選擇不去嗎?」女人的尊嚴讓我選擇了抗拒。

「明天可能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

第二日,公司休息區,渾身赤裸的女人趴在斷頭台上,修長白皙的脖頸卡在圓孔中,一對晶瑩的玉臂綁在身後,兩條雪白的美腿被分開來牢牢固定住,飽滿多汁的私處毫無顧忌的暴露出來等待男人的插入。

唯一的遺憾是遮住她容貌的蝶形面具,雖然那尖尖的下巴仍讓人眼前一亮,卻也讓那些目睹她真容男員工心中暗自遺憾——

這便是我,徐曉茜。

公司是今天的公共福利,一個競爭對手公司與阿滿打賭輸掉了身體的女主管。

我們的謊言騙住了公司所有人,代價是我的嘴巴被一個佈滿圓孔紅色的口塞牢牢堵住,一絲絲晶瑩的唾液止不住從嘴角淌下。

不得不承認今天是個奇妙的一天,穿著長筒高跟黑皮靴一絲不掛的被阿滿從地下車庫裡牽出來,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等待電梯。

或兩眼泛光,或故作鎮定卻不時偷眼來看,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跌破了眼睛,縱然有面具遮擋了容貌,那一道道火辣的目光仍讓我如坐針氈,潮濕的下體暗地裡止不住湧出的愛液。

幾個阿滿相熟的老闆更是在電梯門口輪流和我來了一次,有時我甚至會想,如果真的失敗了,這也是一次奇妙的經歷。

固定著一根穿刺桿的金屬小推車停在斷頭台旁邊,如果失敗,阿滿會把我無頭的身體穿刺在上面,去掉面具的腦袋插在穿刺桿的頂端。

我甚至可以想像它被推到樓下放在大廳裡的情景,所有人都會知道上午那個赤裸的女人其實就是大廈裡出了名的美女,徐曉茜。不過這對於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她是個很特別的女人!」阿滿口若懸河的道:「昨天晚上和我們幾個男人一直狂歡的深夜兩點!」

公司的男職員們一個個全都忙暈了頭,今天早上開始,他們每個人都接到當天任務說明,作為完成任務獎勵,每個男職員將獲得一次從後面和斷頭台上女人來一次的機會。

作為這次遊戲的道具,斷頭台完全由智腦控制,每一個接受過我服務的男職員都要在上面打分,而智腦根據這個生成一個隨機數。

不同的是,銷售部員工打分將以正值的方式記入,而其他部門為負值,為了公平兩者打分將乘以總人數的反比後相加,現在我有100分的初始值,當這個分數變成負值的時候就是我人頭落地的時刻,如果堅持到最後,我將獲得升職的機會。

部門工作效率證明妳的業績,員工的打分說明他們對妳身體的滿意程度,雖然這種說法很扯,但我還是同意了——

這斷頭台還有一種隨機決定是不是砍掉女人腦袋的功能,我不想那麼做,至少我對自己手下的能力還是有信心的。

讓我慶幸的是,整個上午除了阿滿沒有一個人能完成當天的任務,作為老闆他給自己的任務僅僅是簽署了幾份文件而已。

「嗨,曉茜!」

他沒有選擇從後面操我,而是把卡在嘴裡的口塞移到脖子上,我剛想說話卻被他那根碩大的肉棒把嘴巴牢牢堵住:「別忘了,說話就算輸!」

插進我喉嚨裡深處的東西讓我忍不住腹誹,如果現在鍘刀落下也許他那個小和尚頭會和我的腦袋一起被切下來。

「我要給妳打個滿分,這樣妳就差不多只剩下七八十分了。」

他那根東西毫無顧忌的在我嘴裡抽插,一種窒息的感覺讓我感到恐懼,我甚至在想,自己可能不是死在斷頭台上,而是這樣被活活憋死。

我拼命的掙扎,可由於四肢都被牢牢的束縛住,看起來僅僅像是忍不住淫欲豐滿的臀部不甘的扭動而已,而這越發激起他征服的慾望。

阿滿抽送頻率越來越快,似乎要把昨晚尚未在我身上愛欲完全爆發出來,白色的泡沫不住從我嘴巴裡溢出,塗滿了嬌豔的紅唇。

一陣陣缺氧的眩暈讓我感到恐懼,真的要這樣結束了嗎?

我的身體忽然間一陣興奮,潮濕的甬道被一陣潮水淹沒,一上午儲存在膀胱中的尿液噴湧而出,晶瑩的液體在半空中劃過一條美妙的弧線。

我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這樣尿在公司休息區,打掃衛生的老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縱然以這種羞恥的狀態趴在斷頭台上,我在他們心中依然是一個漂亮迷人的職業女性。

「真騷!」老劉罵罵咧咧的道,也不知道是說我,還是一地的尿液。

阿滿此時卻已從我喉嚨裡抽出肉棒,滾燙的精液射進我嘴巴裡,我抓住機會張開嘴巴毫無風範的喘息著,任由他把剩餘的精液射在嘴巴裡。

「曉茜,妳真棒!」阿滿沒有幫我清理臉上的穢物,重新給我戴上口塞,又從後面給我來了一次,這才心滿意足的給我打了個10分。

第二個完成任務的是老劉,他今天的任務是把整個辦公區打掃一遍。似乎由於剛才那一幕的影響,這個我從未想像過會和他有交集的老頭子彷彿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抽插讓我感覺似乎小穴要被操爆了,濃濃的精液射進我身體裡的時候我恥辱的和這個老男人一起達到了高潮,我有種感覺他至少一年時間沒有碰過女人了。

讓我感到無比憤怒的是,這個老東西居然只給我打了5分——

雖然這有可能避免我被斬首的命運。

中午時間,一些吃過飯的男職員會忍不住來看看我這個今天的公司福利,一個赤裸的身體跪在斷頭台上的女人,僅有的高跟皮靴不但沒有起到遮擋的作用反而增加了幾分妖艷與性感。

「阿康!你就不怕完不成今天的任務!」人事部的箐箐打趣道。

如果說哪個是我最信得過的手下,莫過於阿康了。可他此時卻站在我身後,像個沒見過世面的臭小子一般死死的盯著那翕動的私處,情不自禁把一隻手指插了進來。

「放心,頂多要一個小時就做完了!要不是徐總今天請假,我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阿康大聲回應道。

「和你們徐總有什麼關係!」

「有個美女在,看起來養眼,幹起活來也有勁!」

「呸,馬屁精!」箐箐啐了他一口道:「曉茜今天她不在,你這馬屁也白拍,我明天告訴她你盯著人家女人那裡看,看她不給你小鞋穿! 」

「現在不多多看看,一會被砍了腦袋就看不著了!」

他意猶未盡的在我下體摳了幾下,頓時兩個男人殘餘的精液從敞開的穴口流出:「徐總她最信任我,妳那些謠言根本沒用。」

而此時,他的徐總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

「我聽老闆說這斷頭台根據員工打分決定是否處決女人。」箐箐嬌笑道:「別一會晚了只能看著屍體過眼癮了!」

兩個人的對話讓我心中一陣激盪,我忽然有種感覺,似乎,阿滿他絲毫沒有想讓我活過今天。

男職員們漸漸離去,只留下一些女文員在這裡對我品頭論足,嘻嘻哈哈的拿起相機從各個角度給我來了個寫真,說要發到網上分享。

大概下午一兩點的樣子,陸陸續續有員工完成了工作前來享受福利,他們都是其他部門的員工。

縱然性愛舒緩了我的恐懼,一陣不好的預感仍然在我心中升起。

積分在智腦內部冷酷的減少,雖然看不到,我已經感覺到似乎最多兩個人,那鍘刀便會無情的落下切斷我嬌嫩的脖頸。

又一個男職員在我身體裡發洩過性慾之後退出來,也許是因為我的緊張,他感覺並不是很好,只打了八分,可我依然心中一陣忐忑。

靜寂的只能聽到自己心跳的等待中,斷頭台並沒有進入處決程序,而此時阿康的到來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忽然發現其實他還是蠻可愛的!

此後兩個多小時時間裡,完成工作任務的職員越來越多,甚至開始在斷頭台前排起一個不短的的隊伍。

我一開始還能默默計算自己大概的積分,到了後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到來的時候這已經是奢望了,口塞被取下來,我已經不需要它了,一根接一根的男根讓我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幾個男職員饒有興致的開發了我的後庭,我的直腸裡也被灌滿了滾燙的精液。

為了保證我能繼續服務,人事部的箐箐在我給我注射了幾劑補充體力與催情的藥劑。

那傢伙給我了十分,我心中默默道,似乎這已經成為一種榮耀,身體卻在身後男人猛烈的衝擊下又一次達到了頂點。

「嘟,嘟!」一陣刺耳的警報聲讓我迷惑,耀眼的紅光讓我瞬間清醒過來——

那該死的傢伙一個要命的十分把我送上了不歸路。

它真的會砍掉我的腦袋的,一切僥倖都沒有之後我忽然發現,其實從昨天開始,一種內心隱藏的慾望一直在欺騙理智。

我想起阿滿那古怪的笑容,難道他早就看透我?

「好了!」阿滿大聲道,所有人都看出來那斷頭台處決程序已經啟動:「這裡我有重要消息要宣布!」

休息區頓時安靜下來,所有員工都停下手頭的事情,正在工作的員工也被通知趕來。

「其實,今天我撒了個謊,這個女人並不是什麼競爭對手的女高管,而是!」阿滿揭開我臉上的面具。

「曉茜姐!」

「徐總!」

一個個驚異的聲音響起,阿康更是捂著臉,糟了,糟了,今天真的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和曉茜為了鼓勵公司士氣做的努力,我在這裡就欺騙大家的行為道歉,作為補償,今天晚上,公司將在天香閣舉辦一次盛大的員工聚餐,主菜便是徐曉茜。」休息區響起一陣歡呼聲。

我並沒有戳穿他的謊言,因為我自己也是謊言的製造者,再怎麼說,自願獻身總比為了升職打賭輸掉身體要體面的多,儘管體面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是一種奢侈品。

「箐箐,這裡一份曉茜的獻身協議,馬上傳真一份到大廈物業管理處,雪卉,打電話給天香閣,讓他們下午五點半準時來樓下取食材!」

所有人都把目光重新投在我的身上,眾目睽睽我無所遁形,他們眼中美麗動人的徐總以這種恥辱的方式趴在斷頭台上,女人身上的秘密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讓所有人觀賞,她將用自己的生命向他們證實砍掉一個女人腦袋是多麼美妙與香豔的畫面,或許這正是這次遊戲的意義吧。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奇怪的念頭,身體卻在它的趨勢下興奮起來。

「妳現在還有最後一個願望!」阿滿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想,還是讓阿康最後拍一次我的『馬屁』吧!」

我盡最大力量搖了搖自己豐滿的臀部,這個形象的稱呼帶來一陣哄笑,阿康一臉羞愧的被箐箐她們推出人群。

「曉茜,看來妳升職的願望破產了!」阿滿湊到我耳邊道:「不過另外一個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

我剛想反駁卻被碩大的男根再次充滿了嘴巴,熟練的動作讓我猜想他肯定經常這麼幹。

大腿與腰部的束縛被解開,我想這多半是為了讓我無頭的身體掙扎的樣子看起來更加性感一些。

阿康的動作稚嫩而堅定,卻充滿了熱情,他拉著我的雙臂,壯碩的分身從後面叩門,堅實的身體撞擊著我豐滿的臀部,發出砰砰的響聲。

他瘋狂的在我身體裡馳騁,灼熱肉棒如他的人一般帶著火熱的激情,帶給我一陣陣銷魂的衝擊。

這就是我的最後一次,我嗚咽著,潮濕的甬道盡力抓緊那根東西,迷人的身體瘋狂的在他狂野的衝擊下從一個巔峰攀上另一個巔峰。

阿滿把男根從我嘴巴裡抽出,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我美麗的面孔上。

「再見了,曉茜,妳的陰排我定了!」阿滿把那顆紅色的按鈕重重的按下,在他的笑容裡,我彷彿看到自己飽滿多汁的陰排被人插起盡情品嚐。

身體裡醞釀已久的興奮瞬時間釋放出來,可我已經沒有機會享受它了。

鋒利的鍘刀毫無阻礙的切斷了我的脖頸,前一刻我還能能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陰精從子宮深處噴湧而出,後一刻我美麗的腦袋已經被阿滿提在半空中。

生命的最後一刻,我第一次用這種角度觀察自己的向外噴湧著熱血的身體瘋狂的與男人做愛,失去了夾板的束縛它反射似的立起來,飽滿迷人的小腹瘋狂的蠕動,渾圓的大腿淫蕩的分開,隱約之間我彷彿看到自己肥美的陰戶緊緊握住粗壯的男根不知疲倦的吸吮……

直到很多年後,公司的員工還能記住徐曉茜迷人的身體躺在地上抽搐的樣子,她創造並保持了這座大廈的記錄,無頭的身體整整在地上掙扎了兩分鐘後才拉出一泡尿來。

「她是我玩過最帶勁的女人!」阿康每次看到曉茜塑化之後安放在公司照壁上的腦袋總會這麼說。

「但是我更喜歡她烤熟了的樣子!」箐箐每次都和阿康唱反調,直到某一天她也被騙到斷頭台上。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