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秀色小说 少女俱樂部 二

少女俱樂部 二

(11) 一片寂靜。大家緊張地看著機器的大口,並沒有金幣掉出來。 音樂聲和鼓聲再次響起。曉妍塞一個金幣,一拉桿,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巨大的滾筒在轉動,三個金幣的圖案出現了一個,其它兩個是蘋果和香蕉,仍然沒有金幣掉出...

时间:2018-07-09 作者:林真 81 热度

少女俱樂部 二

11)

一片寂靜。大家緊張地看著機器的大口,並沒有金幣掉出來。

音樂聲和鼓聲再次響起。曉妍塞一個金幣,一拉桿,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巨大的滾筒在轉動,三個金幣的圖案出現了一個,其它兩個是蘋果和香蕉,仍然沒有金幣掉出來!大家開始不滿地低聲在討論,看來今天晚上一個人都選不上了。威廉笑咪咪地對大家說:

“看來曉妍運氣在後面,咱們看看最後一個金幣!”

音樂聲和鼓聲響起,曉妍塞一個金幣,用盡全力把桿一拉,等滾筒飛快地轉動才放手。

“嘀、嘀、嘀!!”

音樂聲大作,一盞燈在機器頂上面亮了,大家同時看到三個金幣的圖案同時出現!頭獎!

“叮叮叮叮當當當當當叮當叮當!!!”

大量的金幣在譁譁地往下掉!

威廉興奮地叫:“頭獎頭獎!曉妍得了頭獎!今天晚上大家都不用回家啦!”

許多少女當場興奮得哭了,也有很多人馬上產生了高潮,摟在一起抽搐。全場興奮到熱點。只剩曉妍愣在當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詩頤蹦跳著跑過來摟住曉妍,高興地對她說:“嘿,曉妍,真有你的!我在這裏這麼久還沒有見過一個頭獎呢!”

李娜在旁邊笑著說:“詩頤,你如果見過頭獎,你還能站在這裏嗎?”

曉妍說:“頭獎是怎麼回事呀?”

詩頤說:“嘿!你還不知道呀?你剛才這一拉桿,把今天晚上在俱樂部現場的所有女性都殺死啦!我們今天晚上都得上生產線啦!”

曉妍嚇了一跳:“真的!全部女性?連推機器出來那兩個?”

李娜說:“對呀,只要你是女的,今天晚上就不用回家了,因為過兩個鐘頭就成為屍體啦!我要死,你,詩頤,所有女孩子都死!”

曉妍這才知道剛才她竟親手選擇了自己的死期!她馬上覺得一陣非常奇怪的快美感覺昇騰起來了。啊,馬上就會享受到美連達機器的味道了!!

這時候,剛才推機器的兩個苗條的,穿緊身衣服的少女跑了過來,摟住曉妍,笑著說:“謝謝你!我們可以享受啦!”

一個少女說:“我叫鄭愛妲,她叫呂洋巧,我們在這裏都有幾年了!還以為要轉成銀卡呢!誰知還有幾乎享受!”

呂洋巧說:“你是新來的吧?等一下你排隊就排在後面吧,可以先看我們是怎麼樣被處理的,有個思想準備。”

愛妲說:“嘻嘻,準備什麼,反正都是非常非常舒服啦!”

詩頤說:“今天晚上開動什麼機器呀?”

洋巧說:“我看見了,有一台68?,有一台81?,甚至還有一台59?呢!”

愛妲說:“59??還有人會選59?的嗎?”

正說著,喇叭響起,請所有女士到女更衣室去檢查身體,確定性別,而前來參觀的男性會員就到生產線的各個位置準備觀賞。

曉妍隨著幾個女伴一起走進了女更衣室。一個很帥的男生在房間裏面。曉妍嚇了一跳:“樑……你是樑文!怎麼?是男人檢查身體?”

樑文笑著,遞給她一杯果汁,“不用緊張,喝了這杯果汁,再說話。”

曉妍仍然是很緊張,她把果汁一飲而盡,但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覺得全身發軟了。

12)

樑文輕輕吹了一下口哨。把曉妍抱了起來,走進旁邊一個房間裏面。那裏有一張很大的床,上面已經躺著穿細吊帶小背心和牛仔短褲的詩頤了。

“詩頤!怎麼會這樣的?”

詩頤苦笑了一下:“我們已經簽了合同把身體交給他們,他們想做什麼都可以啦!反正等一下就死了,你不見得還害羞罷?”

樑文笑了一下:“你還真開放,金卡會員就是不同,不過不是我想要你們。”

他說完轉身向外走。

詩頤急了:“怎麼?不是你?”

蘇炳從門口出現:“不歡迎我嗎?”

曉妍一看見這個土頭土腦的鄉巴佬,嘆了口氣,眼淚就流下來了。想不到自己保留得那麼好的處女身體,竟然是會給這個鄉下蠢漢給霸佔了。

蘇炳看了一眼這兩個少女,一個美麗動人,哭得梨花帶雨;另一個嬌俏可愛,兩只黑黑的眼睛直盯盯地看著自己。先要誰呢?他想到了一個主意:

“靚女,你們自己決定誰先給我罷!”

“我先罷。”

詩頤開口了。

曉妍不解地看著她,“詩頤,你……”

“放心罷曉妍,我不會害怕的。”

詩頤勇敢地朝曉妍笑了一下。

蘇炳沒有想到這個少女那麼快就決定了,覺得有點沒趣,本來是想欣賞一下兩個少女怎麼在受汙辱的關頭作思想鬥爭的,但看來是看不到了。不過先奸這個穿得那麼性感的少女也好。他抱起曉妍,就把她放到沙發上面:

“好好看看,學習學習!”

詩頤知道無法逃避和掙紮,只好閉上雙眼。

曉妍看到蘇炳俯下身,先陶醉地吸著從詩頤身上傳來的少女的幽香,然後吻她的頸勃,一直吻到她的肩頭的位置。詩頤穿的細吊帶少女背心下面是一件同色的乳罩,有著同色的吊帶在肩頭。蘇炳用牙齒輕輕地咬起一邊渾圓光滑潔白的肩頭上面的兩條細吊帶,把它們褪下,然後再重復做另一邊的吊帶,然後開始吻詩頤喉嚨下面,一直到胸口的位置。詩頤看來覺得癢癢,身體不安地躲避著,但蘇炳的手伸到她的背後一下就把她的乳罩的扣子解開了,然後很輕易就把她的細吊帶少女背心的吊帶褪了下來,取掉了乳罩,把詩頤整個胸部都暴露出來了。

詩頤的雙乳不是發育得很完全,像圓錐硬硬地聳起,乳暈是粉紅的,乳頭大大的,挺得很硬,不知道是她感到性興奮還是因為暴露在空氣中溫度變冷使她們變硬。她的雙乳右邊的大一點點,跟大多數同年齡的十六歲少女差不多。她已經羞臊得全身發軟,雙手捂住臉了,但她知道是已經沒有力氣掙紮了。

蘇炳一直在吻詩頤的全身,但一直避免她的雙乳頭。他環繞著詩頤的乳房從底部一直吻上尖尖的地方,耐心地挑逗著少女。當他最後吸吮上詩頤的右乳暈的時候,姑娘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氣。蘇炳仍然很耐心地輪流吸吮著詩頤兩邊的乳頭,同時,開始用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雙腿,感受著少女結實滑淨的長腿的美妙滋味。詩頤無法掙紮,只能發出忍不住的輕輕的呻吟聲。蘇炳的手滑到了少女的牛仔短褲,用手掌蓋到拉鍊的地方,他馬上就感受到了一團軟軟的鼓起,下面硬硬的,他知道這就是姑娘的陰阜了。他的手掌繼續往下滑壓,在拉鍊的下面。這個地方他最熟悉,在槍殺穿牛仔短褲的少女的時候,他不止一次瞄準這個地方,現在,當他的手掌壓到這個特別柔軟的地方的時候,他感覺到熱熱的、濕濕的。他用手掌壓著圓周地愛撫著這個地方,詩頤張開了嘴,無聲地呻吟了,不停地喘著氣。

蘇炳把姑娘的皮帶解開,拉開拉鍊,就把牛仔短褲脫了下來。裏面是一條很樸素的棉質的白色少女三角褲,但在通常是雙層襠的地方是一只懶洋洋的咖啡貓的圖案,乾乾淨淨的。蘇炳不由得想,如果讓自己的子彈射進來,那個羞澀的小紅彈洞就會出現了咖啡貓的頭上面了。他一邊想,手卻沒有停止運動。現在他是一邊吸吮著乳頭,一邊用手指在耙著姑娘襠部那溫熱的地方,然後重點鉤撩那舒服的源泉。咖啡貓的肚子慢慢出現了一個慢慢擴大的濕印,而詩頤已經扭動著身體,再也壓抑不住,快美地呻吟起來,身體也收縮和扭動著。蘇炳仍然在摸著她的雙腿,然後搔耙著她的陰部,讓她的愛液越滲越多。當開始脫她的三角內褲的時候,她已經是主動配合了。當三角褲脫下來以後,曉妍羞得閉上了雙眼,不敢再看了。

13)

蘇炳很快把自己的衣服也脫光,先緊緊地抱住詩頤,緊緊地貼住她的全身,雙腿纏著她的雙腿,結實的胸肌緊緊地壓著她的雙乳,然後全身摩擦,享受摩擦妙齡少女的那種妙不可言的快美感覺。然後,再仔細觀察詩頤的陰部。少女的陰阜上面稀松地生長著一些陰毛,色彩很黑,而順著陰唇長的就很柔軟和非常稀疏,基本沒有辦法遮住陰唇。她的陰唇不是很肥厚的那種,而是修長的,小陰唇也薄薄地躲在裏面,就是陰蒂比較長,突出了一點在陰唇外面,白色的愛液已經沾濕了陰道口。

蘇炳沒有分開少女的陰部仔細看裏面,他只是把堅硬壓在姑娘的陰唇之間摩擦,捲動著,讓詩頤呻吟著,拱動著身體,希望這個堅硬能盡快滿足她的空虛感。蘇炳慢慢地把沾滿了愛液的堅硬向姑娘的陰道挺進,很滑,很熱的感覺馬上包圍了他,他發現已經頂到了底部,全根沒入了原來並沒有受到處女膜的阻隔。蘇炳無從知道究竟詩頤是不是處女,但她的陰道仍然有著處女的緊緊包圍。他小心地開始作活塞運動,恐怕弄痛了她。但是,詩頤竟然拱動著身體配合他,令他感到非常的舒服!于是,他放膽大出大進,把詩頤捅得嬌籲喘喘,然後又僅僅用堅硬的最前面一段捅刮著陰道口前很淺的地方,這一下弄得詩頤欲仙欲死,呻吟之餘只叫得出:

“救命呀,捅深一點呀!求求你……”

蘇炳高興地狠狠捅進花心,但詩頤的陰道突然韻律性地一抽一抽,同時她發出蕩人心魄的嬌吟聲。蘇炳以為她的高潮來了,後來才發現不對,高潮怎麼可能持續那麼久?而自己也給她這樣一夾一夾的,弄得急劇脹大,很快就要到無法回頭的那一點了!他加快了抽插,終於忍不住了,叫一聲:“哎呀!我射給你啦!”

“吱!”

大股濃熱的精液便噴入詩頤的陰道深處,而詩頤仍然在韻律性地一抽一抽,讓蘇炳感到無限的快美,射完又射!他不甘認輸,一邊抽插,一邊用手圓周按摩詩頤的陰蒂,詩頤畢竟是一個十六歲的懷春少女,這樣的刺激不是經常享受的,不由得嬌呼一聲:“哎喲!我也死啦!”

也放棄了抵抗,猛烈地呻吟著、掙紮著、抽搐著達到了高潮!而她快美地掙紮的同時,又帶動蘇炳射了一次精。只射得他精疲力盡,趴在詩頤的身上,大汗淋漓,半晌作聲不得。

過了半天,蘇炳才爬起來。依依不舍地看了曉妍一眼,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再奸曉妍了,他的精力已經讓詩頤巧妙的性技巧化解了。可算是吃了一個暗虧在這個貌似清純的少女身上。不過他不是一個小氣的人,況且詩頤給他的快美夾確實是帶給他無窮的快美,這在處女身上未必能享受得到的。他穿好衣服,最後摸了詩頤一下,就出門了。

兩個少女躺了好一陣,藥力才過去,詩頤才慢慢穿上衣服。曉妍撲到她懷裏,哭著謝謝她。詩頤強作笑容對她說:

“算了,我也享受了嘛。反正等一下就死了。”

曉妍問:“我們還要檢查身體嗎?”

詩頤說:“不要了,我想這個檢查身體其實就是用奸汙我們的辦法來確定性別嘛。”

曉妍猛然想到了:“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既然今天晚上俱樂部裏面所有女的都要死,哪裏會有女人給我們檢查身體呢?我真笨!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14)

金屬色的門緩緩地向兩側打開,少女們緊張地排成兩行隊等待著,不知道裏面會發生什麼事。曉妍幾乎是站在隊伍的最後,詩頤在她的旁邊,愛妲和洋巧都在她前面,而李娜是在愛妲的前面。這時候,曉妍看見一個熟悉的臉,她認出是畢業班的吳曉菲,她在洋巧的旁邊。她覺得非常奇怪,因為曉菲在高中一的時候曾經被選為妙齡小姐的第一公主,是校花之一,而她漸漸長大,樣子越來越甜美,很像一個明星叫周慧敏的,曉妍想不通為什麼曉菲也會在這裏。

于是她就叫:“曉菲!”

曉菲看見了,“哎呀,我正想找你呢!為什麼你會在這裏的?”

“我早就加入了俱樂部啦,你呢?”

曉菲調皮地一笑:“嘻嘻!我不算正式會員啦!樑文是我的男朋友,我是來體驗一下生產線的刺激的,等一下到了最後,他就關了機器讓我出來的。我準備寫一篇報導,報告這個有趣的俱樂部呢!”

“原來是這樣呀,我還以為今天晚上在場的女孩都死呢,原來你不用死的。對了,你可不可以幫我個忙?我的更衣室鎖櫃裏面有一件金色的胸罩和一條牛仔裙,是我的一個朋友夏萌的,她的妹妹夏婷婷也在我們學校呢,你等一下把這兩件衣服拿回去交給夏婷婷罷,告訴她,她的姐姐已經死了。我等一下也要死了,沒有辦法把衣服交給婷婷了,她是高一(8)班的。這個是我的鎖牌。”

曉菲接過鎖牌,笑著對曉妍說:“放心罷,我會給你辦的了。”

這時,樑文走了過來,對曉菲說:“緊張嗎?”

曉菲瞪他一眼:“哼,不許你看別的女孩!”

樑文說:“好,好,我不看。對了,你的鎖牌還是先放我這裏,等一下你要脫光衣服,沒有地方放的。”

“好罷。”

曉菲把鎖牌交給了樑文,樑文就走開了。

正說著,她們已經來到了金屬門前。原來後面是兩行像遊樂園裏面坐的那樣的自動車,只不過高很多,而且像一個四面通風的箱子,人走進去可以站著,也可以坐在高凳上面,有一個像過山車那樣的橡膠環拉下來固定著身體,曉妍她們一走進去,車就向前開去了,原來皮帶在下面不停地轉動的。

少女們慢慢地被運向前,前面是一個玻璃大廳,曉妍聽見坐在前面的少女發出了尖叫聲和笑聲。

詩頤在旁邊跟她說:“不用怕,這裏是脫衣間,她們的衣服一下子被脫掉,挺刺激的,才叫呢!”

曉妍看見李娜的雙手被兩個機械手拉起來,平伸,然後另兩個機器在她的背心吊帶那裏一按,她的背心就掉了下來,嚇得她尖叫一聲,然後機器在她的胸罩的吊帶上面一按,胸罩也掉了下來,裸露出上半身了。接著,機器在她的牛仔短褲皮帶上面一按,皮帶斷了,然後在短褲兩邊一按,短褲被從褲頭到褲腳分開兩部份,被機器卷走了,只剩內褲了,機器用同樣的辦法一下又把她的三角褲割成了兩半,于是她就變成裸體了,傳送帶繼續往前走,曉妍看到愛妲,洋巧和曉菲的衣服都被同樣的機器脫掉了,而且用的是不同的方法。

曉妍特別留意看曉菲,曉菲沒有像其他的姑娘那樣誇張地尖叫,她穿著一套短裙套裝,機器竟然知道,先到她的背上面把拉鍊去掉,然後仍然是從兩側和腰那裏把衣服割開,一下子就使她只剩胸罩和三角褲了。曉菲穿了一條挺花俏的高分叉的女三角褲,把襠部繃得緊緊的,而她的胸罩是粗的交帶型的,像大人那樣,而不是用少女流行的吊帶型胸罩。機器很快在她的胸罩帶子上面一按,然後又在她的內褲兩邊一按,衣服落下來掉到旁邊的衣服槽,向後移動,而曉菲就已經裸體了。

她有著結實苗條的身體,長長的腿,茁壯的腰枝和結實鼓鼓的臀部。曉妍看一下在她身邊經過的曉菲的胸罩,大概是34?的,看來她基本是發育成熟了。在身邊的傳送帶經過的女孩子的衣服中,曉妍也看到不少的帶血的衛生巾,有超薄型的,也有護舒寶小翼的,也有普通的,看來前面挺多的女孩子正來月經呢。她覺得挺尷尬的,不知道這些女孩怎麼想的呢?

正想著,機器在脫詩頤的衣服,而機器又伸過來,開始脫她的衣服了,她覺得機器挺麻俐的,心想,家裏面洗澡的時候有這樣一台機器就好了,那麼快就脫光衣服。她因為沒有穿胸罩,所以很快就被脫光了。裸體了以後,她朝四周看一下,發現從上面的玻璃竟然有很多男人在看,而且還有照相的。她下意識交叉雙手捂住胸脯,叫:

“哎呀,怎麼會有人看的?”

“嘻嘻,你緊張什麼?忘了我們看銀卡會員啦?當然有很多男人看!”

詩頤笑著說。

曉妍一想,反正都死了,看就看罷。

機器繼續往前走,前面又是一個玻璃房間,聽到水聲喧譁和女孩們的尖叫聲。

15)

曉妍還沒有來得及問,機器就把她、詩頤、愛妲和曉菲碼進了一排四個位置的機器裏面了。詩頤叫著說:“這裏是衝洗間,大家準備享受罷!我們得在這裏呆一段時間呢!”

話音剛落,曉妍就覺得腳下面有兩塊金屬版向兩邊移動,把她的雙腿分開了,然後固定了,又把她的雙手向後固定,成了一個稍為彎曲的形狀,讓她的乳房突起很高。她向旁邊看了曉菲一眼,曉菲紅著臉說:“哎呀,真難為情!不害臊的!”

曉妍覺得有一股暖暖的水噴向她的胸口,然後上下噴射,那水流把她衝得挺舒服。然後,有幾排活動的掃子帶著水流掃著她的胸部,但沒有掃動她的雙乳。這一輪的掃動,讓她感覺到非常放松和舒服,非常想那些掃子掃上她的雙乳。但水流突然噴上了她的乳房,然後環繞著往上噴射,終於在她長嘆一聲的同時噴中了她的乳頭和乳暈。她立即覺得一種非常銷魂的滋味,那幽幽的性感感覺向她的下身舒服地衝擊,使她非常想下身也得到滿足。她看一下隔壁的曉菲,她已經紅著臉,閉著眼睛,身體有點扭動了。曉妍知道她也體會到銷魂了。一想到這裏,自己就忍不住覺得非常奇怪的快美感湧了上來。

現在掃子捲動著來到了,輕輕地掃著她的乳頭,讓她舒服得欲仙欲死,但又不夠刺激。終於掃子捲動到了她的陰阜,輕輕掃著她的陰毛。她咬著嘴唇,希望繼續往下,終於掃到了下面的小坑。那許多小毛加上小水流的搔爬,讓她舒服死了,終於呻吟出來了。

“啊唷……”她把雙腿打開了一點,于是一股最大的水流剛好直接射中她的陰蒂。一開始是非常奇怪的觸電感,她不由得一下並住雙腿,但忍不住又打開,讓水流射中陰蒂,又忍不住很快地合上,直到她慢慢地習慣了那種很羞臊的少女獨特的舒服感。接著,她可以讓水流不停地射她的陰部了。那十分甜美的快美感立即改變了她的性情,原來的溫柔賢淑文靜全部被那種美妙的舒服所代替,思想裏面只剩下希望得到異性的愛撫的唯一念頭。

她扭動著身體呻吟了。這時,她聽到整個房間都有高高低低的呻吟聲,原來所有的少女幾乎都處在她這個階段,都開始在水流的衝擊之下享受到少女特有的快美感,忍不住發出銷魂的嬌吟了。曉妍非常熟悉這個感覺,她覺得比自己撫弄自己的陰蒂的時候的刺激強多了,那舒服的感覺越來越高漲,她也知道漸漸步向最舒服的頂峰。她扭頭看了一下四周的少女,每一個都以不同的姿勢在扭動著,張開了口,呻吟著。曉菲更是把口張得很大,全身僵直,雙手緊緊地抓住兩邊的支架,雙腿抽搐著,相信她已經在享受高潮了。曉妍看見曉菲那俏麗的性衝動的樣子,再也忍不住了,“哎唷”一聲就爆發到了最高點,然後在絕頂的快美停留一舜間以後,便開始快美的抽搐,她也體會性高潮了。

那在雲端裏面飄的感覺落下來以後,她看到曉菲仍然大張著雙腿,讓水流繼續衝擊她,希望再享受一個高潮。但曉妍知道她自己在一個猛烈的高潮以後必須稍為休息一下,不可以繼續刺激陰蒂,否則會覺得難受的。

于是她合起雙腿,但稍為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姿勢,讓水流射擊她的陰道跟肛門之間那一個地方。她是偶然發現自己那裏特別敏感的秘密的。滾筒掃就著水流搔爬著她那個地方,馬上又是甜美的快美開始湧上來了。曉妍知道成功了,便讓水流集中搔射她的小陰唇,然後集中水流射陰蒂和尿道口,不再射其它地方。

果然見效啦!很快,那甜蜜的感覺就越昇越高,終於又帶給她一個全身爆炸一樣的連眼睛都看不清楚的高潮。她舒服得不得了,在高潮到來的時候,跟其他的女孩子一起快樂地大叫。整個衝洗室都充滿了此起彼伏的女孩子的快美的呻吟和高潮到來的時候的叫聲。

生產線的皮帶繼續排好隊,載著少女們繼續向前,進入紅外燈乾燥室。少女們經過多次的性高潮,都已經軟癱在每一個格子裏面,而熱風吹著全身,特別是陰部,那懶洋洋的感覺,伴著高潮回落的懶惰感,真是無窮的享受!

16)

生產線的皮帶繼續排好隊,載著少女們繼續向前,進入紅外燈乾燥室。少女們經過多次的性高潮,都已經軟癱在每一個格子裏面,而熱風吹著全身,特別是陰部,那懶洋洋的感覺,伴著高潮回落的懶惰感,真是無窮的享受!

在出乾燥室的時候,皮帶停住了。每一個人旁邊剛好有一套衣服,有內衣褲和吊帶背心,還有一條白色的西裝短褲,剛好是這個女孩的尺寸。電腦的女聲柔和地說:“你可以選擇穿上這套衣服或者不穿。”

有一些女孩開始穿上衣服,但更多的女孩沒有穿,只是懶洋洋地享受著剛才的快美餘波。愛妲和洋巧在討論著剛才羞澀快美的感受:“哎喲,我以為剛才我要死了,全身都象觸電一樣!”

“嘻嘻,是呀,舒服得我呀!幾乎是意識都沒有了。原來用水衝這麼舒服的!早知道自己平時洗澡的時候就試一下了!”

詩頤說:“哇,難怪她們銀卡會員給槍殺的時候那麼舒服,原來就跟我們剛才的享受差不多。唉,我剛剛才高潮過,給水這麼一折磨,還是忍不住又高潮了!”

洋巧快嘴說:“我也是呀!”

說完以後才發現說走了口,臉刷地一下紅了,低了頭,不作聲了。

曉妍想,她不知道是給誰奸汙的。

愛妲看見李娜沒有說話,就問:“李娜,你怎麼樣呀?”

李娜笑笑:“唉,舒服得我半死了,都不想說話了。前面就是鬼門關了,你們選什麼機器呀?”

洋巧說:“81?呀。”

愛妲說:“我也一樣。”

詩頤說:“曉妍,跟我們一起罷?”

曉妍想,她還是沒有見過81?,就說:“好!”

曉菲說:“我不跟你們進去的。”

她已經穿上了衣服。

正說著,曉妍和曉菲的架子慢慢地昇高,到了上面一層的軌道。架子旁邊的電視螢幕出現了白夜。他說:“你們兩個是新來的,就讓你們看看她們是怎麼被處理的罷!”

現在她們才發現原來上面還有一層軌道的,跟下面的軌道怎麼聯接就不太清楚了。

白夜在旁邊的電視螢幕上說:“我就當你們的解說罷。前面,生產線已經停下來了,因為每一個人都要選擇一條線,就是一種死法。今天晚上我們開了三條線,平常一般是開兩條的,但今天人多,就連59?這個舊機器都開動了。最多人的時候我們可以同時開動四條線,但今天還不夠多人開四條生產線的。你們敢看切肉車間嗎?那是在處決室出來以後,就會經過自動清潔二室,如果你們進去了處決室,當然就看不見後面的生產線了。在清潔二室把屍體清潔乾淨以後,在切肉車間就會把身體各部位的肉分好,作各種用途,而大部份的肉會進入下一個車間,是熱處理車間,在這裏,肉會被烹調好,調好味道,然後通過管道進入罐裝車間,在這裏,罐頭就制成了,經過品質管理員的檢查以後,就裝箱,你們的生命旅程就完啦!”

曉妍跟曉菲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都說:“我們就看到底罷!”

正說著,她們的格子已經執行到處理室的前面了,前面是另外一道銀光閃閃的金屬大門。少女們都等在大門前。大門緩緩打開,原來後面還有四個金屬的小門,但少女們的傳動皮帶只把她們帶向其中的三道門的前面,有一個小螢幕在門的上面寫著“59?”,“68?”和“81?”的字樣。

在“59?”的前面只有幾個少女,在“68?”前面也有不少,但最多是在“81?”的前面。這時曉妍突然發現李娜站在59?的門前,她就叫:“李娜!你怎麼會在那裏的?”

李娜向她揮一下手,說:“這裏舒服呀!”

曉妍覺得李娜真是鐵了心痛恨自己的身體,竟然用那樣的辦法殺自己。

這時,白夜就跟她們說:“59?先開動,我讓你們先看這條生產線,然後看一下68?和81?,跟她們到底,好嗎?”

曉妍和曉菲都覺得不錯。就說好。

59?的門打開了,李娜揮手跟詩頤她們告別,其他幾個女孩也在揮手跟她們認識的人告別。曉妍和曉菲的傳送帶跟著她們進去了。

傳送帶停在裏面,門從後面關上了。從旁邊的房子裏面出來幾個穿白衣服的人,打開少女們的格子,機器響了,下面的傳送皮帶陷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金屬架子,前面有一個金屬的盒子昇到了每一個格子裏面。

白衣服的人叫少女們坐在格子裏面的靠背椅子上面,在靠腰部的地方慢慢伸出一個橡膠墊,往前頂,于是少女們不由得就全身向後彎。白衣人再把她們的雙手向後固定在後面的金屬架上面,再把雙腿也分開固定在金屬架上面,然後椅子就稍為向後滑,剛剛墊住每一個人的臀部。

李娜的頭被這樣的姿勢固定,只能夠向上仰,看得到曉妍,就對曉妍笑著說:“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可以把身體彎得這麼好看呢!嘻嘻!”

現在每一個少女都固定好了,她們都彎出了一道優美的曲線,乳房都高高聳起,即使不是很豐滿的,也因為這個姿勢而顯得挺拔了。

17)

曉菲看見李娜這個樣子,就說:“呀,我的身材都不知道有沒有李娜這樣好呢?不過,這個機器用什麼辦法殺她們呢?”

曉妍當然是知道的,但她紅著臉,不好意思說出來。

一盞綠燈亮了,白衣服的人走進了房子裏面。機器聲響起來了。少女們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了,都紛紛尖叫起來。每一個少女前面的金屬盒子都打開了,伸出了兩個吸盤似的東西,一下子就貼在每一個少女的雙乳上面,又是一陣尖叫聲。然後就聽見李娜在叫:

“哎呀,死啦!那麼下流的!那東西……在捏我的胸!”

其他女孩也扭動身體想避開那個吸盤,但手腳都被固定,當然是無法避開的,只能含羞帶惱地笑罵著扭動著。慢慢,她們的聲音變成了呻吟聲。

李娜呻吟著說:“哎唷唷,好……舒服……哦哦!啊……死啦,舒服死我呀!……”這時,從金屬盒的下面伸上來一個橡膠的棒狀物體,貼到了少女們的陰部。

李娜感覺到了,她羞澀地叫:“哎唷,死啦,那東西來啦!”

話音未落,電棒已經插進了她的陰道,而上面的轉動的小觸手也開始不停刺激著她的陰蒂。她張大了嘴,痙攣著,掙紮著,發出斷斷續續的嬌吟聲:

“……啊!它插進去啦!深一點呀……多一點呀……哎唷,那個東西在弄我的……不要啊……我不行啦……不要啊……哎呀!”

她婉轉身體在彎曲著掙紮。

曉菲看呆了,她張著嘴,不知道是繼續看還是捂住臉不看好。看到這些少女都失去了少女的矜持,毫不羞澀地淫叫著,掙紮著,曉菲覺得比自己在那裏受折磨,掙紮更令人覺得羞恥,幸好旁邊的曉妍也是個女的,否則她真是羞得恨不得地上有一個洞讓她鑽進去!

曉妍看見李娜前面一個長頭發、胸部不是挺得很高的少女和一個馬尾辮,很豐滿的少女突然張大了嘴,全身僵直,雙手亂抓,然後又是扭動著身體呻吟,接著又是全身都發硬,顯然又是一個高潮來了。正在這時,她們的頸旁邊突然出現了一片旋轉的利刃,曉菲看到了,不禁啊地叫了一聲,但說時遲,那時快,那利刃一下就同時切進了長頭發少女和馬尾辮少女的頸動脈。正在高潮的她們只“唔”了一聲就雙腿亂踢了,兩個少女的尿和糞便一下洩了出來。兩個吸盤馬上貼到她們的傷口,兩個少女蹬踢了幾下,就不動了。吸盤移開,她們的頭就垂到一邊了。

在李娜旁邊有兩個短發的、臉容挺俏麗的少女也進入了高潮,她們把雙腿都伸直了,繃得很緊,微微張開的雙唇非常的性感。但是,她們也是被利刃一切,血噴了出來,濺到了李娜身上,她們也是低哼了一聲,就開始蹬踢了,尿水順著電棒流了下來。而李娜還在掙紮,不想那麼快衝上快美高潮。

曉妍發現她陰部的電棒開始一進一出抽動,由於李娜的陰道已經充滿了愛液,電棒的進出更加滑溜,李娜的腰也在情不自禁地跟著拱動,越來越快,突然電棒改變了抽插的方式,不是捅到最深,而是淺淺地插李娜的陰道前段的地方。這一個插法終於要了她的命,李娜畢竟是一個懷春少女,並沒有很多性經驗,哪裏能支持得住對?點的強烈刺激呢?

終於她也叫出聲:“媽呀!我不行啦,死啦!!啊呀!”

就全身僵直了,一抽一抽的痙攣出現在雙腿都看得見,她終於放棄了抵抗,讓女性高潮的特別快美的舒服感橫掃她的嬌軀,充滿她的嬌嫩的16歲花季少女的全身。沒有讓她的舒服維持很久,無情的利刃及時出現,一下就切進了李娜的潔白的頸脖,鮮血飛濺而出。

“哎唷!”

她居然還能叫出生命最後一聲。雙腿開始拼命亂踢,尿和大便都順電棒流下來,口裏面流出來的血從嘴邊吐出來。

同時,又是“唔!”

“呀!”

幾聲,又有幾個少女被殺了。

曉妍看見李娜雙腿漸漸無力,終於停止了蹬踢。吸盤移開的時候,她的雙眼還是睜開的,頭軟綿綿地歪到一邊了。曉妍覺得自己下身有十分奇怪的感覺,如果不用手死死塞住,就會很不舒服的,已經非常快美了,她害怕因為看到這個場景而爆發快美高潮。幸好這時“呀!”

的一聲,吸引了她的視線,原來最後一個正在快美高潮中掙紮的少女也被殺死了,她全身拱起,僵硬了幾分鐘,直到吸血的吸盤移開,她才頹然地軟倒。

轟隆一聲,機器停了,白衣人走了出來。他們熟練地解開少女們的手腳的固定扣。少女們就軟綿綿地倒在格子裏面的地上了。機器慢慢向下縮回去,傳送帶昇上來。白衣人走開以後。後面的門打開,傳送帶就帶著這幾個少女的屍體向出口傳出去了。

在少女們的屍體被運出去的同時,曉妍和曉菲的車也很快地向後退,金屬門打開,她們回到外面,詩頤她們還在那裏等著。

詩頤看見曉妍出來,就問:“李娜怎麼樣?舒服嗎?”

曉妍說:“她去了……不過看起來十分快美呢。”

詩頤笑了,“她終於實作品願望啦!”

18)

在少女們的屍體被運出去的同時,曉妍和曉菲的車也很快地向後退,金屬門打開,她們回到外面,詩頤她們還在那裏等著。

詩頤看見曉妍出來,就問:“李娜怎麼樣?舒服嗎?”

曉妍說:“她去了……不過看起來十分快美呢。”

詩頤笑了,“她終於實作品願望啦!”

這時,68?和81?的門都打開了,兩列隊伍順著軌道開進了房間裏面,曉妍和曉菲也跟進去了。原來,68?和81?中間有一道金屬牆隔開,但在上面行走軌道的格子車就可以同時看到兩個處理間,但處理間裏面的人就無法同時看到對方了。

曉妍看見68?那邊的裝置跟剛才的幾乎是一樣的,幾個白衣人出來,把少女們向後彎曲了身體綁好,機器開動,電動擠奶器按上了每一個女孩子的乳房,少女們羞澀地尖叫起來。

而在81?那邊,原來像一個一個木屏風,把整個處理室隔成迷宮一樣,每一個少女的車移動到屏風的邊緣,向下傾斜,少女就坐在那裏,雙腿剛好就夾住那個屏風的邊緣,每一個只看到對面跟你夾住屏風的那個少女和旁邊的兩個,其他的都被屏風擋住看不見。曉妍看見愛妲、洋巧坐在詩頤的兩邊,而詩頤的對面是一個短發、苗條的女孩。她沒有穿衣服,看起來大概有17歲左右。

她對詩頤笑笑,說:“我叫芝婷,你呢?”

詩頤說:“我叫詩頤,16歲,你比我大罷?”

芝婷說:“我17歲了。等一下請多關照,我死的時候一定很醜的,別笑我好嗎?”

詩頤說:“別說這樣的話罷,我也是一樣的,閉上眼睛不看人罷。”

芝婷說:“嘻嘻,還是你樂觀!”

這時,當所有的女孩們都坐好以後,屏風就伸出了兩個金屬環,固定了女孩們的雙腳的腳腕,然後也是穿白衣服的人出來,問她們要雙手扶著屏風還是向後綁在架子上面。愛妲、洋巧和詩頤都沒有綁手,但腰部就加了一條安全帶那樣的帶子,防止她們掙紮得太厲害而扭傷腳。芝婷的雙手向後綁起來,她的身體就向後彎曲,顯得她挺豐滿的。

趁白衣人在那裏幫少女們坐得舒服一點和綁好她們,曉妍和曉菲就去看68? 那邊啦。原來,那邊已經是一片嬌吟聲,夾著喘氣的聲音了,原來擠奶器已經把女孩們按摩得欲仙欲死,而那個電棒更是在每一個少女的陰道裏面緩緩進出,有快有慢,少女們被折磨得快感淋漓,大呼小叫。而曉妍發現很多少女已經是出現了很多次高潮了,而且很多人都流了尿出來。然後,她發現電棒褪了出來,換上了一根金屬管子,捅進了每一個少女的陰道,仍然是繼續刺激她們的陰蒂,她們都沒有發現捅她們的東西已經變了。

曉菲也注意到這個改變了,她雙頰飛紅,羞澀地說:“哎喲!這個機器好下流呀!換上去新的東西可以加強刺激……陰蒂……的!”

曉妍知道這些少女即將享受最後一刻了,她忍不住“啊”地叫了一聲,自己終於抽搐著達到了高潮。

而那條管子一直往上捅,快美之餘的少女們終於發現了不妥,剛想掙紮,“砰!啪!啪!砰!”

沉悶的槍聲一下一下地響起來。原來插進她們陰道的管子裏面有槍,從裏面把她們的身體射穿了。每一個中彈的姑娘都全身劇烈地一震,嘴裏面吐出一縷血絲,有的慘叫一聲,就僵直不動了。坐在那裏的姑娘一個接一個扭動著身體,蹬直了雙腿,然後全身一抖,吐血斷氣。處理得十分乾脆利落。曉菲這才知道原來那金屬管子就是殺死這些少女的裝置。

在這邊,愛妲跟洋巧說:“這個機器雖然我看過很多次了,但一直都不明白它是怎樣工作的。”

洋巧說:“是呀,就是看見她們掙紮得很厲害,好像死得不明不白的。詩頤,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詩頤說:“我看過機器的介紹,但不明白說的是什麼。”

芝婷說:“那你把記得的講一下,也讓我們有個思想準備。我挺怕癢的,希望不會弄得我癢癢!”

洋巧說:“嘻嘻,我還怕痛呢,希望不會痛!”

詩頤就說:“介紹說,這個裝置根據每一個女性不同的外陰形狀來決定執行刺激的裝置的形狀,以使得更貼身。另外,還根據每一個少女不同的生理高潮日期和排卵期來決定對外生殖部的不同刺激電流,務求更準確地提供最最時間長的舒服。”

洋巧說:“那究竟用什麼辦法來殺死人?”

芝婷說:“對呀,我上兩次看,都是注意到當經過終點的時候她們有一陣猛烈的掙紮,然後就基本上是斷氣了。我都沒有看到血。”

愛妲說:“81?第一次使用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女孩有血濺到屏風的前面,好像是什麼東西刺進了她的乳房的。”

詩頤說:“應該不是罷?從70系列開始就不用利器插我們的身體的了。”

洋巧紅著臉偷偷地對愛妲說:“還記得那種兩股叉嗎?真是最侮辱人的!”

詩頤說:“什麼兩股叉呀?”

洋巧吃吃地偷笑,“我不好意思說,愛妲,告訴她罷!”

愛妲就說:“嘻嘻,就是不知道是6幾系列的機器,在把人家折磨得半生半死的時候,就用一個兩股叉,分別從陰道和尿道插進身體,在插進去的時候因為陰蒂貼在叉上面,也得到很舒服的刺激,這個叉就利用女孩子在快美的時候的抽搐痙攣一抽一抽地往上捅進女孩子的身體裏面,直到捅死人家為止。”

洋巧說:“都很久沒有看見過這種機器開動了,所以都忘記型號了,從前也不是在這幾道門裏面開動的,而是在軌道架上面開動的。”

芝婷說:“軌道架上面?什麼意思呀?”

愛妲剛想說,機器的聲音就響起來了。她呻吟了一聲:“哎喲,開始啦,大家準備享受罷!”

洋巧也“哎喲”地叫了一聲,“再見了!我們到那邊再會!”

芝婷和詩頤同時感覺到陰部一陣震蕩,不由得“哎唷”了一聲,只好坐正,把頭扭過來。

19)

曉妍定睛看著自己的朋友,而曉菲則注意隔壁怎麼處理被殺死少女們的屍體。她看到白衣人在解開每一個少女綁住雙手的扣子,少女們就倒在血泊中了。曉菲是一個非常愛清潔的少女,她喃喃地說:“真臟,他們也不設計一下,讓人家躺在血泊裏面,真不好受的,尤其是大小便都有的,在那裏……”

81?的機器開動了。曉妍看見原本是咬著嘴唇,閉上眼睛在強忍快美舒服的女伴們,慢慢忍不住張開了嘴。先是芝婷開始喘氣了,然後是愛妲,然後是詩頤,最後連洋巧也張開嘴呻吟了。整個81?房間的少女們從喃喃的呻吟聲開始到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聲,整個房間充滿了“啊……哎唷……哎喲唷……唉呀,好舒服呀!……嗯……唔呀死羅舒服死我啦……哎呀喲……”高高低低的嬌吟聲,少女們的身體也開始扭動,有些少女已經忍不住爆發了高潮了。

那嬌吟的聲音和她們掙紮的樣子又開始令曉妍衝動了,而曉菲看著看著已經忍不住爆發了一次高潮,畢竟看著那麼多跟自己一樣的女孩子享受性快美,聽著她們舒服的呻吟的場景實在太刺激了,沒有哪一個青春少女可以忍受的。

曉妍看見愛妲的口越張越大,經驗告訴她,愛妲不行了。果然,愛妲嘶啞著叫了一聲“哎喲!”

就雙腿夾緊了屏風,全身開始抽搐。

幾乎是同時,坐在詩頤對面的那個挺純情樣子的少女也繃直了雙腿,仰起了頭,喘著氣痙攣,那是芝婷,她也爆發高潮了。

洋巧和詩頤是幾乎同時到達高潮的,兩個人雙手都用力地一摟,手指亂抓,雙腿都僵直了,洋巧叫了一聲“啊喲!”

然後就開始痙攣。而詩頤在叫了一聲“哎呀媽!”

以後,還一直張大了嘴,叫著:“啊……啊……啊……呀……啊!!哼哼嗚嗚……”發出很奇怪的聲音並亂踢著雙腿,幾乎把扣著鐵環的腳脖子扭斷,看來她的快美高潮非常強烈。現在整個房間裏面的少女都在高潮中掙紮和享受了。

突然,生產線開始動起來了,傳送帶運載著兩個兩個相對坐在一起,雙腿夾著屏風的少女向出口移動。在離出口約十來米遠的地方有兩個金屬盒子,放出一條粉紅色的雷射光束,就像是跑馬場終點計算名次的照相機一樣。

第一個“屏風”接近了粉紅色的雷射光了,光束碰到了屏風的前端,然後又碰到了後端。曉妍注意到光束一碰到屏風的前端的時候,坐在前端的少女突然全身一震然後雙腿摩擦著,緊緊地夾著屏風,好像又來了一個高潮,她的全身後彎,口張得很大,像是想發出聲音但發不出的樣子。而光束碰到屏風的後端的時候,坐在後面的少女也是同樣地全身猛烈一震,不過曉妍細心,她發現在那個少女全身一震之前,有一塊像?光透視板那樣的東西伸了出來,擋住了那個少女的胸部,而那個少女的掙紮也跟前面那個少女的掙紮有點不同,她不是向後仰,而是全身向前,死死地頂住那塊板。兩個少女的掙紮越來越無力,到了金屬門前面的時候,她們已經沒有怎麼掙紮了。門開了,她們被運送出去了。

每一個屏風經過,坐在那裏的兩個少女都經曆了那樣的掙紮。曉菲明白了,她說:“曉妍,那個粉紅色光是殺她們的!看到沒有,一經過那個地方,那些女孩就開始垂死掙紮了!”

曉妍當然是明白的,她想,這個先進的81?機器在設計上仍然沒有離開屠宰生產線的概念,當豬或者牛經過生產線上一個特別的地方的時候,就給它們致命的一擊來殺死它們。但她仍然不知道是怎樣殺死那些女孩子的,因為粉紅色的光並沒有碰到她們的身體。

屏風繼續無情地往前面走,一些少女在被殺的時候還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另一些則只是低哼了一聲。通常一個性快美高潮只維持幾秒,但好像這個機器可以讓女孩子產生一個接一個的高潮,根本沒有機會注意到她們正向死亡前進。

曉妍緊張地看著載著愛妲和洋巧的屏風向粉紅色光線的終點運動,她咬著自己的拳頭,快了,快到了,哎呀!到了!

愛妲是坐在前面的,她全身突然一跳,慘叫了一聲:“哎呀喲!媽呀!好舒服呀!”

然後就開始痙攣著蹬踢,口張得很大,喘著氣,仰面朝天,眼睛緊緊閉著,像是非常痛快。輪到洋巧了,她也是全身一震,然後叫了一聲:“哎唷死羅!連人家那裏都……”她叫不出聲了,只是亂扭著身體,雙腿在亂蹬,全身在顫抖,幾乎把固定她身體的皮帶都扭斷了,她掙紮得非常厲害,比其他女孩都厲害,一直到金屬門前面,她還在掙紮,而愛妲就已經不動了。

20)

曉妍和曉菲互相看了一眼,“連人家那裏都……”是什麼意思?兩個姑娘沒有來得及想,因為曉妍看見詩頤也走到她的生命盡頭了。

詩頤剛爆發了一個非常厲害的快美高潮,看見眼前的物體都是粉紅色的,而陰部不像平時那樣體會高潮回落的那種懶洋洋的感覺,而是一直有小高潮在爆發,她呻吟著,發現傳送帶在向前走,前面有一道粉紅色的光線。正在這時,她看見坐在前面的芝婷全身一拱,叫了一聲“哎唷!”

,就開始了猛烈的蹬踢掙紮和痙攣,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發現剛才芝婷也有快美掙紮,也爆發了高潮,但不像現在的掙紮,因為芝婷完全是像失去了意識一樣地猛烈掙紮和呻吟,扭動著身體痙攣和抽搐著。她知道芝婷已經接受了致命的一擊,被殺了。正想著,光線已經碰到了她這邊的屏風。

先是雙乳麻麻地一熱,然後是一陣十分快美的熱流突然湧進詩頤的陰部,好像同時在裏面引爆了幾十個快美的小炸彈,把她的陰部炸成四分五裂,而那些快美的小分子又聚集起來,同時湧向她的全身,令她產生了一個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十分舒服的女性感覺。

她不由得全身一拱,尖叫了一聲:“哎喲!舒服死啦!”

那個快美讓她雙腿突然緊緊地貼著屏風,然後就是一陣狂風暴雨一樣的快美浪潮,讓她舒服得只能翻來復去地扭動身體掙紮,蹬踢著雙腿享受,而張開口發出無意義的喘叫和嬌吟。

“啊…啊呀!……哦…嗯…哎唷…”她的性情突然變得不同了,那特別的舒服使她想整個身體都一聳一聳地聳起來,想把整個身體都向後盡最大限度地彎曲,而那突然爆炸的舒服,馬上又令她控制不住地放聲大哭,眼淚譁譁地往下流。

在模糊中,她看到了前面的金屬門打開了,而耳邊也響起跟在她後面的女孩被殺的時候的尖叫聲和快美掙紮的嬌吟聲。一個更大的快美再次在她的全身炸開,顫抖的熱流掃遍她的全身,她的陰部向上拱動著,意識裏面最後的影像是她十四歲那年的夏天,她剛經曆了初潮。

在那難言的,夾雜著羞澀、傷心而又自豪的復雜感覺的經曆之後,她感到自己終於成為了一個女人。

在初潮後的一天,她在騎自行車的時候,被軟軟細細的車座不斷地刺激她的陰蒂,終於讓她產生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並讓她抽搐著摔倒在地上。從此她發現了在月經後的那幾天是特別的性敏感的。現在的身體感覺就有點像她第一次的高潮,極度的猛烈和羞臊。她感覺到全身出汗,意識迅速地離開她而去。

前面的芝婷已經松開雙手,栽倒在屏風旁邊了。眼前一黑,詩頤也松開雙手,軟綿綿地側身栽倒。她修長的雙腿顫抖幾下,喉頭一緊,“咕……啊!”

一聲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曉妍傷心地看著詩頤嚥氣,消失在金屬門裏面,而剩下的生產線的屏風也一個接一個經過那道粉紅色的光線,少女們發出一聲聲的嬌吟或慘叫,在快美的掙紮中結束生命,直到最後一個屏風消失在門裏面。

曉妍看看曉菲,原來曉菲已經把她的牛仔短褲脫掉了,因為她太衝動,愛液已經把她的內褲都弄得很濕了,她要用手緊緊捂住陰部才不會有十分空虛的感覺,只好脫去了牛仔短褲,讓她的手可以死死捂住壓住陰部那不斷顫動的快美。

她們兩個人的格子通過了81?的金屬門,來到了自動清潔二室。從幾個處決室的生產線運來的少女的屍體都集中在前面的一個大轉盤了,從轉盤再把每一具屍體順皮帶向前運去。只見幾個白衣人在忙碌著,往每一具屍體的雙手一合,然後就銬上一個手銬似的東西。銬好的屍體順著生產線往前,就有一排排的鐵鉤把每一個女孩子的屍體鉤著她們手上的手銬吊起來,慢慢經過一個箱子一樣的地方。

如果穿了衣服,在這裏會用同樣的辦法把她們身上的背心裝,胸罩,短褲和內褲一一脫掉,如果沒有穿衣服的,就直接經過這裏。這條線的盡頭是像一個花園的池塘一樣的水池,水流很急,屍體都泡在這裏。

有幾個顯然是比白衣人低級的漢子用刷子把沾在少女身上的血和尿,糞便等衝洗和擦乾淨,準備送往生產線的下一個程序。有的漢子擦乾淨一具香豔的少女屍體,看見她那麼性感,乾脆就奸起屍來。

曉妍看見這樣,就對曉菲說:“等一下我死了,經過這裏的時候,你可以保護我的屍體不讓這些死蠢物奸汙嗎?”

曉菲說:“放心罷,我一定不會讓他們碰你的。”

這時,曉妍看見了洋巧的屍體擺在地上,給人穿了一條三角內褲,但又拉了下來,露出陰部,看來是準備用來奸汙的。她非常憤怒,對著電視螢幕的對講機說:“樑文!下面那個女孩是我們的朋友,你可不可以不讓她的屍體被人汙辱?”

從電視螢幕上面出現了樑文,他笑了一笑,“好罷!”

幾個白衣人出現了,他們把洋巧的內褲脫掉,把她的屍體放上生產線。

在水池,曉妍終於看到了詩頤的屍體。她微微地閉上雙眼,俏麗的嘴唇半開半閉,就像沉睡了一樣,仍然像生前一樣的美麗動人,安祥舒適。她有著細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隆起得不是很高的雙乳,她的雙腿如粉雕玉砌,仍然是那麼修長光滑潔白。

詩頤的雙手放在頸的下面,右乳靠近乳頭的地方有一個小紅洞,有一點血汨汨地流出來,在左乳頭上面有一個比較大一點的血洞,流的血比較多一點。而她的雙腿被分得很開,看來是被那些人仔細地檢查過她的陰部了。她的陰毛不是很密,從陰蒂到陰唇下面仍然有一團血在慢慢地積聚。

曉妍想到詩頤生前那麼注意保護自己的身體,一點機會都不會讓好色的男生捕捉到她走光的時刻,可是死後竟然女孩那麼秘密的身體就讓這些蠢漢看個飽了!她真是非常傷心。曉妍在心裏面暗暗地對好朋友說:“詩頤,等著我,我很快就會跟你在一起的!”

曉菲也看到了詩頤的屍體,她對曉妍說:“呀,詩頤在那裏!她還是那麼漂亮!”

21)

曉妍說:“等一下,我也會跟她一樣的了。”

說著,自己竟有點傷心起來,究竟放棄自己的身體值得嗎?她真是非常不願意自己的裸體給這些人看到呀!“反正都死了,看又怎麼樣,都沒有害羞的感覺了罷!”

她自我安慰地想著。

清潔室的下一個工序是有十幾個平行的工作台,傳送帶把屍體送上工作台,在台旁邊的穿著藍制服的工人就把吊著的一個像燙鬥似的東西貼到少女的陰部,把陰毛剃掉。他們工作得很仔細,除了把陰阜上面的毛剃得很乾淨外,還把陰唇的毛仔細地剃掉,甚至連肛門都暴露出來看看有沒有毛生長,把它們剃掉。然後是檢查腋下。多數少女都是有剃腋毛的習慣的,所以基本不要剃腋毛,但也有一些少女有腋毛,也剃乾淨了,處理好的屍體便從傳送帶送去下一個工序。

曉妍和曉菲來到這裏的時候,剛好看見愛妲的屍體被送到。她被雙手向上吊了起來,陰部光滑像沒有發育的小女孩。傳送帶吊著她剛好來到一個機器前面,一個半圓的架子把她的腰圍住,另一個圍住她的頭下面。前面的機器等她的屍體被固定好了,就伸出一把刀子,從她的陰阜開始往上切,一直切到她的喉頭,然後另外一個機器就把她的切口分開,從裏面把所有的內臟全部清理出來,然後脫離架子,送到後面一個大盒衝洗。這回,任憑水流怎樣向陰蒂衝洗,她也再不會呻吟快美了!

垂著頭,軟綿綿的芝婷的屍體在旁邊的機器上面,吊著她的雙手,顯得她的身體更苗條修長,雙腿更長了。她的乳房上面光滑完整,沒有受傷,乳部是圓錐型聳起,乳頭不是很大,陰部寬寬的,非常光滑。刀子很快在她象牙一樣幼嫩的肌膚切了下去,從她的鼓鼓的陰阜開始,一直切到了她的喉頭。她的內臟也同樣被清理了出來,跟愛妲的內臟混在一起,從工作台下面的廢物槽被傳送帶送出去了。

經過另一道金屬門,裏面就是切肉車間了。穿藍色制服和白色圍裙的工人正忙碌地在所有的工作台上面工作。每一張工作台旁邊除了吊著送進來的一條生產線以外還有三條小的傳送線,用來傳送不同的肉類到不同的地方,還有一條非肉類線在工作台的下面。

曉妍希望找到李娜,終於讓她在邊上面的一張工作台上面找到了前身已經被剖開的李娜。工人很快用一把電鋸,沙地一下就把她的頭給鋸下來了,放到了下面的非肉類線。在電視螢幕上面,白夜在解說:“女孩子們的頭發和她們的眼角膜都是有用的,所以我們在裏面還會專門處理每一個人的頭。當然,經過了這麼多的處理,從前美麗的每一個人,現在都不會很美麗了罷。身體的其它部份都有其它的用處的。”

她們看到工人很仔細地把李娜的陰部分離了出來,放在一個盤子裏面從一條傳送線送走了。曉妍在想,不知道李娜的陰蒂會不會被做成她愛吃的“天梯西施舌”?工人繼續用很快的手法分離李娜身上的肉,性感的雙腿一下就變成了幾條白骨,而她的雙乳也被放到了另外一條傳送線,跟骨頭和皮一起。曉妍判斷,肩膀、臀部和大腿的肉大概是用來做罐頭的,其它的部位各有用途。

她們跟著生產線走,終於到了熱處理車間,切好的肉都送進了一個大罐,在裏面烹調,罐頭的裝填生產線也開動了,她們的參觀也告一個段落了!

格子車開始向後移動,曉妍現在知道下一個就是她了。

當她們的格子車快到出口的時候,突然,曉菲的車被一塊從上面落下來的紅色金屬門擋住了,而曉妍的車也停了下來。金屬門往旁邊傾斜,曉菲的車就滑下了距離曉妍的車大概五英尺以外的地方。

曉菲對曉妍說:“他們大概要讓我走了,剩下你一個人啦!”

曉妍說:“永別了,你還是不看我好……”她竟有點傷感了。

兩個穿白衣的人來到曉菲的格子旁邊。曉菲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穿上牛仔短褲呢,羞得臉都紅了。連忙說:“等等,讓我先穿上褲子。”

一個白衣人說:“不忙,小姐。”

他一邊說,一邊把曉菲的雙手向後套在一個從上面降下來的塑料板的兩個孔裏面,然後又很快把她的雙腳分開套在前面的塑料板的孔裏面。然後就回轉身,從梯子走下地上。“這是做什麼呀?”

曉菲叫。

傳送帶開動了,曉妍的車扭了一個圈,偏離原來的路線,滑向曉菲那邊,而曉菲的車也向前開動了,曉妍始終跟她相距五英尺左右。過了一個小型的金屬門,在曉菲的旁邊出現了兩條金屬桿,往她的吊帶背心的吊帶一碰,就切斷了,然後一拉,就把她的背心拉了出來。然後又朝她的胸罩的吊帶一碰,脫了她的乳罩。又在她的內褲的兩邊一拉,把內褲切成了兩邊,拉了出來。曉菲又變成裸體了。

曉菲感到一陣詭異的涼意。她對著電視螢幕喊:“餵!樑文!想乾什麼呀?還不讓我走?”

樑文的笑臉出現在曉菲和曉妍的螢幕上面:“菲菲,別著急嗎,你們今天沒有機會看6字系列的機器,就讓你體驗一下啦。很快美的喲!”

曉菲臉紅了,她咬著嘴唇,啐了樑文一口:“死人,想弄死我呀?開動之前要放我出來呀!”

樑文笑哈哈地說:“等你吃宵夜呢!”

22)

傳送帶又開始傳動了。在一個新的粉紅色的金屬門後面,升起來一個金屬蛋型的盒子,從裏面伸出了兩個擠奶器,一下就捂住了曉菲的雙乳。曉菲想躲避,但因為雙手都被固定,根本沒有辦法躲,只好臉紅著罵樑文:“不害羞的!你好壞!”

擠奶器開動了,先是輕輕地掃撥著她的雙乳頭,然後是吸吮著乳暈,接著是搓揉著,從下往上圓周形地捏揉著,愛撫著。一陣陣舒服的熱流湧遍了曉菲的全身。她開始張開嘴呻吟了,然後是扭動身體。最後,機器的速度加快了,曉菲終於大聲呻吟出聲:

“哎唷,哎唷!好舒服……呀……好銷魂呀!哎喲!……唉呀……這東西弄得人家……的胸……那麼奇怪的感覺……哎呀死啦!”

最後一聲的尖叫是發現自己被機器弄得連尿都洩了出來,那扭動乳房的快美感,讓曉菲欲仙欲死。曉菲掙紮起來的臉容非常美而且性感,像夢一樣的朦朧,而她也盡情享受這歡愉的快感。下身期待已久,愛液已經把陰部全部弄濕了。終於有一樣東西貼了上來,剛好是貼住她的陰部,壓得陰唇稍微分開,然後是左右震蕩。一波波的少女特別的快美感立即充滿了曉菲的全身,她興奮地嬌吟著掙紮在快美的大浪裏面了。這個東西一面震蕩,一面從卵形的盒子裏面出現了一個兩個尖頭的叉,朝曉菲的陰部伸展。曉妍大吃一驚,這是乾什麼呢?

曉菲感到陰部有什麼東西在試探,她非常非常期待有東西插進來,因為快美已經把她折磨死了。她一面享受這震蕩器帶來的快美,一邊扭動著身體,用力向下拱了一下!兩頭的尖叉就已經插進了她的陰道口和尿道口。曉菲已經不是處女了,她自然地覺得一陣非常舒服的東西充滿了她的身體,雖然尿道那裏有一點點痛,但立即被浪潮一樣湧過來的快美打消了,她像蛇一樣伸縮,那個叉一出一進,吞吐著她的陰唇。

“啊!好舒服呀!……我覺得它在摩擦我的陰蒂……哎喲死啦,舒服死我呀樑文你這樣小冤家呀!死啦……填滿一點呀,舒服呀!再入一點呀!……哎喲,我現在感覺到它已經填滿了我的子宮了呀!再深一點呀!好舒服的!……”

曉妍看見金屬叉竟然是越來越深,一直往曉菲的身體捅進去。她發現不妥了,怎麼可以一直捅進去的?

她對著螢幕喊:“樑文!你要停啦,要不然你把你的女朋友殺死啦!”

樑文說:“這是美連達64型,開動就不能停的。你問她,想不想停?”

曉菲快美地喊:“不要呀……不……要停呀!再多一點!再多,我快不行啦呀呀!哎呀媽呀!我……不行啦!!”

曉菲的雙腿突然伸直,僵硬,然後她猛然一縮,那叉突然被用力一縮,一捅就進去了一大截,而曉菲又猛然一伸直全身,那個叉就彈了一截出來,鮮血順著叉桿汨汨地流了下來!

曉菲慘叫了一聲:“哎唷!”

嘴裏面就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全身顫抖著,痙攣著,雙腿亂蹬了幾下,嘴裏面吐出血沫,喉頭發出了“咕……啊……”的聲音,就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她是在最快美的高潮斷氣的,到死都不知道為什麼樑文要殺了她。

曉妍震驚地看著這一幕,話都說不出來。白夜出現在螢幕,他對曉妍說:“你不要生氣,我們不是向你解釋過了嗎,如果你中了大獎,這裏任何一個女性都不可以生存的,所以樑文的女朋友也必須死。”

曉妍抽泣著說:“但……但是這太不公平了,曉菲根本就不知道她也要死!”

“傻姑娘,如果她知道了,會那麼乖地讓我們用64?處理她嗎?”

曉妍無話好說。現在她醒悟到,整個建築物就只剩下她一個女孩子了!她也即將面臨像其他女孩那樣的命運了。她跟著格子車被運到81?的處理室。她知道現在後悔都是沒有用的了。

23)

一個白衣人出現在她面前,那是蘇炳。“輪到你了,有什麼問題嗎?”

曉妍勇敢地裂了一下嘴,想笑一笑,但笑不出來,她的全身非常緊張,顫抖著。她對蘇炳說:“我該怎麼做?”

蘇炳捏著她的雙肩:“哦,放松,放松!不要害怕,很舒服的!好,你現在就坐下來,對,分開雙腿,夾著這裏,對了,你要向後固定手還是向前?向後就害羞一點,因為突出你的乳房,但更加舒服的。”

曉妍順從地讓蘇炳把她的雙手向後扣,閉上了眼睛。

震蕩開始了。到了現在,曉妍已經產生了好幾個高潮,有一點疲勞了。那幽幽的,攪動著少女的心扉的,春意迷茫的舒服感,開始慢慢改變著她的意識。她開始感覺到享受了。“早一點結束罷,好累好累了。”

她默默地想。

震蕩慢慢加強,從陰部傳來了令人可喜的像好多只小手的搔爬的非常羞臊的感覺,快美的小分子在積累。她開始喘氣了,因為現在這種對她女性外生殖部的刺激完全是根據她的生理狀況來進行的,她畢竟是一個十六歲的嬌羞少女,無論她如何忍住都無法跟自己的身體對抗。雖然她羞臊得不得了,但仍然是忍不住“哎唷……啊!”

地呻吟了出來。

她覺得乳頭越來越硬,越來越舒服,而經驗告訴她,陰部的少女特有的快美感也越來越昇高和積累,她盡量想別的事情想不集中在自己的身體,但那越來越強的快美,讓她不停地呻吟和喘氣,每叫出一聲,就覺得舒服了一點。她害羞地想著:“這種快美真是舒服,設計的人真是不害羞的,非要把人家少女折磨得羞臊死才肯罷休……”

她發現傳送帶還沒有動。她希望在最快美的時候,在高潮的時候結束生命,但如果傳送帶不動,是會很快就在這裏產生高潮的。她想到這裏,就把雙腿一伸,發出嬌吟聲,作出到達高潮的樣子。果然,機器就動了,朝著有死光的門口開動。曉妍閉上眼睛,扭動著身體並掙紮著,呻吟著,等待著。

屏風終於碰上了死光。在曉妍的胸前的屏風處突然伸出了一個小翼向兩邊打開,把她的胸前乳房的部位完全遮住了,然後,在很短的時間內,打開的小翼擋住她胸脯的部份突然發出“噗,噗,噗噗!”

幾聲,四顆能量彈同時釘進了李曉妍聳得鼓鼓的雙乳房,其中兩顆是釘進了她還沒有發育得很完全的乳頭。美麗的姑娘十六年如花的年華,終於迎來了最後一刻!

“哎唷喲!媽唷!”

曉妍掙紮著慘叫了一聲,雙腿用力一蹬,就昇上了快美高潮!洶湧的快美浪潮轟地一下把她托上浪峰,無盡的抽搐和痙攣把快美異常的小分子從她的陰部飛洩而出,她的雙手感到要死死抓住什麼,但又無法抓得到,而她的雙腿只可以無望地亂踢,蹬得直直的。那猛烈的快美讓她整個人幾乎跳了起來,雙腿即使是緊緊地夾著屏風都無法控制,因為陰道非常想有東西完全地塞進去。她感到大小便都不受控制地全洩了出來,她的頭向後仰,口張得很大,已經舒服得僵硬了,只能喊著沒有意義的聲音。

她想不到原來被打死的這一刻的快美是如此的強烈,比剛才任何一次的快美都要強烈。她整個意識都改變了,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少女,只覺得自己好像是昇上了天堂一樣的快美和舒服。忽然,曉妍的眼前出現了她發現自己的陰部那種十分舒服的性快美感覺的那一天。

那陌生的,又害羞又舒服的感覺,讓她的全身都興奮地顫抖,就像是現在,奔向鹹美的未知和迷人的衝動。她有點後悔地想到為什麼沒有讓蘇炳佔有自己,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給異性佔有的感覺,又會是怎麼樣的呢?然而,她的陰道和陰唇都痙攣著抽搐,一團團的快美不斷放射出來,直到最後一個十分強烈的快美感,令曉妍突然感到透不過氣來,她知道她的生命就要結束了,但又不知道怎樣才嚥氣。她拼命蹬踢著,喘著氣想吸入最後一口氣,但這口氣再沒能吸上來,而是墮落下去了,一剎那,全身出汗,所有微妙的,快樂、調皮舒服的少女感覺全部消失。

她全身僵硬,“咕……啊!……”一聲,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原來嚥氣也不是太難的一件事!曉妍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24)(大結局)

慢慢地,曉妍發現自己全身輕飄飄的,像懸浮在空中。她看見了自己,泡在洗刷屍體的池裏面,一個工人在用刷子細細地刷她的陰部,黑黑的陰毛沾了很多糞便,她柔軟的乳房上面有四個紅色的洞,小小的,但打在右乳頭上面那一個把海綿狀的乳房組織都翻了出來。

蘇炳看著傳送帶轉動,一具屍體慢慢運了進來,門關上了,曉妍就躺在上面。蘇炳看見姑娘雖然臉色蒼白,但仍然是那麼美麗,腰枝那麼結實,而潔白而結實修長的大腿毫不羞澀地張開著。她已經被工人們洗得很乾淨了。曉妍的陰毛還沒有被剃去,秘密的地方仍然被叢叢的幽草遮住,兩邊淺淺的色彩,而中間是比較黑色。

蘇炳分開曉妍的雙腿,他感覺到曉妍的肉體仍然在垂死的抽搐之中,一震一震的。他分開曉妍的陰唇,仔細觀察她的陰部。原來曉妍的處女膜沒有被破壞,是中央開口的那種,而她的陰蒂原來那麼短。

門又開了,另一具屍體也運了進來,那是詩頤。蘇炳有點依依不舍地看著這個死後仍然亮麗如生的少女,他的精液曾經噴進這個姑娘的子宮,但現在是永遠也不可能發育成胎兒了。他感慨地撫摸著曉妍和詩頤的冰冷的,沒有生氣的全身。曉妍的一雙長腿令他動心,真有點後悔沒有奸她,但詩頤也不錯。蘇炳不像有些人那樣喜歡奸處女,因為處女都是沒有經驗,所以大部份都不會享受,也沒有什麼技巧,不能令他舒服,而詩頤那銷魂的一夾,真令他難忘。

三具修長的少女的屍體倒吊著進入了平行工作台。她們的頭發散亂地垂在生產線上面。樑文走向曉菲,她的身體潔白無暇,剃得乾乾淨淨的陰部正對著他的臉。樑文最後習慣地撫摸著那鼓鼓的小丘,然後手指撥開陰唇撫摸著曉菲的陰唇裏面長長的陰蒂,但永遠也不會聽到這個美麗的姑娘的喘息聲了。他把手指插進曉菲的陰道,裏面的肌肉反射性地抽搐了幾下,仿佛她銷魂地高潮的那一刻。

他撫摸著迷人的雙乳,由於倒吊著,有點下垂,但仍然沒有怎麼改變那美麗的乳房的曲線和小巧的乳頭。

樑文捏著曉菲的乳頭,輕輕地說:“終於舒服夠了罷?”

樑文後退一步,按下了一個按鈕。兩個半圓的架子把她的身體固定好。樑文在剖開女孩子的身體的時候喜歡倒吊著她們,因為比較符合屠宰場的習慣,而且也可以最後欣賞她們的陰部最神秘的部份。曉菲的陰阜隆得很高,比較厚肉,他們在約會的時候樑文最喜歡摸了。但現在鋸刀就從這裏切開,剛剛在陰蒂的上方,一直切到她的喉嚨。血從切口湧出來,但沒有很多。他等切口被分開以後,把姑娘的膀胱扯了出來,但裏面已經是沒有尿了。

他再分離出曉菲的子宮,小小的,非常可愛。

“啊……我……感覺到好像子宮裏面都在抽搐……”

樑文想起了曉菲第一次被他的手指隔著她的內褲搔到高潮的時候她的嬌吟。正在他想的時候,曉菲的全部內臟已經被清理出來,送到工作台上面去了。

“沙!”

她曾經迷死多少男孩、曾經使多少男孩想著她的笑頰而射精的頭顱,已經被切下來,跟著傳送帶運走了。

台上面的工人在討論著:“這妞的乳房不錯,大概有34罷?很結實哦!”

一邊在分離她的乳房。過了不大一會,美麗迷人的曉菲就變成了幾堆肉了。鋸刀沙沙地切開詩頤的身體,把裏面的內臟全部清除。

工作台上面的工人在把她乳房上面的傷口旁邊的爛肉清除乾淨,同時把她的陰部分離出來,陰蒂和尿道外口已經被破壞了。當樑文從梯子走上觀察房間的時候,剛好看見鋸刀把曉妍不是鼓得很高的陰阜切開,一直切到她的喉頭。

他向有著性感的身材的曉妍的屍體揮了一下手,“來世再見!”

切成兩半,看得見脊椎骨的人體吊著慢慢地通過金屬門進入下一個工序。

如果不是那窄窄的腰身,圓圓鼓鼓的豐滿的臀部和修長優美的腿,恐怕無法聯想到這些人體是少年女性,更無法聯想到在幾個小時以前,她們仍然是嬌俏可愛地享受著少女生命的歡笑,然而現在,所有的發育都已經停止,所有的身體都不再神秘,所有少女的驕傲都化為香煙一縷!

“我就是夏婷婷!”

于是樑文把一包東西交給面前這個活潑迷人的少女。

少女朝包裏面一看,臉紅了。

樑文說:“這是你的姐姐夏萌托我帶給你的。”

夏婷婷抱著那個塑料袋,看著那個魁梧的身影向停車場那邊走去,遠方,夕陽把燦爛的紅霞帶著海風的溫柔和海灘的潮熱,送上了她的俏臉,也把她身後女中的牌樓門塗上了一層絢麗的色彩。

(完)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