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性爱小说 梦里花 番外篇是梦?非梦?

梦里花 番外篇是梦?非梦?

            番外篇:是梦?非梦?   小孟是学教育的,普遍上几乎所有走教育这条路的学生,在毕业前后都会进 行半年到一年不等的实习阶段,就我所知道的部分,实习这段期间,有小部分是 经由导师直接推荐到学校,但是...

时间:2018-07-18 作者:秀色之家 4 热度

梦里花 番外篇是梦?非梦?

            番外篇:是梦?非梦?   小孟是学教育的,普遍上几乎所有走教育这条路的学生,在毕业前后都会进 行半年到一年不等的实习阶段,就我所知道的部分,实习这段期间,有小部分是 经由导师直接推荐到学校,但是大部分的学生都会自行寻找实习的地点。   而小孟跟他的好朋友莉莉(化名)便经由他们熟识的一位教授推荐到一间山 上的小学去实习。这个故事便是在这间小学里面串联起来的……   这间小学所在的县市其实也是大县市,只是小学所在的位址……便是大县市   可也因为地点偏僻,又是丰腴的大县市,在当地实习,还能领取为数不少的 补给津贴,可谓肥缺。   小孟及莉莉在校内也是经过评比后才取得导师的推荐信函的。   但是这个地方,因为位於山区,所以交通方面,一没火车二没地铁,又由於 环保意识的兴起,所以要进山必须申请通行证,还有管制进出的时间。   所以要上下山通常都仰赖当地居民驾驶的私营箱型车(路程约六小时),或 是唯一的客运,但是因为管制通行证的原因,客运必须绕一大圈,切过另一个县 市再绕回来,这样一来,交通时间就会长达九个小时,路况差的冬天甚至需要将 近十小时。所以一般来说,都会选择私营厢型车来上下山。   这一天小孟透过导师取得了私营车的驾驶何大哥的联系方式,便和莉莉提议 在开学前先上山溜搭溜搭,熟悉环境也避避暑气。   择日不如撞日,两人马上和司机约了后天出发的车子上山。   因为天气焖热的缘故,小孟穿了一件牛仔短裙,上身穿了近来流行的不规则 剪裁的半露肩装,还带了一顶帽子,手提一袋行李。   和莉莉会合之时,还被莉莉好生质疑了一番,毕竟莉莉带了一个中型旅行箱 的行李,比较起来,小孟真的带的不多。   两人笑闹着走到集合的地点,一台厢型车停在超商前方,司机的位置上一个 中年男子抽着菸,慢条斯理的滑着手机,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前方的两位小美女便 眼神一亮,将菸蒂一丢,跳下车向两人打招呼。   「我是何勇,你们是要上山的老师对吗?」中年男子,也就是何勇热情的上 前协助提取行李箱放至后座。   「是啊大哥你好,今天要麻烦你啰。」莉莉俏皮的一笑,「这是我的好搭档 小孟,大哥我们今天上山大概要坐多久的车啊?我会晕车,很怕坐太久。」   闻言何勇便紧张地道,「会晕车啊?妹妹我们走的都是山路,你有没有吃晕   「唉呀,昨天太兴奋了没有想到这荏,怎么办呢?」莉莉嘟着嘴巴懊恼道。   「这附近有没有药局呢大哥?」小孟此时也替好友紧张了,晕车的感觉实在   「这晕车药我是有替乘客准备啦,但是只剩下三颗,小孟妹妹你会晕车吗?」 何勇抓抓头,不好意思的说,原来这晕车药成人一次服用两颗,只服用一颗可能 效果不好或者药效时间会较短。   「没关系,我晕车的状况不严重,给莉莉吃两颗吧,我服用一颗就好。」小 孟也不太好意思,「大哥这样吧,路上如果有药局,我们在买一盒还您,好吗?」   「唉唷,不用这么客气啦,能载到两位美女老师可是我的荣幸咧!」何勇大 笑,拍拍小孟的肩膀,「来来,药在这里,吃完我们就上车,只是不好意思,今 天要上山採茶的农工较多,你们可能要挤一下了。」   如此客套了几句,小孟往车上一瞧,发觉前座已坐了一个满头华发的大爷, 中排的座位也坐了两个人,后座一左一右各斜倚着一名戴着帽子的男子。   小孟想着莉莉晕车严重,让莉莉坐在中排,便率先爬上车,但右侧的帽子男 似乎沉沉的睡着,小孟不好意思让他挪个位,只得坐在后座的中间。   坐定位,何勇将可移动式座椅调整好,莉莉也上了车,坐在中排的右侧。   车子开始行进,何勇很贴心的放低了广播的音量,让两位老师不用客套,毕 竟山路就是睡了就没晕车的烦恼了,小孟及莉莉也连声答应,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只是坐在中间实在很是不舒服,弯个弯便会往另一边倒,小孟醒醒睡睡,不 甚舒坦。终於到了一段较为平直的路段,这才安稳的睡下。   朦朦胧胧中,小孟觉得自己好像在作梦,有个温热的大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细 细抚过,来来回回还伸入大腿的内侧轻轻揉捏。   「嗯……」小孟听见自己发出轻吟,大腿微微张开又迅速的夹紧,那个温热 的触感贴着自己蕾丝小内裤的裆部,热气缓缓地渗入私密的地方。   手的主人好似因为那声轻吟而略为收敛,停了好一会儿,才又轻轻地挪动的 手指,推动了蕾丝布料。   小孟此时思绪渐渐的清晰,这梦似乎有些太过真实了,但沉沉的眼皮抖了抖, 仍然安稳贴服在眼珠上。   接着她感觉到那只手轻轻地从腿间抽出去了,传来一些摩擦皮椅的声响,有 个东西从后颈处绕过,放在了裸露在外的肩颈处,掀开了衣领,缓缓地往下探索。   耳边传来的是克制着的呼吸声,呼吸声的主人控制着大手,直到包覆住小孟 的左乳,肉贴肉的揉捏起来。   小孟能清楚地感觉到粗长的手指头极尽温柔的握着自己的乳房,食指与中指 夹着敏感的花蕊,轻轻的蹭动,其他手指头像按摩般规律性的收放,而自己的花 蕊在战栗中悄悄的挺起,更全面的感受那温柔的爱抚。   而大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冷湿的触感,令小孟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冷湿的手 掌明显的有些急促,颤抖的滑进大腿内侧,勾起温软的布料,将闭合着的花瓣推 开,紧身的内裤布料被夹进了花瓣中间,湿冷的手指头在外侧,隔着布料在最敏 感的地方上打转。   突如其来的上下夹攻让小孟不自觉的发出吞嚥的声音,细微的哼哼声从嘴唇 的缝隙中传出,眼皮却仍然沉重地垂着。   那两只手一冷一热一上一下的刺激着小孟,糢糢糊糊中,小孟还听到了他们 低声的对谈着甚么,稀哩呼噜的不知道哪个乡镇的方言,听语气好像是在争执些 什么,为此两人的手还短暂的离开了小孟的身体,但不久后,其中一方好似妥协 了,回归到小孟的身躯上逗弄着。   此时小孟的双脚被轻轻的掰开至短裙的极限,乳罩也被往上推,性感的奶子 随着车子的行进晃荡着,右侧的帽子男低头含住了她的乳头,还伸出了深红的舌 头不住舔吮着,双手又是揉又是捏的;而左侧的男人一深一浅的用手指头进出着 下方的蜜穴,一寸寸慢慢地推进,又小小圈地在紧緻的腔壁内打转。   热潮渐渐地涌上,小孟的眼皮终於撑开了一小个裂缝,朦胧中远景树丛不断 的往后消失,近景第一眼看到的是好友莉莉背靠着车门,胸口埋着一个男人,薄 薄的衣料堆在肩颈处,乳房被男人一手掌握,肆意爱抚。   从狭小的视角中小孟看到自己的双腿大开,深褐肤色的粗糙手指在裙底规律 的起伏,自己的双峰也落入旁人手中不住揉捏着,荒谬的是就算自己想抬起手来 赏登徒子两巴掌却动也动不了,使尽了全力也只让手指头虚虚的抬了几抬,微不   突然,小孟的腿根处一阵抽搐,左侧的男人用中指一下全没入了蜜穴内,小 孟能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沾上了蜜液而越来越湿滑,分泌的体液让手指进出的更加 顺利,就在一次上下夹攻的瞬间,小孟模模糊糊的到了高潮,之后眼皮变得越发 沉重,缓缓地丧失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小孟感到有人不住的轻拍自己的肩 膀,强忍着睡意张开双眼,只见黑黝皮肤的帽子大哥露出他有些黄黄的牙齿笑了 开来,手指头指着车外。   只见莉莉仍斜倚在车门旁边,司机何大哥和几个人影在一间古早味的杂货商 贩屋前抽菸,小孟疑惑的问道:「已经到了吗?」   深褐皮肤的帽子男带着很重的乡音道:「妹妹啊,休息站上厕所啦!你要下 车不?不下车让让位,叔要放尿。」   仍有些混乱的小孟下意识的摇头,同时将身子往后缩了缩。   褐皮肤的叔叔见状便贴着小孟的膝盖,蹭呀蹭地下了车。   缓了一会儿,小孟的思绪渐渐清晰,羞红着脸,怎么会作如此荒唐的梦呢?   莉莉身上的衣物也都好好的,自己到底是有多不知羞耻,竟然梦到好友和自 己在车上被非礼呢?回想起朦胧中敏感处被爱抚的快感,小孟的喉头有些乾涩, 想喝点解渴的饮品,於是小孟便下了车。   在杂货店前的人眼睛都为之一亮。   小孟穿着牛仔裙,白皙的长腿率先佔领了所有人的目光,带着点肉感的臀腿 在这乡间野外不啻是一道美景。   视线往上,半露肩的不规则剪裁露出了不多也不少的肌肤,引人遐想的同时, 又不至於裸露,贴身的绵质衣料将饱满的上围勾勒出完美的形状,由於车身和地 面的高低差,小孟在下车时稍微伏低了上身,轻巧的跳下车,胸前波涛阵阵。   在伏低的瞬间,一道深邃的事业线一闪即逝,就像幻觉般,在场所有人都巴 不得时间能像动作片一样倒带,好让他们能放慢速度回播一次精采画面。   此时何大哥大声的开口招呼:「小孟妹妹!来来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杂   何大哥指着同样夹着菸的秃头大叔说道,「这条山路上,只有这间老刘的杂 货小吃店能休息借厕所,往后我们上山时,都会在这停歇,伸展筋骨,这店只对 美女打折啊!多买点零嘴儿!狠狠宰他一笔!别客气!」   那老闆刘先生笑着接话,「妹妹第一次上山啊?来来,咱今天大请客,饮料 饼乾随你吃,喜欢什么口味尽管拿啊!」   小孟露出和煦的笑容,乡下地方给人的感觉总是如此热络,比起都市的锱铢 必较的经营心态,这种大方接地气的气氛总是更让人融入。   唉,刚出社会的大学女生,能有什么社会阅历?眼前的何勇眼底带着算计的 神色,那老刘嘴角勾画着不怀好意,而其他乘客偷腥了般的笑意是如此明显,但 小孟却浑然不觉。   老刘看出小孟有些害羞,大声笑着转移话题:「妹妹啊,我这小店未来的营 业额可都靠你们这些社会新鲜人来贡献喽!记得多多光顾啊,不然俺婆娘可得喝 西北风啦!走走,知道厕所怎么走不?跟着前面的指示牌走啊,老刘我就不招呼   小孟浅笑着打过招呼,转过弯,虽然是偏乡地区,但这间小杂货铺装修的颇 乾净,看得出古屋的格局,房型偏矮,从墙柱的距离能看出房间也只是小小的隔   右转了个弯,小孟眼睛为之一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山的女性乘客较少,杂货店的女用厕所竟然颇为乾净。   哪个女生不爱整洁?看到整修的乾乾净净白白亮亮的厕所,小孟更是神采飞   殊不知,这种乡下地方,怎么有人古屋不修,却将厕所整修得如此现代化呢? 小孟如厕完毕,仔细的擦拭着下体沾到的水渍,无意间瞄到厕所窗边有个菸盒,   将下着穿妥,小孟将沖水按钮按压下去的同时,身后的水管突然冲出一道水 柱,将小孟的上衣泼湿了!这衣服本来就不是宽松的款式,如此一来,变得更加 贴身,从身后看上去,玲珑的腰线崭露无遗,但小孟对此一无所知,唉呀了一声, 懊恼的道:「怎么有水呀!是漏水了吗?」   说着推开了门,打算回车上拿行李来把湿掉的衣物换下。   此时遥遥传来一阵呼唤,是店长老刘的声音。   「妹妹啊!先别上厕所!我忘记那水管破洞还没修理啊!……唉呀我这记性 真是的!」老刘明显是奔跑着过来的,喘着粗气,但眼神却如猎豹般上下扫视着,   「唉呀,我的衣服已经湿啦,」小孟俏皮的吐了舌头,但她不希望眼前的好 人因此愧疚,连忙道:「不要紧的,我带了行李的,换下来就行了。」   「真是不好意思,」老刘假意道,「妹妹啊,这样吧,你从店里挑一件衣服   「不用啦!」小孟推拒,「真的,我自己还有替换的衣服的!」   老刘装作低落的模样,闷闷开口道:「唉呀,你就给伯伯一个补偿的机会好 不?不然我实在是、唉!」   小孟最受不得年长者这样低声下气的,不知所措的同时踏步向前轻轻拍了拍 老刘的肩膀,「好嘛!那我就不客气了,喔?您带我去瞧瞧衣服放在哪儿吧!」   老刘很快地笑开来,「好,姑娘,咱们走啊!真的随你挑!」说着便领着小 孟从小门进到商铺内屋储藏室。   说是储藏室,但通风良好,一点也不显得焖热,衣服也打理得整整齐齐,一   「哇,刘伯伯,您这儿款式可真新颖!」逛街是女人的天性,看着一件件展 示的衣物,小孟惊讶的小嘴都合不拢了。   可是善良的她怎么可能真的随便挑呢?看了看标示的价格,小孟最终拿了一 件简单朴素的白色上衣,看着有点像是工地人穿的白色汗衫,质料很是透气,远 看是无妨,若是仔细的近看就有些微微透出肤色了。   老刘也意会到小孟是在替店里着想呢!也就顺水推舟的让小孟回到厕所去换   小孟在厕所内将湿掉的衣裳换下来,无肩带的深沟式乳罩裸露在空气中,在 换穿上新的衣物前,小孟藉机调整了乳房的位置,从腋下将手掌插入罩杯内,斜 斜地往中间推,让两只乳房更为集中,乔完奶,小孟才换上那白色的上衣。   换好衣服,小孟将宽松的下摆绑了个结,这汗衫明显是男士的版型,虽然已 经是最小的SIZE了,穿在女性身上仍宽大了不少,领口处也是十分的宽松, 愣是露出了锁骨的一角,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有些性感。   小孟收拾妥当后,拎着湿掉的衣物往外走去,那老刘也是很有诚意,拿了个 小帆布袋满满的装上了零食饮料,让小孟带着在路程中享用。   小孟推拒了几下,抵不过老刘的坚持,只得接过了袋子,连连道谢。   何勇见状便取出一瓶运动饮料,帮着扭开瓶盖说道:「小孟妹妹啊,你就别 客气啦,来来来喝一口安我那老哥哥的心呗,你看老刘这脸愧疚的!」   小孟想想也是,来日方长,未来在上下山的时候少不得在此处消费、休息, 到时候多买点,也没什么。   於是便笑着接过饮料,咕噜咕噜的喝下三四口,俏皮的笑了笑。   看着小孟喝了饮料,何勇也贼笑了几声,用眼神暗示其他乘客先上车做准备, 让小孟最后上车。   小孟仍然坐在最后排的中间,但奇怪的是,原先坐在后排的两位帽子男士此 时却坐到了中排,原先坐中排的两位仁兄换到了后排。   小孟心里觉得奇怪,却没好意思发问,随着车子的行进,一阵一阵浓厚的睡 意袭来,在完全睡着前,小孟突然想到,怎么莉莉睡的这么熟?那晕车药的药效 如此之强吗?小孟不知道的是,这一车人彼此都相当熟识,明显的不是第一次干 这种勾当,趁着长途的山路上吃人豆腐还是小事,失了清白还全然不知就真可怕   在小孟沉沉睡去之时,车上的人放胆了淫笑出来,直接把车上两位「睡着」   的女性上衣褪下来,露出年轻稚嫩的皮肤和娇乳,不住的逗弄着。   那何勇开着车,但跨间的帐篷已颇具规模,听着后方乘客舒爽的叹息声,不 由得气道:「真是爽死你们了,难得的好货,贼老子的,俺竟然得开车!」   此时坐在后排右边,捧着小孟乳房的板寸头──老方讚叹道,「这妞奶可真 大,软绵绵的,要不是不得留下痕迹,可真想咬上几口。」   左边的老程接过话头,「可不是,这些都市来的水灵姑娘,一个赛一个白, 奶子一个赛一个软,骚逼一个赛一个的水,哈哈哈哈……」   何勇听着老方和老程明显的炫耀口吻,也只能骂咧几句,专心一意的开车, 只想寻个方便停车的处所,让自己也享受一番!而那对着小孟左右夹攻的老方及 老程达成了协议,让小孟俯趴在他俩人腿上,老方掏出了他硬了许久的肉棒,侧 身往小孟的双乳间磨蹭。   老程更是直接,把小孟的短裙脱了下来,拉开内裤的档部,斜斜的从大腿中 间蹭过那柔软的花穴唇瓣,享受小孟着大腿内侧柔细的肌肤,不住的抽插。   而那两位戴着帽子的男士动作可也不慢,黝黑皮肤的男士我们先称之为麻皮, 深褐皮肤的唤作黄牙,那黄牙一捏上莉莉的乳房遍啧啧称奇,「这乳房没有后面 那妞的大,但是摸上去可真黏手,舍不得放开。」   麻皮嘿嘿一笑,「可不是,我就好这口。你瞧她的奶头,捏上去还会抖!妈 的,如果能娶上这么个年轻姑娘当老婆,死在床上也甘愿。」   车上一哄而笑,「就凭你那张麻脸?哪个姑娘瞧得上你呦!」   类似的嘲笑语句此起彼落,随着时间的流逝,车内的温度不见下降,在山上 务农的人家哪个没有体力?仔细算算,上山六个小时的车程,可才过了一半,距 离到达山区的小镇还有两个半小时!   那何勇开着车,听着后面乘客不住传出的啧啧水声,伴随着男人都了解的腥 味儿,这当着驾驶呢,又不好像旁边大爷明目张胆的往后瞧那活春宫,心里痒着 呢!何勇心里带着火,车速又快了几分,往前到一处可供车避让对向车道的空间, 立即停下车,风疾火燎的抢上前说:「好啦!好啦!换我啦!麻皮,去去,你都 射几管了?换你开车去!」   那麻皮意犹未尽的下了车,也是没敢违反何勇的指令,毕竟何勇的「生意」   已经越做越大了,下一回还不知道有没机会搭上这春色无边的车呢。   何勇上了车,肆无忌惮的扯开拉炼,一把握住莉莉的脚踝,一边指挥着黄牙 说:「换我啦!你扶着点儿,刚才还没爽够吗?」说着竟是直直将肉棒撞进莉莉 的淫穴!「哈啊,爽!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竟然能干上这么幼齿的美女!喔喔,好 紧,干干干,没两下子还真会被夹出尿来!」   何勇满口粗言秽语,莉莉年轻的嫩穴被挑逗了一路,那穴口就如同泉眼般, 轻轻一捏便是淫水四溢,何勇那粗大的懒鸟冲入时,挤出了好些透明的黏液,十 足的润滑效果让他直捣花心,舒爽得头皮发麻。   那黄牙已在莉莉的身上射了三回,看到如此淫靡的场景,又硬了起来。   他讨好的笑说:「何哥,勇哥,俺知道这车的规矩,但您瞧,这妞儿醒都没 醒,您也尝过了,等会儿能换人不?俺保证,绝不会射进去留痕迹的。」   何勇正埋头苦「干」呢,满头大汗的斜睨了黄牙一眼说道:「那不成。每个 人都对这规矩有意见,要求这要求那,我这生意还怎么经营?你说吧,你看也看 了,摸也摸了,射也射了,还有什么不满?」   「话不是这么说的么!」黄牙知道这黄车的规矩,可是美食在眼前,美女在 屌旁,不争取一番可对不起自己的懒鸟啊,「就一回,哥您瞧吧,俺这不是没处 过对象吗?难得有这……」   但话说一半,便被何勇打断了。   「不成便是不成!」何勇不耐烦说,「你们都悠着点儿,这生意呢,我大可 不做!吃独食我也能爽歪歪,拉你们上车是看交情,你想想呗,现代人动不动就 上法院,如果一个意外让这妞儿察觉不对,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啧!」   「好端端地被你搞到没兴致了,后面的!开始收尾啦!」何勇心烦意乱的草 草缴械,点了根菸,「你们自己想想啊,两个人都吃了药,都昏睡,这本来就启 人疑窦了,如果两个人,睡了一路,下身都湿淋淋,还都做了春梦,下次他们就 起了防备心,不再坐这车了,你们哪能甜头吃?」   何勇顿了顿,继续说道:「更糟糕的,如果她们存心蒐证,咱们哪个能负担 那赔偿?嗯?上次看到新闻没有?强奸未遂!未遂呢!就判了个百八十万的,我 们这证据确凿,还能轻判吗?」   「我也不怕你们说话,这车,我开的,生意,我接的!后果是我在承担的!」 何勇表情一变,口吻也从谆谆教诲的和蔼口吻转变为带着江湖匪气的威胁口气, 「讲白了,一个人插进去,捅两下,小心些,别射进去,没什么!但两个人,三 个人,四个人呢?!她们年轻,没被几根鸡巴干过,但是这张嘴吃过什么东西她 们会没感觉吗!一个人插,一点儿感觉,可以当作错觉。两个人插,不同的感觉, 能当成错觉吗?如果不是这妞特别淫荡,就是智商有问题!」   说完,何勇怒将菸盒往地板一丢,声音不大但字字加重的警告乘客们:「你 们都不是第一次坐车了,都了解规矩。有意见的,现在就下车,这趟钱也不跟你 收了。不下车的,记住了。一,不管几个女人,只有我能用鸡巴干进去。二,随 你舔,任你揉,但不可以留下任何痕迹。自己射的,自己清理乾净。三,时间到 了,我说停,就得停。伤口要时间复原,所以鲍鱼也要时间来合拢,懂不?」   听到这里,车上紧张的气氛都因着黄腔儿三三两两的起了笑声,前座的大爷 甚至吹了口哨道:「何老弟,我第一个支持你啊!我老了,鸡巴不中用了,我看 着照片意淫一会儿就成!话说,今儿个在刘老弟那有拍到什么画面不?那什么光 碟的我加价购啊!帮我留一片!」   何勇笑骂回应:「就你破坏气氛,我这训话呢!得得,这小孟在老刘那有换 衣服跟小便的偷拍摄影,照旧,一分钟的影片儿算五百,小孟妹妹更衣总共才四 分多钟吧!一片两千,自己斟酌要不要买哈!报个数!我好跟老刘预定烧录!」   结果算了算,车上每个人都买了一片,但那黄牙悄声问道:「何哥,有机会 拍到这莉莉的影片不?能不能先预订?」   「那不成。光碟是可遇不可求的,只限当次上车的人购买,你要是想要,只 得碰运气。但老弟,你放心,这小孟跟莉莉准备到咱镇上OO小学当老师的,不   何勇胸有成竹的道,「好啦,擦乾净了没?开窗透透气啦,一股洨味儿噁心 透了。后面的,小孟的内裤穿反啦,换边儿,对对。都擦乾净没有?把抹布放到 布袋里面,我回头烧掉,仔细点儿,大腿掰开瞧瞧还有没有不该留的【豆浆】啊!   后来小孟是被莉莉拍醒的。   「小孟?小孟!饭店到了!该下车了!你钱包在哪儿?该给车钱啦!」   小孟觉得莉莉的声音忽远忽近,身体又累又麻,眼皮重的跟压了砝码一样, 硬撑着将眼睛睁开,恍恍惚惚的掏钱,踉踉跄跄的被莉莉拉着走,进了饭店,什 么也没管,倒头就睡。   两位小妞这一睡就睡到傍晚五点多,街上的观光客三三两两的,远方的山景 一片氤氲,在闷热的酷暑,山上真是一片净土,凉爽宜人。   「啊~嗯!」莉莉眨眨水亮的大眼睛打了个呵欠,「没想到坐车这么累,明 明睡了一路,到饭店还想睡。」   小孟愣了愣,总觉得莉莉的话语声好像隔着一层膜才传进耳腔内,身体疲乏 得很,一点都不想动,隐形眼镜也没摘下来,眼珠子又酸又涩,睡了一个下午, 总觉得身躯敏感处怪怪的,又麻又痒,有点像是……被自己男人挑逗一番欲火上 涌那种渴望的余韵。   觅食的路上,小孟的反应总是慢了半拍,莉莉觉得奇怪,但以为是坐车累的, 也不以为意,吃完街上的小吃,两人回饭店洗漱之后仍是倒头就睡。   与下午一路好眠不一样,小孟睡得很不踏实,翻来覆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慢   太阳缓缓地从山的那一端爬上来,小孟刚出饭店房门便遇到开车的何大哥和 杂货店的刘伯伯,他们拎着早点,贼笑着贴过来,小孟和莉莉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但又无法拒绝,就在僵持的时候,一旁的饭店服务员便从缝隙挤进了房间,而那 何大哥跟刘伯伯不请自来的也踏入了房内,还顺手将门栓紧。   莉莉见状觉得事情不对劲,正想大喊之时就被摀住了嘴巴,那三个大男人手 脚并用的合作将莉莉和小孟的手脚束紧,并对两位美女上下其手,啧啧点评着乳 房或屁股是如何的性感,小孟和莉莉不断地扭动着身躯,企图挣扎、离开这样的 非礼行为,但是只是惹得在场的男士更加狼性大发,她们越是羞愤,男子更是兴   他们狠狠的扯开小孟的双腿,用紫黑狰狞的热烫条状物入侵着那温软的密土, 一次次的进出让小孟的双腿颤动的非常厉害,彷彿身体整个被贯穿了一般;莉莉 身边也围绕着三位壮汉,其中一位也是渐入佳境,臀部像打桩机一样的一挺一顶, 莉莉更是不断的痛呼出声。   随着一次次的进出,生殖器分泌的黏滑液体终於起了效用,小孟仰着脖子偏 头喘息,不知名的男子托着小孟的臀部,身下发狠的连续顶弄,终於使得小孟嘴 里溢出混乱的呻吟,体内坚硬的肉刃在最脆弱的地方搅动,身体被任意的摆弄, 过了不知多久,小孟惊觉体内的肉棒越来越粗大,身上的喘息声也愈发粗重,那 恶劣的男子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道:「我要射了,射进子宫里面生宝宝好不好?   小孟惊慌的摇头,使劲的把男子的腰往后推,「不行,求你,你射外头吧, 拜託,别这样!」   「我,就,是,要,射,进,去!」那男子的脸突然变成了前一天上山採茶 的农工,奸笑道:「我要中出大学美眉!」说完突然又变成刘伯伯那憨厚的神情, 「妹妹,我射进去你就留在山上当俺的婆娘怎么样?」接着又变成何大哥的模样, 「小孟妹妹我要射进去了,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又急又混乱的当下,小孟睁大眼睛,「不───!」的从床上跳起来, 没戴眼镜朦胧的视线来回扫视了整个房间,颤抖的手摸向一旁的眼镜盒,带好眼 镜后看着隔壁单人床睡得安稳的莉莉,外面夜晚的蛙鸣声将小孟拉扯回现实。   「原来是作梦……」小孟满头大汗,头发凌乱,混乱的思绪逐渐回笼,「好 可怕的梦……怎么会……」   看着睡着的好友莉莉,小孟心中浮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来这个偏乡做服务, 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怎么有如此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呢?夜晚的气温颇低,那阵 阵凉意从尾椎处爬上来,小孟抱住自己的膝盖,说服自己别想太多,盖好棉被, 再一次的进入梦乡。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1-22 20:03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