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少女琳琳的偷吃与解放 1-4

少女琳琳的偷吃与解放 1-4

              琳琳的偷吃與解放 2014/02/1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我對不起男友   「琳琳,醒來了喔?」   「嗯……老公,再讓我睡一下……」眼睛不想睜開,撒個嬌。   「琳琳,乖...

时间:2018-08-10 作者:秀色之家 7 热度

少女琳琳的偷吃与解放 1-4

              琳琳的偷吃與解放 2014/02/1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我對不起男友   「琳琳,醒來了喔?」   「嗯……老公,再讓我睡一下……」眼睛不想睜開,撒個嬌。   「琳琳,乖,別賴床了。」   「討厭啦,你昨晚突然變得這麼兇猛,害人家都累得不想動了。」我將臉壓 在枕頭裡,全身痠痛,真得不想離開床。   「嘿~~跟平常比起來,妳覺得哪一個好?」   「你很壞耶,問這個也不害羞。」以前都很溫柔的對待我,昨天那樣狂暴的 老公,感覺很新奇。   「好了,別鬧了,要退房了喔!」   「嗯?退房?」等等,我現在在哪裡?這不是平常熟悉的床。退房?這裡是 旅館嗎?啊,頭好痛,昨晚有些喝多了。   「好像還有一段時間啦,要不然再來一發如何?」   老公怎麼今天性慾這麼好,至少平常早上不會想要再來一次。稍微清醒了一 點,仔細一聽,聲音也怪怪的。我從被窩裡抬起頭,看向「老公」。   「咦?老……公……呢?怎麼是你!?」我看向只穿內褲的男人,他是老公 的朋友宇翔:「昨晚老公還在的……你怎麼進來這裡的?還有為什麼我會在旅館   「妳在說什麼呀?阿軒他不在這裡喔!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直是我在陪著妳 喔,妳該不會都忘記了吧?」宇翔所說的阿軒就是我男朋友,也就是我口中的老   「不是的,你不要騙我。」要不然的話,我豈不是跟男友的朋友做了嗎?   「沒有騙妳,妳冷靜下來,昨天是我們的大學同學會吧?」   仔細回想,的確是這樣。我跟老公、宇翔兩人是大學同學,但因為我是轉系 進去的,真正認識的只有老公跟少數女同學,跟宇翔並不怎麼熟。   「阿軒因為要去面試公司而沒有來,對吧?」   的確,我昨天是自己一人來的,主要是來見幾個要好的女同學。昨天跟她們 聊得很開心,然後就不小心喝多了。   「我把醉倒的妳帶出來,原本想送妳回家的,不過不清楚妳住哪裡,只好先   「然……然後你就強姦我了?」我瞪大著眼睛看著宇翔。   「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呀!那時候明明我只是不小心摸到妳屁股,然後妳就醉 眼惺忪地開始誘惑我,一直喊我老公,要我上妳什麼的,先發情的可是妳喔!」   「我……我哪有!」我突然想起昨晚,那時候我以為是老公,所以沒什麼戒 備,但應該沒有主動要求……吧?   我有些惱羞地坐起身來:「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好友的女朋友,你怎麼可 以這樣欺負人家!」   宇翔突然定住不動,盯著我看之後吹了聲口哨:「咻~~果然身材真棒呀! 這對巨乳可真雄偉,昨晚暗漆漆可都沒看清楚,難怪手感這麼好,只給阿軒一人   「不要看!」我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剛才沒注意到就坐起身來,露出了胸 部。我現在心裡十分懊悔,沒想到宇翔是這種人,我這樣子就對不起老公了,而 眼前的這個男人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真是太可惡了……想著想著,眼淚不禁   「喂喂喂~~不過就是胸部被看光而已,有必要哭嗎?昨晚我們還火熱的交 合在一起呀,那時候也沒看妳這麼怕羞呀!」宇翔淫笑著說:「那時候妳還大喊 『嗯~~啊~~射進來了,滿滿的,沒想到……這麼舒服』之類的。」   他這下還提醒了我,宇翔昨天內射了我好多次,我那時候還迷迷糊糊的。平 常老公都會很溫柔地戴上保險套,對我的身體很照顧,而且平常我也不會喊那麼 不知羞恥的話,很可能是醉過頭了。   「誒,妳怎麼越哭越兇了,真像小孩子呀!哈哈哈!」沒良心的男人如此說   「你這變態、壞人、笨蛋、犯罪者、女性公敵、良心被狗咬的變態傢伙!」 我怒吼著,卻因為淚水鼻水而變成一段奇怪的喊叫。   「妳變態說了兩次喔!」宇翔此時還有心情說笑話,但已經有點慌了:「總 之,先別哭了。來,衛生紙。」   「你別靠近我!」我拿起衛生紙盒就丟,順手拿起旁邊的裝飾跟雜物狂丟狂 砸,想把這傢伙砸出我的視野。   我希望我哭完之後,發現這是一場夢,醒來之後,老公就會安慰我,說這是 場噩夢,溫柔的摸著我的頭,讓我收驚,然後忘掉這件事。但現實不如我所願, 等我冷靜完之後,宇翔重新走進房間跟我道歉:「誒,不好意思,我沒有想過妳 會反應這麼大,不過就只是做個愛而已,妳跟阿軒也做過吧?」   我沒有理他。   「啊,難道阿軒是妳的第一任嗎?該不會跟別人都沒做過吧?」   這傢伙一定很開心,雖然不是幹到處女,但也是我的第二個男人。   「哎呀,我以為同年紀的朋友們肯定都是性經驗豐富的,不小心一夜情什麼 的,只會愧疚一下而已,真的。」   好吧,或許是我自己太保守了,才會反應這麼大,但我真的很愛老公,我不 想對不起他。而且我更怕他知道之後,會討厭我,會覺得我背叛他。   「妳……應該也不想讓阿軒知道吧?今天的事就這樣了,我們都不提的話, 就不會有人知道,不就沒問題了嗎?」   聽起來有點合理的鬼話,我就這樣信了,我只想要趕快忘掉這段回憶,不想 想起體內曾被老公以外的其他人進入。   「吶,琳琳,妳今天好像怪怪的耶!」   「沒……沒有呀!」我對著正牌老公如此回答。   「沒有嗎?」老公溫柔地從後面抱著我,慢慢地抽插我的下體,就好像怕弄 痛我一樣:「可是平常妳不是這樣的。」   「人家一直都是這樣……的喔!」我什麼都沒有變,跟以前都一模一樣。   「感覺變得比較開放一點了,是錯覺嗎?」老公想了一下:「對了,妳平常 是不會主動想要的?」   「因為……因為聽到你錄取了,為你開心……嗯……」我說得有些心虛。   「嘻嘻,能錄取是當然的,妳老公可是菁英喔!」老公顯得自信滿滿。   「老公,我可以問你一個奇怪的問題嗎?」   「什麼問題?寶貝。」   「你跟人家做的時候為什麼都戴上保險套?」   「怎麼會這麼問呢?」老公回問了我一句。而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何想這樣 問,我們都還不想要養小孩,有保險套避孕應該很正常。   「人家明明說了是安全期,沒戴應該也是沒有關係的,不是……不是沒戴你 會比較舒服嗎?」   老公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抱緊了我:「我的小琳琳終於喜歡上做愛了嗎? 真是太好了!之前妳都很壓抑自己,不敢主動要求,也不敢太享受沉浸。」我感 受到老公的分身在我體內脹大,老公似乎很開心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小琳琳 開始有一點小淫蕩了喔!」   「嗯……人家哪有淫蕩,你這樣講……嗯……啊~~人家……會生氣。」老 公有些興奮,開始加速,害得人家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的。   「我是在稱讚妳喔!」老公的手搓揉著我的雙乳,溫柔地摸著,然後像是電 擊一般刺激著我的性慾。   「老公好壞……」這樣戲弄人家的胸部,還說人家淫……反正我只是個大奶 傻妹,男人最喜歡欺負這種巨乳了吧,只要胸部大就會興奮了吧!   就好像看穿我心中的想法一般,老公對著我說:「因為是妳,要不然其他人 的我連看都不會看喔!」   說這麼令人害羞的話,真是……   「那今天……要不要……試試……那個……直接來?」咦?奇怪,為什麼我 會突然對於要老公內射這麼執著?   「真的可以嗎?」   「嗯,如果是……嗯……安全期的話。」明明前幾天才被老公的好友內射而 已,為什麼會突然想要老公直接來呢?啊,應該是我想要蓋掉那骯髒的精液吧! 不能容忍有其他人射在自己體內,而親愛的老公卻沒有,是這樣的……吧!   「琳琳,妳今天真是讓我好興奮。」老公輕輕地在我耳邊說道,下面卻是有 點粗暴的進出我體內,再粗魯一點,就像……就像……那一晚的老公一樣。   「琳琳,琳琳……」老公喊著我的名字,對著我衝刺。   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很……爽。以前我以為是做愛是因為被所愛之人 抱著,感到安心才會舒服。但今天感受到的是肉體上的放蕩,就好像要升天那種   「琳琳,琳琳……我要射了喔!」   「嗯……」我體內感受到老公弟弟的震動,還有些許溫熱的感覺,這種滿足 感跟以前不同,但感覺還差一點,老公應該可以更好才對。我心裡莫名的有如此 感受,難道是因為老公剛剛並沒有真的把保險套拿起來的原因嗎?   「哈……哈……」老公輕喘著氣,剛剛是從交往以來最激烈的一次。平常我 應該「滿足」了才對,但我看著老公,心裡想著還要,想要再更多更多,慾望從   我的手不自覺地摸上老公的弟弟,還很溫熱,但是不硬,這樣果然還不行, 「吶,人家還想要……」我嬌聲地要求老公,輕輕地將射滿白色濃濁液體的套子 拉開放到一旁:「吶,就這樣再來……好嗎?」   「啊~~」就這樣我的淫叫聲再度響起。不對……以前好像都不敢這麼大聲   「啊,琳琳,這邊這邊!哈嚕,嗚伊~~」   「好了啦,好了啦,我看到妳了啦,不要這麼大聲叫我。」我趕緊跑過去。   「哎呀,這麼久不見,當然要大叫一下呀!」一個可愛嬌小體型的女孩對著   「明明上週才在同學會上見過而已。」眼前的女孩是大學同學裡跟我最好的   「一週不見就很久啦?我的好朋友琳琳小姐。」   這女孩叫做華薰,是個外向大方的可愛女孩,個性跟我大大相反,也不知道 怎麼成為朋友的,只知道跟她在一起就會很開心。連當初喜歡上老公,也就是阿 軒的時候,也是她在後面一直推我一把,幫我許多忙,我才能提起勇氣,成功跟 阿軒成為男女朋友的。   「仔細一看,我們的琳琳小姐真是一天比一天漂亮。」   「妳才是一直都這麼可愛又有朝氣,一出門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又被妳迷住了   「哼哼,這是當然的呀~~」華薰燦爛一笑,開心地收下讚美,然後突然睜 大眼睛看了我一下,眼睛轉了轉,嘴巴向上一彎,這是華薰想到怪主意時的典型 怪表情:「我有一個秘密能把人變得更漂亮喔!」   「妳還要變得更漂亮,那還得迷死多少人才行,妳不怕妳男朋友生氣呀?」   「我不是說我啦!總之,妳跟我來。」華薰開心地拉著我的手,不知道要帶 我去哪,不過這種情況以前就常發生,所以我沒有多想什麼。   幾分鐘後……   「吼,妳是在嫌我沒品味嗎?」我假裝生氣的看著華薰。   「哪敢,哪敢呢!」   「那妳帶我來服裝店是怎麼回事?」   「嘻嘻,聽我的就是了。」華薰拿出了數套衣服開始在我身上比來比去,也 不知道想把我打扮成什麼模樣,不過看她忙來忙去的模樣,令人倍感可愛,只是 拿出來的衣服讓人不敢恭維。   「喂,這是什麼衣服呀!?」我伸出手直接將更衣間外的華薰拉了進來。   「哇!大美人耶!」   「簡直是暴露狂好嗎?」   「怎麼會,這很正常的,現在年輕美眉都這樣子穿呀,是琳琳妳平常太保守 了,都穿長袖長褲的,什麼都看不到。」   「但這樣太露了,會被路人指指點點的。」   「就跟妳說不會了,妳這樣很可愛的,走出去就知道了,妳身材這麼好,不 秀一下就太浪費了。」   「呀~~」我就這樣被拉出更衣間。   「小姐,很適合您喔!」服裝店店員如此對我表示。   「妳看吧,我的眼光絕對不會錯的。」華薰笑嘻嘻的看著我:「好,就這麼   華薰結完帳直接帶著我往外走,嚇得我連忙拉住她:「等一下,妳到底想幹   「這套衣服送妳,不過妳今天就穿這樣陪我逛吧,不容反對!」   一直以來,我跟華薰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被她牽著鼻子走,其實我也不好意 思違反她的意思,因為她每次都是為了我好,在學校理遇到不公平待遇、跟阿軒 告白、遇上麻煩事,都是她幫我的。   「哇,那兩個妹子好正呀!」   「身材真是好到爆,而且還敢穿敢露的。」   「好想抓一把那對巨乳呀!」   像這樣的台詞,不時從旁邊的路人口中聽到,對象大概就是指我跟華薰沒錯   「吶,讓人家換回來啦,大家都在看了。」   「被看久了就會習慣的啦!」華薰倒是自然地享受這些評語,也難怪,她從 大學時期就一直是這種穿著打扮了。   華薰給了我一個建議:「妳不要這樣害羞,邊走邊遮的話,說不定看妳的人 會少一點,妳這樣就好像再告訴人家妳穿得很暴露,連自己都在害羞。對了,還 有妳這樣拉住衣服……」   「嘿~~這不是琳琳跟小薰薰嗎?」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呦~~是翔翔跟阿軒呀,巧遇呀巧遇!」   是呀,怎麼這麼不巧,竟然會遇到老公跟宇翔,我現在最不想遇到的組合。 為什麼這麼溫柔和善的老公會跟宇翔這種人成為朋友呢?   看到宇翔這個人,我就會想起那天的意外,害得我不敢看向老公。而自己不 巧穿著得如此暴露,更不想讓宇翔看到。   「琳琳,妳今天穿得可還真……漂亮呀!怎麼一直拉著衣服往下遮呢?」宇 翔竟然就在阿軒面前這樣盯著我瞧:「妳……該不會……下面全裸吧?」   「才沒有哩!」我憤怒的大喊,吸引了一些路人的目光,讓我更加害臊。   我看向旁邊商店的展示窗,依稀反射出我的身影,拉著衣服努力往下遮,而 下半身只有一雙穿著長襪的雙腿。其實下半身是有穿的,是一件熱褲,但因為我 想遮住露出的大腿,擋住了熱褲,就好像下半身全裸一樣,反而更加色情。   我羞紅了雙臉,上衣原本只是細肩小可愛,在我過度往下拉之後,反而展現   「嘻嘻,阿軒呀,你女朋友現在很害羞喔!你怎麼不趕快幫她說幾句話哩, 這樣子不合格喔!」華薰調侃著阿軒。   「啊,沒有,不小心呆了一下。琳琳,不好意思,可是妳今天好漂亮喔!沒 看過妳穿這樣。」老公傻笑著。   「哈哈,有沒有聽到?我就說妳要穿得開放一點,才能迷死妳男朋友呀!」   能讓老公看得如此癡傻,即使多露出一點,好像也沒這麼吃虧了,只可惜旁   「我從以前就覺得琳琳可以更漂亮呀,只是穿著太保守了。」宇翔在一旁說 著,接著手一伸,摟住華薰的香肩:「就應該向薰薰學一下,女人果然要懂得打   「喂!你……你幹嘛突然毛手毛腳的?」這傢伙竟然公然這樣摟我的好友, 如此的好色混蛋。   「哎呦!妳怎麼了,嘴巴吃炸藥啦?」華薰還笑著對我開玩笑,即使是過去 的同學,也不能接受這樣被摟得這麼親密吧?啊,宇翔的手還放在華薰的胸部上   「先別生氣啦,我們還沒有跟你們說吧?」   咦?為什麼是「我們」?   宇翔故意看向我,接著說:「我跟華薰之前就開始交往了,當然也已經做過   「幹嘛這樣直接說出來啦,翔翔好變態喔!哈哈。」華薰說是這麼說,但一   看著眼前兩人放閃光,我腦袋裡面已經一團糟,完全驚訝於眼前的情況。宇 翔強姦了我,但他是華薰的男友,而且更是我老公阿軒的好友,我同時對不起華   我完全聽不到他們之後說了些什麼,我口中只流出類似「嗯」跟「啊」的音 結,心中卻混亂而害怕。   很可惜我的擔心不是杞人憂天,那一次的同學會喝醉酒,我與這三人的關係 開始錯綜複雜起來,更為自己帶來了許多麻煩。                 (待續) ===================================   作者碎碎唸:   挑戰不同於以往的題材,希望能把它寫完。回頭看向過去的作品,嗯,希望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2014-6-4 23:02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4-5-5 09:40 (二)内心浇不熄的火   结束一整天的工作,有些疲累地下班了,自从老公进了那家大间的科技公司 之后,每天都得上班到很晚,导致我们的见面时间缩短了不少。原本有打算直接 住一起,但因为一些问题而没有开始同居,所以现在我就一人住。   原本一切都过得很顺遂,但最近身体开始变得有些怪怪的了,以前做爱的时 候,大部份都是应付老公的需求,最近每一次的见面,却都是我主动要求的。也 不是说之前做爱没有感觉或是没有乐趣之类的,只是因为心中好像多了一丝小火 苗,总是撩烧着我的性欲,而这丝火苗神奇地让我做爱时感受到更多的刺激与快 乐,这种愉悦的感受让我有些不自觉的上瘾。   可是当老公公司忙的时候,那火苗就像没有木材可以吞噬,于是愤怒地转而 烧向我的内心,让我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小火苗还不够影响 我的生活,我有足够的自制力去浇熄它。   这两周是老公的公司产品最后要完结的时间,就连假日都要加班,想到这里 就有点郁闷,只好忍耐一下了。   回到了公寓,我租的是四人共用盥洗空间的雅房,在进入各自的房间前必须 先穿过一个大客厅,但因为四人互不熟识,所以也很少会用到这个空间。当打开 我房的门,我马上发觉不对劲,灯怎么会是亮的,早上出门时忘了关吗?   “妳回来啦!”男人的声音从我房间响起。   我租的房间是L型的,入口在L的末梢,前面摆着鞋柜与杂物之类的东西, 在另一端才是书桌、床、衣柜的摆放处。我立刻冲到转角处往内一看,其实不用 看也听得出来是谁,正是老公的好友宇翔。   “你……怎么会在这?你怎么进来的?”我实在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敢这样偷 闯进我的房间之内。   “干嘛这么不欢迎我呀?好歹我是妳老公的好友,也是妳好友的男友喔!” 宇翔坐在我床上还装出一脸笑容。   “就更因为如此,我必须要请你出去。”   “妳就不好奇我来找妳做什么,还有我怎么进来的吗?”他毫无羞耻心的说   “谁理你怎么想的,总之,给我出去。”   宇翔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说:“妳看,这是阿轩拿给我的喔!妳房间的钥 匙,他说最近很忙,女友就借给我用一阵子喔!”   “蛤,怎么可能?”老公才不会说这种话,但我房间钥匙的确是只有我跟老 公有而已:“那把钥匙怎么会在你那边?”   老公没理由会把我房间的钥匙给宇翔才对,该不会老公知道什么了吧?我心 中不禁有些惊慌,看着宇翔气定神闲的模样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如果老公知道 了,也会先来找我问才对,把钥匙给人这种事应该不会做……   “怎么了,脸上一阵绿一阵白的,又不讲话,不会等等昏过去吧?”宇翔把 玩着钥匙,一脸戏谑的慢慢说:“呵呵,骗妳的啦,看妳紧张成这样,真可爱。 妳老公可没背叛妳,是我之前去他家时偷出来备份的一把新钥匙喔!啊,不过不 用担心妳男友发现,原本的那一把我已经放回去了。”   “好了,我听完了,把钥匙留下,你人可以走了。”   “我很诚实的告诉妳了耶,不该给我一点奖励吗?例如说让我来上一发之类   “我本来就没有想要听你的废话,我只想要你滚。”这男人的目的果然又是 我的身体,真是恶心。   “摆出这么厌恶的表情了,妳是不是在想,我来果然是为了干妳,很讨厌。 对,我就是忍不住想上妳,原本以为一次就爽了,结果上次看到妳穿这么暴露, 故意诱惑男人的时候,我又硬了喔!”   “我可不是故意要穿那样子的……就算要被看,也是要给老公看的。”那一 天真是让人羞耻,偏偏老公那个笨蛋竟然说什么难得同学四人相聚,一起吃个饭 什么的,结果一整天都穿成那副羞人的模样,被一堆人给看光了。   “给阿轩看?不对吧,明明就是喜欢露出吧,穿得这么少……”宇轩拿起床 上的两件衣物:“就是这两件,布料可还真节省,而且还香香的耶!”   “你……不要乱拿别人衣服,我明明收在衣柜的。”我冲过去抢了过来,阻 止他想拿来闻的变态动作。   “怎么抢了过去呢,我还没闻到呀!啊,妳该不会想要现场更衣吧?”宇翔 一脸猥琐地笑着,似乎以为我会有事没事换衣服一样,真搞不懂他为什么会有这   “那天我可记得很清楚喔,一开始那对巨乳就吸引住我的目光了,晃来晃去 的就在怀疑妳里面根本没穿。结果一进餐厅,灯光一亮我就发现妳竟然兴奋到激   不会吧,我都没有注意到,难怪那家餐厅的客人都若有若无的看过来我们这   “那时候我就在想,妳平常看起来很保守内向的,其实根本是个闷骚女。妳 那天一定很兴奋,说不定连妳自己都没发现,例如晚上跟阿轩做爱时特别卖力之   “你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吗?不要耽搁我的时间了,请走。”受不了这家伙的 胡言乱语,我根本不会对这种事情兴奋,或是……等等,那天晚上好像真的很想 要……而且那天感觉起来好像比平常还要……不对,我不能被骗了。   “妳……是不是跟阿轩做起来总是觉得不够满足,感觉还缺一点什么,希望 他更粗鲁一点,希望他不要在意什么狗屁危险期,通通射满自己……”   “啪!”我有些失去理智地打了宇翔一巴掌:“出去!”   “呜呜……好痛呀,琳琳。”宇翔仍旧嘻皮笑脸的:“好吧,我就先出去一 下,让妳冷静冷静。”   我看着那套华薰送的衣服,从小都低调保守的我,那天第一次那样被众多目 光所注视,我是不清楚有没有兴奋,但我心中有一点骄傲跟开心,有一种放开了   过去就好像被重重藤蔓所缠绕着,不敢高调、不敢随便发言,害怕做错、害 怕被骂,总是希望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乖小孩。所以被强奸时,我感到害怕,怕 老公知道,也怕其他人知道,因为这不符合一般印象,更何况是跟男友的好友发 生关系,这简直是不可饶恕跟容忍的事情。   但……或许不该这么傻,就算被宇翔欺负、穿着暴露走在路上,过去完全无 法想像的事情发生了,天也没有塌下来,生活一样照过,似乎不该把自己再绑得   累了,总之先洗个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情想开了,过去扛着的重负就轻 了,连澡都变得十分舒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跟老公做爱的确没有很满足,刚 刚被宇翔说中才控制不住脾气打下去的。   以前明明不在乎的,但最近跟老公做,总觉得老公应该能让我更舒服,在我 身体的记忆中,老公明明有一次干得我又爽又舒服的,但最近似乎退步了,而且 还因为工作而减少次数。   甩了甩头,阻止自己在想这些,毕竟将近半个月会见不到老公。   看到床上那套不敢再穿上的暴露服装,或许今天可以试试,就穿那样走出去 买点东西。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就这么一小段路,而且路人也不多。   看着镜子,将细肩背心穿上,那天华薰还要我选会露出肚脐的短背心,但在 我看来那种衣服只是在胸前缠着一条布而已,最后在我的坚持下才变成这件,至   细肩带的背心通常是配透明肩带的胸罩,那一天穿的是一般内衣,换装后若 还穿着的话,胸罩肩带就会很明显,所以才会被宇翔发现没穿内衣。而镜子里的 少女仍然没有穿胸罩,除了那一件背心外,只有一条长袜,但因为上衣够长,遮 住了下体的私密处。这模样就是那天被视奸的我的模样吗?真的……很暴露。   套上热裤之后,镜子反映出来的模样几乎没有变化,我要穿这样出去吗?还 是算了,只有我一个女孩子的话,这样太危险了。紧急踩煞车后,最后决定再披 上一件大衣,只露出一点大腿的部份。   这大概是我的极限吧,我看了看镜前的自己,保守的程度跟平时不相上下。 或许我可以在其它地方稍为狂野一下,于是我又再调整了一下衣装,满意的走出   “嘿~~冷静了吗?”出乎意料的宇翔竟然站在我门口。   “你怎么还在,一直没走?”这段时间我除了检查这家伙是否偷动我的东西 外,还洗了个澡,在镜子前犹豫再三,而他竟然还待在这里。   “要出门吗?去哪?”   “要你管。”   “我可以跟吗?”   “随你。”反正只是买个零食,与其让这家伙待在这里,不如让他跟过来。   看着宇翔还是一副吊儿啷当的模样,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刚刚才惹怒了我,应 该要赶快闪远一点才是。不过刚刚想开了之后,现在对宇翔也没这么气了,反正 就是嘴巴贱一点的男人而已。   “喂,宇翔,我问你,你干嘛这么坚持欺负我呀?刚刚你至少站在门口两个   “正确来说是两小时五十二分钟喔!”宇翔晃了一下他的智慧型手机:“其 实也没有很坚持喔,只是玩游戏玩得太入迷了。”   稍微说一点迷上我之类的话都不会讲吗?嘴里不饶人,连现在也要贬低我的   “怎么了,以为自己很尊贵的公主大人,不满意了吗?”宇翔看穿我心中的 想法:“其实我在妳大学时期还没转系过来就注意到妳了喔,总是包得紧紧的, 但我看得出来是对巨乳,还有那细致美好的身材曲线,配上这么可爱的脸蛋…… 如何,这个混混式的标准答案。”   果然在耍我,明明长得一脸端正,严格来说,也能挤进帅哥行列的外貌,真   一路聊着一些废话后到了邻近的便利商店,晚班店员是个亲切的大叔,“哈 噜,又来买零食了呀?”由于我常来,已经被这大叔记得了。   原本都只是打声招呼,但他看到我后面跟着一个男生后:“喔,这是妳之前 提过的男朋友吗?”   “不是啦,他也是大学同学,但是是不同人。”   我走到零食柜,想找一些特价品,这个位子刚好柜台的方向看不到。   “琳林呀,我刚有注意到喔,妳里面该不会是穿上次那一件吧?”   “是又如何?”我随性的应付。   “怎么还要加一件大衣罩着,妳应该也是想再度享受那种注目感吧?”   “或许吧!”   “那要不要现在脱了大衣,秀给那位店员看看?”   “蛤,你疯了吗!在这里脱大衣,你当我真的是暴露狂喔?”   “反正就跟那时候一样,不是吗?”   就像那天被许多人视奸一样……不对,不是视奸,其实是平常穿太紧,一时 间被很多人注目,不习惯以至于太敏感了。华薰有跟我说过,很多女孩子也都喜 欢穿着热裤小背心。   “脱啦~~脱啦~~我也想再看一次琳琳妹妹暴露……漂亮的模样。”   “噗,真心话还不小心讲出来呀!”真是受不了宇翔这变态:“只有在店内 喔,出去我可受不了。”   “太棒了!”宇翔一脸兴奋地低声欢呼,突然觉得他为了这种事开心显得有   宇翔站到我身后来:“让我来为公主大人脱衣。”   真是爱演的家伙,原本想拒绝他的,想说他一定是想偷吃我豆腐,但想一想 后,还是让他来,顺便测一下他,没想到还蛮规矩的,没有摸不该摸的地方。说 起来宇翔之前除了藉酒乱性外,倒也不曾毛手毛脚或是想硬来,算是他少数的优   突然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等……等一下。”我喊道。   “来不及了喔!”宇翔将最后一只袖管抽出,将整件大衣脱了下来。   “你……先还我。”情况不太妙。   “可以呀,等妳买完东西后,出去了就还妳。”   “我现在……”我突然说不出理由了,应该说我不好意思在这里说出来。   在出门前的调整时,我把热裤和内裤都脱下来了,想说这样比较刺激一点, 反正安全得很,只是刚刚跟宇翔聊了一整路就忘了。我现在屁股能清楚地感受到 便利商店里的冷气,下体完全一丝不挂,我将上衣紧紧往下拉,害怕被发现。   “哇,果然性感捏!琳琳,妳这样往下扯衣服,感觉就好像下面没穿耶!” 宇翔突然拿出手机:“上次没照下来真是太失策了。”   “等……等等……”话还没说完就被照下来了,我要现在跟他说我下面没穿 吗?不行,绝对不行,还好他现在先入为主,以为我穿着热裤。   怎么办?我要冷静,我不能说出来,而且不能被宇翔或店员大叔发现。直接 跑出便利商店?不行,就算没立刻被发现,但外套还是在宇翔那里,总不能半裸 逃回去吧,而且家门钥匙还在大衣口袋里。现在把外套抢过来?更不行,宇翔比 我高大,而且以他的个性一定会玩起你抢我逃的游戏。   对了,大叔跟宇翔都比我高,我只要抱着零食的话,他们的视线就会被零食 挡住,即使我不往下拉衣服也可以了。但首先我要镇定,装作若无其事才行。   “好啦,真是的,你等等可要乖乖还我大衣喔!”   “好好好~~”   我挑了几包空气,不对,几包洋芋片,我小心翼翼的趁宇翔没看过来时,拿 了四包大包的,没被发现很完美,接着要走去结帐。   “喔~~”店员大叔看到我的打扮有些傻了,不过马上就镇定下来了:“原 来……妳里面都穿这么大胆的衣服呀!哈哈,我都看傻。”   “我平常才不敢这么穿哩,是他跟我赌说我绝对不敢这样去结帐的,”我看 向一旁的宇翔:“他说要是他输了,就请客,零食他都付钱。”   我真他妈的机智,想到这种说法,让宇翔以为我拿这么多零食是想敲诈他, 让店员以为我们在玩大冒险游戏。   “啊,对呀,没想到琳琳真的敢穿这样子,真是大饱眼福,大开眼界了。” 宇翔倒是毫无迟疑的假装认输付钱了。   “四包洋芋片,妳不怕吃肥了呀?”宇翔笑嘻嘻地损我。   我将洋芋片放上柜台后,立刻拉住上衣,靠着柜台以防万一,到这里为止还 要小心,总是有意外发生的,例如有人就是会傻傻的把零钱给掉在地上。   趁着宇翔还没弯腰前,我赶紧阻止他:“没关系,我帮你捡。”这时候我必 须要蹲下来捡,弯腰绝对走光,拉着上衣,慢慢蹲下,还好零钱没有滚太远。   “收您1XX元。”店员念出一如往常的台词,但此时的我却忐忑不安。我 偷瞄着大叔店员的表情,没有特别惊讶,注意到我的视线后也没有特别反应,应 该是没有看到我走光。   “小妹妹,妳这样穿真的很漂亮,果然年轻就是好,可以穿得又露又美。”   “大叔,你可要多看她一点呀,这是她第二次穿这样给人看喔,说不定以后 就不敢了。”宇翔故意跟店员东拉西扯,肯定是想要多看一下我暴露的模样。   “好了啦,走了。”不拉他一起走,我可真要穿成这样出现在大街上了。   走到店门口正要离开之前,宇翔突然小声的对我说:“再给大叔一点沙必死   “沙必……那是什么?”   “沙必死就是一点福利,例如……”宇翔看着我,而他的手有些不规矩的移   身后传来店员的声音:“掰掰,欢迎下次再……再……”   “你……你干什么!?”没想到会在即将离开前发生意外,宇翔将我的衣服 后摆整个拉起,让我的屁股完全露出来。   “难得穿了一件短热裤,不让人看一下,岂不是浪费了?”   还好宇翔是站在我侧面偷拉我衣服的,之后也是看着我说话,并没有注意到 我衣内的情况,但店员几乎可以确定是看光人家了。现在我羞得真想找个洞钻进 去,就算宇翔没发现,但店员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我下体全裸没穿内裤,虽然只   “嗯,掰掰。”不知怎的,我回头看了一下店员,并不是想确认他是否看到 我屁股之类的,而是想看他发现我走光时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   ‘应该是既惊讶又惊艳。’虽然这么想是有一点自大了,也有可能早就镇定 下来,摆上亲和的笑容;或者会因为尴尬,假装没看到,转而去整理货品。   “不准进来!”我严厉的警告宇翔后,将门锁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想顺势 进来,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现在这种情况可不能让他进来。   从刚刚开始,心脏就跳得很快,身体有些发烫,甚至有些发晕,这是生病的 征兆吗?我双手环胸,回想刚刚的情境,开始有些受不了了,内心的火持续烧弄 着我,这不是生病,而是自己需要休息一下了。   随手脱了大衣,将零食整袋丢到一旁,原本以为回到寝室稍微坐在床上就会 冷静。回想起之前跟老公做爱的时候,他说我变淫荡了,虽然那时候有点生气, 但一方面想到老公觉得舒服的话,我也很开心,而且有一点点得意。   自己的肉欲越来越难以满足,明明还有好多天才能见到老公,我现在却已经 难以忍耐了,“嗯……”只是轻轻摸一下肌肤的刺激就让自己轻喘了一声。那时 候的视线就像烧热的射线印在我的双臀上,就好像大叔的双手一直在抚弄着我一   ‘不可以,不能再这样欺负人家的屁股了,好痒,带点刺刺的微痛感……’ 真是奇怪,这种感觉缠绕着我。闭上眼睛回想,明明只是被看到一下子而已,怎 么会变成这样呢?   顺着身体的曲线,我的手慢慢地往下摸。嗯,怎么都是水,难道我从刚刚开 始就已经如此湿得一蹋糊涂了吗?“嗯……”偷偷的将手指伸了进去,我忍不住   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但我想起灯还没关,睁开眼睛后却发现依然是一片黑, 我……刚刚有关吗?   “是谁?宇翔?”我的警觉心稍微提了起来,看到一道人影走到我床前。   “是我喔!”很明显的正是宇翔。   “你怎么进来的?”我傻傻的问了个笨问题。   宇翔静静地靠近床边,然后我听到“窸窸窣窣”的脱衣声。眼睛慢慢适应了 黑暗,我眼前刚好就是宇翔的阳具,有些兴奋的翘了起来,但却没有完全进入状 况,要硬不硬,刚好斜斜向下指着我的脸,我吞了一口水。   “琳琳妳呀,一回来就忍不住开始自摸起来了,真是个小色女。”宇翔一边 说一边爬上我的床。   “你……你别过来!”他想做什么?我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而宇翔直接爬 到我正上方,用半跪着的方式用四肢把我包围起来。   宇翔将脸贴了过来,在我耳边细语:“别这么紧张,会让妳舒服起来的,一 个人自慰多寂寞,是不是呀?”一只手轻轻的搭上我紧闭的双腿,慢慢地被扳了 开来,而那只手立刻伸了进来。   “竟然已经湿成这样了呀!”   “不可以……”但是好舒服。   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宇翔的表情,我下意识的抗拒着,想推开侵犯我下体的手 指,但却不小心摸到了某个热热的柱状物。   “不用担心,已经硬起来了。”   “才不是……你不能……你是我老公的朋友……”我的手轻轻地握着那一根 温热的,粗硬的,令人渴望的……   “我就是妳老公喔!”话语跟着热气一起吐在我的耳朵上。   ‘怎么……会是我老公呢?他最近……很忙的……’怎么老公会突然出现在 这里,我的头脑已经发热无法思考了。   “妳很想要吧?想要老公的大鸡鸡。”   对,我很想要。   “妳现在正握着那根妳梦寐以求的大鸡鸡喔!”   原来我一直握着,但下意识的排斥着,因为他是……他是老公?   “很好,松开手了。”   这样子就可以让我满足了。   老公的身体轻轻的压了上来,我的腿也被抬了起来,我可以感受到那东西的 前端已经顶在我毫无防备的小穴上了。   “妳现在该说什么?”   “老公,快插进来……嗯……”是老公的话,当然没关系。   有根很粗大的东西在我体内,让我很满足的东西,不同于以往,猛烈地欺负   “好棒……啊~~”好爽。   “呀~~嗯……老公~~嗯……呀……”好爽好爽。   “呀~~用力……嗯……啊……呀……”好粗鲁,好爽好爽好爽。   “啊啊啊……咿……啊……啊……呀啊……”小穴好像……快坏掉了,好爽   今天的老公好厉害,怎么以前都不知道呢?不对,以前也曾经这么暴力、这 么急,但……一样好棒。   “咿……呀……那边……呀……乳头……呀……”老公突然吸起我的乳头, 连另一边也不放过,用手抓揉着。   “不喜欢吗?”   “没……有~~只是……嗯……”只是很意外,以前都没这样过。   “嗯……呀……”我紧抓着老公,感受着体内被充满的瞬间。   那一天,大概是我在性爱中迎来最多次高潮的夜晚,尽情享受着肉欲。在隔 天早上刚醒时,我仍迷迷糊糊的以为是老公半夜来找我,但脑袋清醒之后,马上 清楚地知道昨晚带给我无数次高潮的不是老公阿轩。   竟然又一次……原来之前一直以为老公曾经大大地满足我,那一次身体的记 忆竟然是来自他。   下了床之后,感觉到下面有东西缓缓地流出,是昨晚被射进去的,很多次, 所以量不少,看来他也是积累了几天。还记得第一次被侵犯时,我气得跑进厕所 里清洗,洗到下体都有些发红了。   昨天竟然这么容易的就让他得逞了,在那种发情的迷迷糊糊状态下信了他的 话……还是说,我内心渴望着老公抽空来找我?是自己说服自己相信黑暗中的人 是老公,还是想找理由让被侵犯的事情顺理成章?   算了,要上班了,稍为清洗一下就好,应该不会有味道了。                 (待续) ===================================   作者碎碎念:   慢慢地写,希望不要把人物写坏了。其实已经写到第四章了,但怕会吃书想 回头改。欢迎各位读者跟前辈大大的意见!   「歡迎回來。」一副理所當然坐在我床上的男人對著我笑咪咪的說著。   「宇翔……你怎麼又……」   「幹嘛這麼警戒,明明一到床上就如此乖順。」   他說得沒錯,就好像突然品嚐到甜美多汁的果實,而眼前正是一片果園,然 而果園卻立著警告標誌。每一次踏進果園,對著警告的牌子猶豫,然後看著發亮 誘人的果實,最後還是偷採了,那味道是如何的香甜可口,但吃完之後卻又心懷   我告誡著自己不要出軌,不要對不起老公,但是又受不了慾望放縱的那種快 感。一個女人應該只接受一個男人才是正確的,但我現在卻渴望著獲得更多。我 知道自己現在表面的警戒都是演的,說不定,宇翔也看穿我了,只要他出手了, 我就會接受,但……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妳是指什麼呢?」   「你已經有華薰,而我是你的好友,你為何還要找上我?」雖然華薰跟老公 都在忙,沒辦法見面,但也不應該這樣子。   「想上妳當然是因為妳身體很色情。」宇翔已經摸了上來。   「不會對不起華薰嗎?」   「妳覺得我會這麼想嗎?」   他肯定是不會才敢這麼大膽,但……我還愛著阿軒,我愛他的溫柔、他的體 貼,愛阿軒這個人。而他也對我付出更多的愛,剛交往時就雙方都覺得找到了真 愛。可是我現在卻沉迷於與他人性交,我很下賤嗎?我對現在的自己感到迷茫, 不懂自己為何而樂,不懂自己的慾望何來。   「妳感到很罪惡,對不起阿軒?」宇翔輕聲問著我。   「這不是廢話嗎,我可不是你這種人渣。」   「但妳依然是在讓阿軒戴綠帽喔!」   我氣得將他一把推開:「你到底想怎樣,為何要欺負我?」   「就是要這樣有反抗才有趣。」宇翔順勢把我拉倒。   「不行,這樣果然太奇怪了。」   「一點都不奇怪,妳和我現在都有生理需求,妳就當作我們是互相幫忙的朋 友,對,就是炮友喔!」   「就是為了做愛而當的朋友。」   「太……太不知羞恥了。」   「嘿嘿,妳下面才不知羞恥,明明才剛開始而已,一下子就濕了喔!」宇翔 迫不及待地開始脫我的衣服。   「等一下,燈,燈還沒關,還有窗簾……」   「不要管那些……我突然有個好主意。」宇翔把我整個人抱了起來。   「等等,你想幹什麼?」   「我從第一次進來時就在想了,這間屋的採光真是很棒,房間四面中有兩面 都是窗,而且樓層也不高,外面街道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呀!」   他在想什麼?   宇翔把我壓在窗邊:「今天來點特別的體位,就在窗邊來吧!」   「咦?不可以,會被看到的。」我嚇得開始掙扎。   「被看到才好……不過不用擔心,路人不會有事沒事抬頭看的,這只是刺激 而安全的玩法而已。」   「求你……不要……」   「不要就是要,我懂的。」   「不是的,這樣真的很害羞,我不行。」我使力地掙扎想讓他瞭解。   「對,就是這樣,好像不願意的掙扎著,卻沒有真的用力,琳琳的身體果然   「是你抓得太緊了……等等,我說等等了吧!」宇翔竟然已經拉出那根硬起 的弟弟在我大腿上磨擦,急得我大喊停。   「這麼大聲,路人會看到喔!」   「所以我說停下來。」   「妳說什麼?太小聲了,我聽不到喔!」   這個壞蛋怎麼可以這樣,在這種隨時會被看到的地方,哪有可能做得起來。   「吶,琳琳,妳下面洪水氾濫了喔!」   怎麼會這樣?我竟然覺得興奮。眼前剛好有兩個路人走了過去,雖然有點距 離,但他們一抬頭肯定會注意到,我紅著臉趴在窗邊,後面還有一個男人,簡直 是再明顯也不過了,不……不……可以。   「妳看,沒人會注意到的,」宇翔輕聲說著:「只要妳不發出聲音的話。」   「嗯啊!」宇翔剛說完立刻開始在我體內衝刺,他一定是故意的。   「哎呀,不是說不要發出聲音嗎,難道妳想讓人看到嗎?」   我才不想,絕對不想,應該是不想的才對。   「想要更刺激嗎?」宇翔摸上了我的雙乳,一手挑逗著我的乳頭,一手偷偷 的解開我上衣的釦子。   「你……」他想要幹什麼?他在脫我上衣,難道要我就這樣上半身全裸嗎?   外衫扣子全開,露出內裡的襯衣。怎麼會這樣?身體好熱。   「嘻嘻,開玩笑的,看妳嚇得身體都僵掉了喔!」   我完全沒聽到宇翔的這句話,一想到自己在窗邊裸體做愛,一想到可能被看 到,我的意識就開始飛離了我……   「琳琳~~琳琳~~」   「嗯,啊,華薰,怎麼了嗎?」   「真是的,怎麼妳今天一直在發呆呀?不管那個了,這冰淇淋真的超超超好 吃的啦!」華薰一臉幸福地叫著我:「琳琳~~啊,妳也吃一口。」   「不用了。」我刻意地迴避了華薰的視線。   怎麼辦?我不敢看她了。現在仔細想想,我根本沒有臉還跟她出來玩,一想 到華薰的男友就是宇翔,我就深感罪惡。   「琳琳,妳是不是有什麼煩惱?」華薰雖然看起來傻傻樂天的感覺,但我果 然還是表現得太異常了吧!   「妳跟宇翔處得好嗎?」   「怎麼了,妳跟阿軒吵架了嗎?」   「妳先回答我的問題!」   「很好呀,超好的喔!我超愛宇翔的,一想到宇翔我就想開心的笑,世上竟 然會有跟我這麼合的男人。」華薰誇飾地表白心中的愛,她一直都是這樣有趣, 但卻讓我更不敢表明事實。   「換琳琳回答了喔!」   「我跟阿軒也一直都很好喔,沒有吵架。」   「那妳在煩惱什麼?」   「沒什麼……」   「快說快說,我看得出來一定是有什麼事,該不會是阿軒外遇了吧?」   「才……才不是,是我自己的問題,跟老公無關。」   「那是什麼問題呢?快說快說,要不然搔妳癢癢!」   「等一下,不要……哈哈……我說啦!」我看著華薰,稍微想了一下開口: 「就……有一個男人一直纏著我,他也知道我有男朋友了,可是依然不放棄。」   「然後呢?然後呢~~」華薰像是在聽故事一般。   「沒有什麼然後啦!」   「不可能的,肯定是還有什麼喔!」   「反正我甩不掉他,很煩惱。而且覺得很對不起阿軒,好像我背著他跟其他 男人往來一樣。」   「被抓到什麼把柄嗎?」   「才沒有勒!」   「嘿嘿,依我猜,肯定是那個男人對琳琳做了什麼吧,琳琳每次都會大驚小 怪。其實我最瞭解琳琳了,妳這是悶燒喔!」   「我才不是。」為什麼華薰的直覺總是這麼準?   華薰靠了過來小聲地說:「怎樣,在阿軒很忙的這星期裡,妳應該不小心被 上了很多次吧?」   「蛤,妳在說什麼,沒有很多次啦!」被說中了心事後,我嚇得站了起來大 喊,喊完才發現自己失態了。   「真的假的,妳真的跟那個人做了喔?」   「原本只是開玩笑,不過看妳那反應,肯定就是發生了什麼吧!」   沒想到只是開玩笑,我的反應這麼大。怎麼辦?我不敢說,那種事情,可不 是單純被上了,而是對被宇翔幹這件事有些上癮了。   華薰突然間抱了上來:「姆~~琳琳是我的,怎麼可以有其他人動琳琳,告 訴我是誰,我要教訓他!」   「等一下,不要舔啦~~華薰~~」我坐在椅子上掙扎著,想擺脫華薰的惡   「都快忘了琳琳的味道了,讓我補充一下。」   「人家身上才沒有味道哩!快停下來,有人在看了啦!」我們就在冰淇淋店 門前的位子上,街上的路人們有些好奇的看了過來。   「嘻嘻,就是要給人看才這樣的。」華薰一路從頸部舔到臉頰。   華薰輕輕的親了我的鼻頭:「華薰也很喜歡琳琳喔,所以有煩惱什麼的,都 跟我說沒關係的。」   「女孩子生得一身粉粉嫩嫩的,」華薰整個身體黏了過來將我壓在椅子上, 她一邊趴著,一邊用手摸著我的大腿內緣:「皮膚吹彈可破,而且如此敏感。」   「我知道妳一定想太多,」華薰將手指貼在嘴唇上:「就讓我告訴妳一個小   「人家的那一邊呀,吃過很多種棒棒喔!」坐在我身上的華薰掀起了自己裙 子,只讓前方的我看到,裡面沒穿內褲,但貼了一條膠帶:「偷偷跟妳說,裡面 現在裝了滿滿的精液,而且不是宇翔的。」   「女孩子有時候就是會慾求不滿,有時候就是要懂得玩一下。」華薰說得自 己也有一點臉紅了。   看到這樣子的華薰,過去的我可能會覺得很噁心,不可思議。現在卻覺得有 一點點羨慕,羨慕華薰如此放得開,如此自然。同時也很開心,因為她連這種秘   「琳琳,如果妳覺得對不起阿軒的話,就跟他坦誠,讓他知道妳是個色色的   「我……不敢,我怕他會討厭我的。」   「那就是他眼瞎了,正常人都不會討厭這麼可愛的琳琳。而且到時候我就把   「妳都有宇翔了,還說。」   「人家可以左擁右抱呀!」華薰再度趴了上來。   今天宇翔沒有來,也對,早上我陪華薰出門逛街散心,晚上就是宇翔去找華 薰了吧,畢竟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宇翔沒來有點失落,但仔細想一想,宇翔是華薰的,他如果就這樣不再來找 我也好,我也不用這麼煩惱了。   今天感覺有點兒孤單,我看著窗外的景色,回想起那一夜,我忍著不發出聲 音,感受著與以往不同的視野,然後放蕩地接受宇翔粗暴的撞擊。   不知道是第幾次高潮的途中,我注意到有個路人看著我,似乎是個中年人, 我注意到他眼中的那股驚訝與癡迷,就這樣呆站在那邊看著我。那股視線讓我體 溫不斷加高,讓我相當難受,我感到極度的羞恥,沒想到真的被發現了。   我並沒有告訴宇翔,但我只想趕快躲起來,反身將宇翔壓倒在地,想逃離那 視線,我那不知羞恥的表情與動作,不知道被那路人看到了多少。我竟然這麼的 大意,那當下我真想找個洞鑽進去。   但每次當我回想起那中年人的表情,我內心就不斷竊喜,驚訝而著迷的表情 令我充滿成就感:他是在看著我,他知道我在做愛,他看到的是我淫蕩的一面。 這表情就跟便利商店那時候一樣,看到我光滑屁股走光的店員,那驚訝的神情令   想著想著,我就把身上的衣服給脫光了,如果不是站在窗邊的話,其實外面 的路人也看不進來的。心裡突然有一種舒暢的感覺,束縛好像都隨著衣服一起脫 掉了。今天就這樣全裸著,反正也沒有要出門了。   沒想到就延續了好幾天,我一回寢室就脫了精光,就這樣全裸坐在桌前用電 腦上網,全裸著去睡覺,除了去那共用的廁所外,身上除了襪子外都是全裸的。 我甚至覺得自己是被宇翔給幹到腦袋壞掉了,偷情對心理的衝擊,讓我過去的一 些矜持開始崩壞。   這樣的轉變讓我整天的心情都變得不一樣了,甚至從穿衣風格到個性都改變 了,公司同事跟老公都發現我明顯變開朗許多,以前像是個保守的冰美人,現在 卻有如初春溶雪後開心跳舞的少女。   「吶,老公,你會不會討厭人家變這麼多?」   「怎麼會討厭呢,琳琳比以前更加自信漂亮了。」   「你不會覺得奇怪嗎?」   「是有一點,前陣子看妳常常悶著,好像在苦惱什麼問題,但現在應該是想 開了,我很為妳開心。」   我緊緊地靠著老公,以前我在外面都不太敢這樣:「可是人家變得變得…… 有些比以前色了喔!」   老公輕輕的點了一下我額頭:「哪有人這樣自己說自己的,真不害臊。」   「不喜歡這樣嗎?」   「不管是以前害羞的琳琳,或是現在動作大膽但依然害羞的琳琳,一樣都是 我喜歡的琳琳喔!」老公摸了摸我的頭:「好了,別撒嬌了,食物都快涼了喔, 要我餵妳吃嗎?」   「我自己來就好了,我又不是變成公主了。」我吃了一口,然後有些不好意 思的說:「可是你等等要餵人家下面的那一個嘴巴喔!」   老公想了一下後,想通後才臉紅著點頭,笑罵著我慾求不滿。沒想到現在會 害羞的是老公,真是可愛,我果然還是最愛他了。   「滾出去!」   我的床上出現了不該在此的男人。   「怎麼又變得如此排斥了呢?」   「反正你別想再碰我了。」   原本以為過了這麼久,宇翔都沒有再來找我,以後也就不會來了。現在的情 況很明顯證明我還沒瞭解宇翔這個男人。   「老公回來了就不要我了呀,那我是不是等下次妳老公忙的時候再來呢?」   「以後都沒這機會了,所以請走。」   「我知道妳很喜歡跟我做的,別逞強了。」   「我愛我老公。」   「誠實點,告訴我,跟我做很舒服吧?」   「……我承認很舒服,之前甚至有些上癮了,但我不能再對不起老公了,那 只是一段錯誤。」   「不能再對不起阿軒,所以妳跟他說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嗎?」   「怎麼可能,你別亂說,老公不會相信你的,你只會讓他失去你這朋友。」   宇翔盯著我看,不說話,就這樣,房間內安靜了一段時間。   宇翔笑了,他看著我說:「妳知道我之前裝了偷拍攝影機嗎?」   「裝了……什麼?」   「不只這間房間,同學會那一次我也拍下來了,總共幾次呢……嗯,好像是 十三次吧,通通記錄著喔!對了,最近妳都喜歡在房間裡面全裸,那些影片都有 喔,很清楚的拍下來了。」   「你……」我瞪大眼睛看著宇翔,不可思議,為何是如此的變態。   「別用這麼兇狠的表情看著我啦!一開始我只是想記錄自己跟別人做愛的過 程而已,留作紀念,原本之前就該拆了,只是不小心忘了而已。」   「你想怎樣?」   「我可以複製一份給妳喔,讓妳去跟阿軒解釋,畢竟一開始還是被我半強迫 的,只是最後妳有點喜歡上這種感覺而已。」   「我跟老公好不容易……不行,不能說,你別想破壞我們的關係!」   「妳不是說不想對不起阿軒麼?」   「所以你把影片拿給我,我把它銷毀,你我閉口不提。」   「妳以為我會讓妳銷毀嗎?」宇翔邪惡地微笑著:「嗯,今天就算了,我剛 才已經把隱藏式攝影機拆了,回去後我會將影片傳給妳,明天見了。」   宇翔踏著輕鬆的腳步從我身邊經過,走出了我的房間。這是他第一次如此乾 脆地離開,卻留下如此重量級炸彈般的訊息,他是虛張聲勢嗎?不對,沒過一個 小時,他就傳了一份檔案過來,我一點開,發現是我的房間,就知道他完全沒說   怎麼會這樣?他肯定要拿這影片來威脅我吧,讓我繼續做他的性發洩工具, 為何要是我?我為那幾天一時的放縱感到後悔,那應該是秘密的,刺激但卻低風 險,滿足了慾望,但永遠不可能會被發現。   宇翔到底在想什麼,他應該是不會希望被阿軒發現的,但剛剛他好像並不在 乎,甚至是被發現了更好,他的表現讓我覺得他是想要炫耀。有什麼好炫耀的, 向自己的好友炫耀他將好友的女朋友給征服了?無法理解。   明明他都有華薰了,那時候他們還在我面前表現得這麼恩愛,就好像是雙方 熱戀進行中的那種感覺。但宇翔卻在同時對我出手,而華薰她也……真是奇怪, 這一對男女,為何能成為情侶,為何能如此輕鬆自如的偷情。   我彷彿又回到了之前所想的問題上,一對情侶,難道不是應該一對一,只對 彼此付出愛,只接受雙方的愛,應該是這樣的。而我,也曾有過希望擁有更多愛 的想法,突然之間,似乎有點理解,但又不是那麼一回事。我……可以接受自己 變成像他們一樣的人嗎?   閉上眼睛,華薰就出現在眼前,她笑著掀起裙子,光溜溜的下體只貼著一條 膠帶。她轉了一圈,將路上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然後當著眾人的視線下 撕掉了膠帶,裡面流出了一團又一團的白色黏液,就這樣一直從大腿上流下去。   宇翔出現在華薰身上,一樣笑著,然後將那湧泉堵住,用他那長長的棒子頂 著,耳邊響起了華薰的淫叫聲……不對,那是……我的聲音,華薰變成了我,我 就在眾人的眼前被粗魯地進出,臉上還洋溢著奇怪的笑容。   我驚得睜開了雙眼,原來聲音是從影片發出的,為何我會有這種奇怪的想像 呢?為何我會羨慕他們兩人呢?我看著影片中的自己,下體光滑滑的無毛,那是 之前被宇翔要求剃掉的,他說這樣比較漂亮,因此影片中清清楚楚地將那肉棒進 出洞穴的畫面拍了下來,我的聲音聽起來很愉快、很舒服。   然後接下來是全裸的生活,我之前沒想過會被偷拍下來,畫面中少女全裸著 在這房間裡生活。少女突然看向攝影機的方向,對著攝影機搔首弄姿,一開始害 羞地遮著三點,然後表情一轉,自信地擺了個Pose,最後少女將屁股對準螢 幕,將小穴掰開,手指伸了進去,開始自慰呻吟。   原來攝影機是擺在鏡子這邊的呀,這樣就好像是我自己拍下影片對著鏡頭擺 出各種誘或姿勢一般。   我解開了衣服的扣子,即使知道這間房曾經被偷拍。這些都被拍下來了,不 論是做愛,或者是在房間內光溜溜的生活,甚至連那羞恥的動作都無一不漏的入 鏡了。從裡到內都被看光了,就好像沒有隱私,沒有保護,沒有……衣服一般。   我看著房間鏡子裡的自己,再度讓自己全裸,看著再度陷入迷茫的自己。   宇翔……隔天沒有出現,之後的幾天也沒有,突然又斷了訊,日子就好像重   我果然還是搞不懂他想要什麼。                 (待續)                (四) 解放色慾   「最近有人說妳越來越漂亮了嗎?」帶著眼鏡的女孩拉了一張椅子坐了過來   我坐在公司休息室,正要吃中午的便當,而眼前的女孩是同事,總是一臉傻 傻的,是個有些內向的女性。我都叫她芸妹,但她跟我是同期進公司的,部門不 同卻談得很開,吃飯時常在一起。   「公司裡單身的年輕男性都在偷偷討論妳喔,他們都不知道妳有男朋友了, 還在那邊爭,真是傻傻的。」   芸妹要是好好打扮肯定也會有很多人追求。她總愛戴著老土的眼鏡,一身包 緊緊,跟不熟的人在一起能夠一整天都不說話,但面對好友卻變成如此八卦。   「對了對了,妳知道我部門裡的那個誰誰誰有男朋友了,但她都不說是誰, 會不會是妳認識的人呀。」   「我認識的人你也都認識呀。」   「難說喔,最近一直有男同事跟妳打招呼,我都看到了,誰知道妳會不會偷 偷認識幾個人不跟我說。」   「我幹嘛要瞞著妳呀,妳又不是不知道我有男朋友了。」   「可是妳沒跟其他人說呀,誰知道妳腳踏幾條船,說不定妳就這樣偷偷享受 這種眾男擁戴的公主生活。」   真不知道如何吐槽才好,芸妹總是喜歡看一些動漫畫,幻想著自己跟女主角 一樣,被一堆男人追求,她還真以為現實中能有如此情況。   聊著聊著又有一個男同事跟我問候了一下,馬上引起芸妹的調侃:「妳看妳 看,又有一個男人迷上妳了,妳可真是罪惡呀。」   「妳別亂說話,我只是之前有跟他的部門合作過,剛好認識到而已。」   「明明就是妳誘惑人,妳最近都穿得這麼漂亮,大家都注意到了喔。」   「才…沒有哩。」   「心虛了喔。」   「妳也可以穿得很漂亮呀,到時候說不定更多人注意到妳喔。」   「我?不可能不可能,我雖然幻想過當公主,但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妳不試怎麼知道,下次帶妳一起去逛街買衣服。」   「好啊好啊,不過我可不會穿得像妳這樣暴露喔!」   聊著聊著,中午的休息時間也過去了。跟芸妹分開後,走在公司的走道上, 注意到的確有許多男同事的視線。   公司對於服裝要求不多,大家穿得都有些隨意。而我最近也開始試著穿些比 較「透氣」的服裝,吸引了許多男人的注目。可能是心態的改變,我以前要是被 這要盯著瞧,肯定渾身不舒服。   一開始,可以感覺得出男同事的眼神中帶著一些欣賞一些驚訝,這讓我感到 相當的滿足。時間一久,我也發現他們眼中隱藏著一絲的好色,沒有發作,但那 視線盯在我身上,使我身體各處發熱。   我有時候會故意裝傻,挑逗一下,他們會裝作沒有注意到,但我卻感受到那 雙眼的熱度在增加。   有股莫名的罪惡感,好像偷偷在做壞事一樣,心臟總是會一跳一跳的,很緊 張。這種感受支配著我,讓我時常忍耐不住自我。   我摸向自己的臉頰,熱燙燙的,現在肯定紅得像顆蘋果吧。剛剛我假裝室內 悶熱,解開了幾顆扣子,露出胸前的白肉。明明就只是如此,我卻真的感受到室   真熱,真熱,或許我該在解開幾顆。真熱,真熱,或許我該出去,然後把包 住我的內衣解放開來。   我有些恍神的站起來走向洗手間,用手拱了一些水潑在臉上,有些冷靜回來 了,我不懂自己是怎麼了,只是我很清楚該怎麼解決這問題。   慾望就像洪水,抑著藏著,遲早會爆發的,有時候要懂得疏通一下,這樣才   下班,回到了房間,裡面空無一人,開啟燈,走到窗邊,看著路人。   自從宇翔傳給我偷拍影片之後,就毫無下文了。我以為的「威脅」沒有出現 ,而宇翔本人也不再偷進我房間。   他不在此,但被改變的我卻回不去了,每天我都會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就 這樣裸體在房間內,直到隔天出門。   回想起過去意外走光時候,那些男人的表情讓我感到滿足,或許自己就是個 下賤的暴露狂,而且是越來越不能滿足的暴露狂。   我將短裙輕輕的解開,指頭勾起內褲,鬆掉下半身的束縛。   我走到窗邊,靜靜的發呆,看著下面的路人來去忡忡,沒有人東張西望,而 路上的車輛駕駛更沒有機會抬頭注意到我吧。   我對著這樣的大街,一顆一顆的將我上衣的鈕扣鬆開,讓自己回到最原初的   我將身子往外探,突然感受到是內外的溫差,身體抖了一下。不對,不是因 為寒冷,而是失去空間的保護。   現在上半身在外面了,不再只有正面被看到,光是這樣子,我的身體就激動 起來了,臉頰熱燙燙的。   回想起那一天,被宇祥推到這窗邊,被上得高潮不斷,就在最後一次,竟發 現有個路人正好往上一瞧。   那時候意識朦朧,卻感受到一股危機,將身體縮了回來。   那路人驚訝的表情浮現在我腦海之中,被看到了,這裡根本不安全,是在戶 外,隨時都會有人注意到我這裡。   想著想著,身體就更加悶燒,被看到了又如何,那樣不正是我想要的嗎?   「恩…哈…」我微微地發出輕喘。   好興奮,好緊張,說不定現在就真的有人注意到窗邊的我。   明明應該是難過的羞恥感,但我卻從中感受到奇妙的愉悅。被看著的快感, 被欺負的快感,毫無束縛的快感,以及一絲絲作為佐料的罪惡感。   「奇怪,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何會穿成這樣出現在這裡。」   我反問著自己,然後再給自己答案:「我果然還是想試試看,試著露出…露 出自己的身體。」   自從華薰送給我那套新衣服之後,我開始嘗試些以前沒穿過的衣服。   這之中包括內衣褲,例如我現在身上穿的丁字褲,完全解放了臀部的束縛, 只有中間一片小小的布料遮住那害羞的部位。   從側面看來,甚至會讓人誤以為完全沒穿。其實穿起來感覺就好像是真的沒 穿一樣,若不是老早剃光了陰毛,現在的這件丁字褲根本遮不住。   當然,我身上不會只穿這一件就跑出來亂晃,但也就是一件連帽外套穿在身 上而已。這件尺寸比較大,穿在身上,不用遮遮掩掩的,只要不要大動作彎腰, 基本上不會看到裡面那件丁字褲,不會像在便利商店那次那麼尷尬。   只是長度大概就在膝上30~35公分左右,當連身裙來看也就是迷你裙的長度。   就這樣,走過了小巷子,穿過了大街,繞了點路,來到了附近的公園裡。一 路上有一些男人忍不住看向我大腿,我假裝不知情,平淡的走我自己的。內心卻 不知道翻騰了幾次。   等走到了這公園,我雙腿已經軟掉了,直接癱坐在公園椅子上。當初計畫的 主題都還沒開始,就已經如此刺激。   揉了一下雙腿,繞一圈公園,一個人都沒遇到,時間真的有些晚了。被人看 到的風險很低,感覺安全了許多,或許今天試一下沒有關係。   一旦決定開始,我的心情瞬間緊張了起來。   會跑來公園裡,其實是因為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露出狂的事情,原本以為會 看到很多中年男子的照片。   一篇一篇翻過去,反而發現女性的露出者比我想得還要多很多。原以為女性 即使是露出,也只會分享一下心得故事,也不一定是真的。   沒想到很多都直接將照片上傳跟網友們分享,我看著看著就有些傻了。   我找了很多露出的分享,發現夜晚的公園似乎很適合我,只有一些閃爍的燈 ,光線十分昏暗。被人看到機率不高,但又能真的在戶外赤身露體。   我用緩慢的腳步再次繞著公園,這次走得比較小圈,只在公園內圈走。我將 手放在外套的拉鍊上,確定四周沒人之後,慢慢一點點的拉了下來。   我很保守的並沒有敞開外套,因為光是這樣的穿著,就已經是我當下的極限   走在公園光線暗淡的區域,繞了兩圈,除了一開始比較刺激之外,心情開始 沉澱下來了。畢竟這樣走著,就算遇到人,反正視野昏暗看不清,拔腿就跑也不 會被認出是誰,說不定連我穿得如何都看不到。   直到我看到那路燈照耀著的廣場,相較於公園小路那間距很大卻又閃爍不明 的光線,廣場上亮得像是白天一樣。就好像是舞台一樣,台下四周都是暗的,站 在台上你看不到周圍的情況,但卻被眾多眼睛所關注著。   突然之間我像是著了迷一樣,走了過去。反正剛剛繞了這麼多圈,都沒遇到 人,等等時間更晚了,應該就更不會有人來公園了吧。   廣場是這公園的正中心,白天會有很多人在這邊散步休息,更多是帶著小孩 過來的主婦們的聊天場所。偶爾也會有一些年輕人拿著一台錄音機,對著大型雕 像藝術品的底座,光滑的鏡面練起各種舞。   平日裡熱鬧的廣場,在這夜裡依然閃著淡淡的光彩,或許是路燈照在雕像的 底座上造成的反光,廣場中央顯得更加明亮。   我走上放置雕像的這個小平台上,光線聚集在此,真的有一種站在舞台上的   看著底座的鏡面反射出我的模樣,一個少女穿著單薄的外套,隨著拉鍊拉開 的那條縫中,露出了一條白色光嫩的皮膚,從頸子一路往下,兩乳之間的皮膚, 再到肚臍,直到下腹部,才有一片小小的白布遮住那令人害羞的區域。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拉低了外套的軟帽,原來我剛才都是用這麼色情的打扮繞   「嘻嘻。」輕輕地微笑,盯著鏡裡的美少女,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一點自戀 。鏡中的少女真的很可愛,擺了幾個姿勢,稍微擺動一下身體,假裝自己是舞台   玩了一下子之後,覺得自己有些幼稚,流了些汗,今天的活動就到此結束, 回去沖個澡之後就可以滿足地睡一覺了。   只是人生總有意外,一到人影出現在鏡子的反射中,我驚得轉身大喊:「誰   一個大約3X歲的男子,從黑影中走出:「阿,不要緊張,我不是什麼可疑人   我下意識地拉緊外套,將春光外洩的那一條縫隙重新合上。其實我很想拔腿 就跑,但是離開這小平台的階梯只有一個方向,而男子正站在那階梯處。   男子突然就停在那邊呆呆地盯著我。   「你在看什麼,幹嘛一直盯著人家瞧。」   男子此時才發現自己的失態:「阿,不好意思,只是覺得有點驚訝而已,沒 想到,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也會做這種事情呀。」   這種事情?是指半夜露出吧,雖然驚訝可能是假的,但我看得出來他眼裡的 貪色。此時應該要感受到一點危機感,但我卻覺得有些滿足,這男人著迷於我的 外貌,令我內心有一點小喜悅。   「妳…應該成年了吧?」   何止成年,都已經大學畢業在工作了。只不過是長得一臉娃娃臉,沒想到會 被錯認年齡到這種地步。我點了點頭算了做了回應,不知道這男人到底想問什麼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不要這麼緊張啦,妳這樣搞得我也緊張起 來了,你該不會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吧。」   「恩,」我有些疑惑地問:「難不成你常常遇到嗎?」遇到像我這樣的暴露   「真是幸運呀,竟然遇到第一次出來賣的。」男子先是小聲地自言自語之後 ,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對著我表示:「那個…,我會很溫柔的,價錢也不是問題 ,對了,保險套我也有準備好。」   嗯!?什麼意思,他該不會以為我是…我是妓女嗎?   「等等,你該不會以為我是援交妹吧?」   男子剛從口袋中拿出保險套,就聽到我這句話,不禁愣了一下,緊張地問: 「半夜穿得如此暴露,還在公園裡晃來晃去的,難道不是嗎?」   「所以你覺得我看起來就像個妓女?」   「不是這樣的,我想,任何人總是會有緊急需要錢的時候,妳今天可能也是 迫於無奈吧,不是說妳就像個妓女什麼的,」男子有些慌張地開始替我解釋起來 :「而且妳看,我一開始也很驚訝呀,這麼正的女孩子,我還以為是我搞錯了, 總而言之,就是妳很漂亮,但不是淫蕩的那種,就是…就是…」   「噗,哈哈哈。」看著他結結巴巴的不知所措,讓我捧腹大笑,雖然他好像 還是以為我是出來作援助交際的,可是他那老實的樣子,讓我放鬆了不少,而且 讓我心裡頭產生了想惡作劇做點小壞事的念頭。   「吶,你說價錢不是問題,那你願意用多少買我?」   「阿?那個,妳這麼正,而且又很年輕,又是第一次做這個的話,恩…,還 是妳自己開個價錢吧。」   「妳要人家自己評估自己的價錢嗎,如果人家說是免費…,你怎麼辦?」我 一邊說一邊故意鬆開外衣。   男人驚訝的看著我,褲檔卻不爭氣的已經頂了起來。   「哎呀,你怎麼這麼著急,已經硬起來了呀,」我蹲了下去讓自己的視線與 男人的弟弟同高:「得趕快開始了,要不然你這樣應該會很不舒服的吧。」   「等…等一下,在這裡!?」不等他說完,我就將他褲子連同內褲給脫了下   一根長長粗粗的陰莖就跳到了我眼前,我仰頭看向男子:「怎麼什麼都沒做 ,就這麼硬了呀?」   「阿阿,那個…,妳那個…,看到妳裡面什麼都沒穿,我就不小心。」男人 又慌張的結巴了。   我用手握住那根熱燙的肉柱:「看你這慌張模樣,該不會你根本沒找過雞吧   「疑?阿,那個…」男子的反應有點可愛,似乎是被我說中了。   男子一緊張起來,我突然感覺到那根竟然也跟著緊張而越漲越大。   「其實人家根本不是妓女喔,只是因為剛被你看得下面都癢癢了。」我故意 說話刺激著男子:「感覺就有些想要了,人家是不是色色的呀。」   我用一手套弄著那一根,另一手撫摸著自己的下體,模仿著印象中好色華薰 的模樣,用充滿色欲的眼神仰望著他。   我一手槍掉他手裡的套子,並丟得遠遠的:「等等就不要用什麼保險套了, 你就這樣爽爽的都射進來,好不好。人家比較喜歡無套的感覺,反正我們互不認 識,到時候我懷孕了,我找不到你,你也不用負責喔。」   看著男子即將高潮的表情,連著我都興奮起來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好像就差這麼一點了,沒想到只是這樣輕輕地套弄,他就快要噴出來了,我 毫無警覺的就這樣看著那震動的小弟弟。   然後接下來不意外的,我被噴了一臉精液,嚇了我一大跳,原來可以一口氣   我摸著一臉臭臭的黏液,有些生氣,但身體卻有點熱了起來。抬頭發現男子 眼中慾火仍未消去,我有些緊張起來了。   「我剛跟你說的是真的喔,我才不是什麼妓女,然後…,阿,想被你射什麼 的,是我開玩笑的,你別認真喔。」   我手撐著地板想站起來,摸到男子脫下的褲子,突然想頑皮一下。   抓起褲子之後迅速繞過男子,跑下平台,回頭大喊:「人家只是路過的女孩 ,真的不是要做妓女,你這樣噴我一臉,我要逞罰你,拿走你褲子!」   趁著他還愣著,我趕緊跑了出公園,喘了一下,發現手上還拿著褲子,連內 褲也被我一把抓起了。   那男的該不會等等就要裸奔回去了吧,心裡不禁有些愧疚。只好回頭再去找 他,還好他沒有亂跑。   找到了光著下身的男子,遠遠的觀察了一下,原來他身材還蠻不錯的,看著 看著身體又再度熱燙了起來。   「吶,你住這附近?一個人?」原本想道歉的,卻變成了這一句。   「恩?阿。」   「我想要洗一下臉,去你那邊,方便嗎?」   「咦?喔,好。」   「妳怎麼一大早看起來就這麼的神清氣爽,昨天遇到什麼好事情嗎?」   「很明顯嗎?」   「看妳一臉傻笑,誰都知道妳很開心。」芸妹靠了過來,小小聲說:「中樂   「才不是哩。」   「那妳在開心什麼,昨晚跑去找男友?」   「沒有啦。」我看著眼芸妹一臉疑惑:「這是我的小秘密,不要問了啦。」   「琳琳都不當我是朋友啦。」芸妹嘴巴鼓了起來,像個小孩生氣一般。   「恩…以後或許有機會再跟妳說吧。」   「我會記住喔。」   「小心眼。」   昨晚似乎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我好像跨出了一條線,跨出了封閉的自我   或許我穿著沒有更加暴露,但我仍然有更多不一樣的感受。我開心地回應著 同事們的招呼,然後自然地敞開衣服。   外表上似乎一樣,我也解釋不出自己會變成怎樣,或許之後才會發現自己真   過去的我可能會害怕看到真實的自己,因為那很有可能是醜陋的、渴求慾望 的、甚至淫賤的。   但現在有些能接受自己是個好色的小女孩了,過去這個月來,姑且不論喝醉 被姦,每次看到宇翔偷進我房內,我都有一點竊喜,甚至故意忘記再去提那把鑰   在便利商店脫掉大衣時也是一樣,那當下是嚇到了,但卻很冷靜地在想辦法 ,而解答也是順從了內心的渴望,想要試著露出自己,想要不小心失敗走光。   甚至是被推到窗邊硬上那次,其實也是早就有想要被人看見了吧,而昨天更 是跑到了陌生男子的家中…   我拿起桌上的小鏡子,看著裡面的女孩正開心的笑著,並不像我想的那樣淫 穢,而是更加天真可愛的笑容,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我也是可以笑得這麼的單                 (待續) ===================================   作者碎碎唸:   開始壞掉惹~~~(?)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