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32下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32下

                 《一》大学时代              三十二、风云突变(下)   坐在出租车上,看著窗外的灯火阑珊,心里还在想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 什么父亲和彪叔会如此的紧张。   不知道是不是...

时间:2018-09-18 作者:秀色之家 1 热度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32下

                 《一》大学时代              三十二、风云突变(下)   坐在出租车上,看著窗外的灯火阑珊,心里还在想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 什么父亲和彪叔会如此的紧张。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作用,越靠近家的方向,我越发觉得压抑,好像连路上 的行人都少了好多,看看现在的时间,应该还不至于都回家睡觉了啊。   在思索中,我猛然惊醒,凝神向车窗外看去,原来这真的不是心理作用。路 旁的人行道上,行人真的是少的可怜。   尤其是进了我家楼下这条街以后,原本应该还算热闹的大街上,只有零零散 散的几个人。   我不禁有些疑惑,仔细的观察后才发现,行走的人的确是不多了,但是在路 旁的花坛和大树下,却三五成群的或站、或蹲的聚集了不少人。   借著依稀的路灯光亮看到,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吊儿郎当的,有的是奇装异服, 有的是痞气十足,但是在每一堆人里,都会用一个表情严肃,身体绷紧的人,被 其他人簇拥著。   这样想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今天这里的行人这么少了。这大半夜的,路 上有这么多一看就不像好人的人,在你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被他们盯著,你 能不害怕?   就连此时坐在车里的我,也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他们是谁?是彪叔的人吗?还是别的什么人?   他们为什聚集在我家楼下?是在警戒,还是在找人?   为什么警戒?找什么人?   找我?找父亲?   绑架?   寻仇?   灭口?   碎尸?   。。。。。。?   一瞬间,各种疑问充斥了我的大脑,在错乱的思绪中,甚至已经有些不著边 际了。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但还是小心的把身体靠在了椅背上,然后屁股向前移,把自己的身体尽量的 放低,好不让外面的人注意到我。   本来短短的一段路,今天确很是漫长,不过再漫长的路,也有到头的时候。     出租车一点点的减速,然后终于停在了我家楼下。   车停的那一刻,虽然我没有再敢往窗外看,但我能感觉到,在楼门口的那几 堆人里的那几个表情严肃的人,都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接著围在他们身边的,那 些人也看了过来。   我强装镇定的拿出钱包,付车钱。   这个时候我只能保持冷静,尽量让自己的动作稳定,不令人产生歧义。正所 谓「贼人胆虚」,只有做贼的,还会害怕、紧张。我回自己的家有什么好紧张的。 就算是这帮人是仇家派来的,我镇定的举止,也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让他们 不敢轻举妄动。   付好了钱,我慢慢打开车门,还故意大声的跟司机师傅微笑告别。然后镇定 自若的关上车门,转身向楼门走去。   我的目光不感看向两边,但是我的皮肤却好像看到了周围的情况一般,此时 寒毛炸立。   我的腿已经有些软了,但是还在强迫著自己要镇定。   耳朵里认真的听著身后,出租车启动,调头的声音,随著它慢慢的远去,我 已经有些快要窒息的感觉了。   还好,这时我已经离楼门不远了。虽然心里紧张万分,但还是强迫自己,一 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并不断的安慰自己,镇定,镇定,只要进了门,就好了。   这短短的几步,好像走了几年,终于我的手已经摸在了门把上。   轻轻掏出门禁卡,「滴」的一声,这一声响,好像就是我紧张的神经发出的 最后警报。我猛的拉开门,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撞进了门里,并回手死死的把 门拉上。   透过玻璃我看到远处的几堆人正在向这边跑来。一时间,我竟忘记了转身逃 走,有些傻了似的看著。   「什么人?」   就在我还在发楞的档口,身后的一声暴喝接踵而来。   我本以为进了楼道就安全了,因为这个小区的楼门都是需要门禁卡的,这些 人轻易是进不来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楼里还会有人。   听到声音,我猛的转身,然后就真的失去了力气,身体向后栽去。还好后面 有楼门挡著,否则我真的很可能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但是我的眼睛却努力的睁著,看向声音的出处。   那是电梯旁的一个拐角,随著声音还走出了几个人,那里有些暗,我一时还 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身后的门外,已经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但貌似突然戛然而止,并没有再向 门前靠近。   「小浩?」   面前的人群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听到有人喊我,我却不敢答应,在敌我未明的情况,我出声答应,显然有些 莽撞,因此我只能装作没有挺清楚,而继续看向那边。   那边的人边说话,边走了过来。我目不转睛的看著门外斜著照进来的光亮与 楼内的黑暗交汇的那条明暗线,一点一点的从他的鞋移上了他的裤子,他的腰带, 他的衬衫,直到他的脸。   「四哥?」   一晚上的惊吓过后,终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我惊喜万分,然后再也撑不 住身体,后背顺著门一路下滑,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浩?你怎么了?」   四哥本来还是微笑的慢慢走来,看到我瘫倒在地,赶紧急切的跑了过来,扶 住了我。   「没。。没是,刚刚背后突然一喊,吓我一跳。」   我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操!你TM瞎喊什么?」   听到我的话,四哥生气的回头向身后的人吼道,不过那边站了好几个人,我 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   「哎呀,我不知道是自己人。你看这事闹的。」   正当我不知道是哪位大侠干的好事的时候,一个身高马大的黑影,扒开人群, 钻了出来,然后也快步跑了过来,在我的另一侧扶住了我。   我转头向他看去,他冲我憨憨一笑,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憨,憨厚,没有 小四他们那样的痞气。   「他刚跟我。所以不认识你。而且还有些傻。」   小四看我看向那个人。赶紧解释到。说道后来,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我听到小四的介绍,知道他也是自己人,就赶紧也冲他笑了笑。   说话间,他们两个一起用力,把我架了起来,然后一边一个从侧面抱住我, 保护我不会再次跌倒。   「你们继续在这盯著,我和柱子送小浩上去。」   知道我没有了大碍,小四向那边的人吩咐道。我也因此知道了身边的这个大 个叫柱子。   「还有,再来人别TM瞎喊了。」   好像还是不放心,小四赶紧又嘱咐了一句,同时还转头瞪了柱子一样,而柱 子则在他那黝黑的脸上,透出了一团暗红,小心的赔笑著。   小四好像在精神上被他打败了一样,摇头叹气,然后扶著我向电梯走去。   「四哥外面的人?」   我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都是自己人。」   四哥恢复了认真的表情说道。   「那他们刚刚追过来。」   我不由得想起刚刚关门时候外面的骚乱。   「没事,远一点的都是下面的人,已经被楼门口的兄弟拦回去了。」   四哥低声说道。   这时我们从黑暗中的那一群身边都过,由于现在都在黑暗之中,我依稀看清 了这几个人,其中有两个还很是眼熟,记得小欣第一次被阿涛内射的那晚,帮阿 涛起哄的三个男人里,就有他们俩,至于另一个和萱萱不知道现在在哪。不过萱 萱一个女孩子,貌似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小欣,我则有些郁闷,现在这情况看下来,这次的事情应该不是小事, 难道这次的马尔代夫之旅,就要泡汤了?   关键是我该让阿涛如何跟小欣解释那?本来已经那排好的旅行突然中止,又 跟我家这边出事的时间如此吻合,难免小欣不会起疑,我该怎么办?   脑中不断的思考著,电梯门也慢慢打开了。   走进了电梯,小四按下了楼层,看著电梯门一点点的合拢。我抱著侥幸的心 理,向小四问道。   「四哥,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听到我的话,小四眉头微微一皱。   「我也不清楚,五点多钟的时候,彪哥给我们打的电话,让带人过来,也没 说什么事情,到了这里张哥就让我带著这几个兄弟守在电梯口了。其他的兄弟就 都散了出去。」   小四声音低沉的说道,他说的张哥我知道,我一般叫他张叔,他是彪叔的贴 身保镖,同时还会管理彪叔手下的这帮兄弟,可以说是彪叔的左右手。听说张叔 以前是特种兵出身,后来貌似脾气不好,得罪了部队领导,就被踢了出来,之后 摆小摊,跟人抢生意打伤了人,进了号子。   在号子里遇到了一个彪叔的小弟,聊的很是投缘,那个小弟出来后,就跟彪 叔提了一嘴,彪叔觉得这个人不错,就去探了一次监,然后回来后,就跟我老爸, 一起找了很多关系,才把他弄了出来,所以他对彪叔和我爸,很是忠心。   「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彪哥在你家等你。不过应该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最近我们的几个场子都不消停,还有好几个兄弟进了号子。萱萱你还记得吧? 上次帮你朋友办事那个?也被抓进去了。」   小四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气氛也变的越来越凝重。   「什么?萱萱怎么也被抓了?」   萱萱?没想到,我刚刚还想到她。可是怎么连她也被抓了。   「出来混的,早就有这个淮备了。不过这次的事,貌似就是为了打击我们来 的。她那天跟男朋友,还有几个兄弟去唱卡拉OK,刚玩了没一会,警察就闯了 进去,说他们有性交易,就都给带到局子里去了。到现在都没弄出来。」   小四说完,微微叹气。   「性交易?」   在我的印象里,萱萱虽然是个太妹形象,但好像看起来,不是那种放荡的姑 娘啊。   「什么狗屁性交易,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人家萱萱虽然也成天跟我们 混在一起,但是我小四敢拍著胸脯的说,她绝对是个干净的姑娘,对她男朋友死 心塌地,没有二心。」   说道这里,小四有些气愤,声音也大了一点。   听到小四的语气,我不禁感到有些怪异,转头玩味的看向他。   「你。。你看我干嘛?」   被我盯著,小四有些紧张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就是笑著看向他。   「四哥,要我说,你就是喜欢萱萱。」   正当平时爱装酷的小四,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我的身后传出了声 音,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操,柱子,我今天非TM弄死你。」   小四有些恼羞成怒的骂道,然后隔著我,从柱子就是一脚,结果柱子好像早 有淮备似的,脚步一撮,就让开了,不过两个人如此大的动作,反倒令电梯一阵 晃动。   「拜托,这是电梯啊。」   刚刚就惊魂未定的我,被著一阵晃动,晃著更加心慌,赶紧出声说道。   「一会我非弄死你。」   虽然我出声劝阻了,不过小四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有些愤愤不平,依旧厉 声说道。   正说著,电梯门也随之打开了。   看到电梯门开了,小四也赶紧压下火气,又紧了紧挎在我左边手,然后和柱 子一起,把我扶出了电梯。   「小浩?这是怎么了?」   一出电梯,看著我家门前这些好像黑超特警一样,一个个人高马大的黑西服 男,我都傻了。彪叔什么时候这么大的阵仗了?正当我发懵的时候,一个关切的 声音在左边传来。   我转头看去,原来是张叔赶过来问我。   「没事,进门的时候,被这阵仗吓到了。」   我不敢提柱子的事,只是含糊的解释了一嘴。小四也没有提刚刚的事,看来 他还是很喜欢柱子这个兄弟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进屋吧,彪哥等你那。王先生已经一会就回来了。」   张叔确认了我没事,就赶紧接著说道。王先生是我爸爸,彪叔的亲近兄弟一 般都这么称呼他。   「好的,麻烦张叔了。」   我向张叔表示著感谢,然后就被小四和柱子,架著走进了家门。   家里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早在妈妈走了,爸爸忙于工作之后,这里就 没有了温馨,不过今天却越发显的冰冷。   「小浩,你怎么了?」   貌似今天这句话成了所有人跟我打招呼的标志性语言了。我知道彪叔有家里 的钥匙,所以这个问话的一定是他无疑。   我转过头看向了彪叔,把刚刚跟张叔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被彪叔一阵嘲笑。   把我安排到沙发上坐好后,小四向彪叔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淮备拉著柱子, 转身出去了。   「小四!等下,这个兄弟是柱子吧?」   彪叔看向小四问道。   「是的,彪哥。」   小四严肃认真的答道。   「我听说过他。这样,我跟你借用他一下行吗?这段时间,小浩身边也得安 排人。」   彪叔一脸温和的跟小四商量到。丝毫没有我想象中那种黑老大对小弟盛气凌 人的态度。   「没问题,就是他脑子有点笨,我怕他惹麻烦。」   虽然彪叔的语气温和,但是小四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依然认真的回答。   「这。。。小浩,你怎么看?」   彪叔好像也对柱子的事迹早有耳闻,现在小四一提,有些犹豫,然后转向我 问道。   「啊?我啊?我怎么都行,都听您的,这个兄弟挺有意思的,实在!」   被彪叔突然一问,我一时有些转不过来,不过想想刚刚柱子的表现,虽然有 些傻傻的,不过确实是个实在人。   「那既然小浩说行,那就他吧,行不?」   看我同意了,彪叔有转向小四。   「行。没问题。」   小四赶紧答道。   「那好,柱子你那,你怎么想?」   彪叔有转向柱子。   「啊?我,我都行,老大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只要不去欺负人,我啥都能干。」   柱子刚刚好像已经魂游天外了,被彪叔一问,当然主要是被小四踢了一脚, 才惊醒的答道。回答的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我忍了好久,才憋住笑。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   彪叔也被他逗笑了,一边笑,一边把这件事敲定了下来。   「我告诉你,你要是出什么差错,我弄死你。」   小四看没自己的事了,就淮备走了,不过在临走前还是低声警告了柱子一句。 说完就转身看向彪叔,彪叔微微示意后,他才向门外走去。   小四走后,房间里却陷入了沉默。我也慢慢从今晚这惊心动魄的一系列行动 里缓过神来。   偷眼看向彪叔,他满脸愁容,我从来没有见过彪叔这样愁云惨淡的模样。在 我的印象里,他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喜欢大声说话,喜欢开怀大笑,可是现在 却紧锁眉头,愁眉不展。   虽然我这一路,一直在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给我淮确 的答案,不过现在彪叔就坐在我面前,他一定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了?所以我终 于耐不住心中的疑问,向他问起。   「彪叔。。。。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把我叫回来,门口还这么大的 阵仗?」   既然已经开口了,我就把我的疑惑,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听到我的问话,彪叔才从他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慢慢看向我,张口说道。   「小浩啊!我们可能遇到大麻烦了。」                (待续)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