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斗破之纳兰嫣然 11-15

斗破之纳兰嫣然 11-15

             第十一章异火种子   苏千看着吞噬了陨落心炎的纳兰嫣然,一脸无奈,只能取出一盒器皿,让纳 兰嫣然放一颗陨落心炎的斗气种子进去。   萧炎的宅院里,纳兰嫣然的凹凸有致的青春娇躯慵懒舒媚地躺在沦为...

时间:2018-10-17 作者:秀色之家 3 热度

斗破之纳兰嫣然 11-15

             第十一章异火种子   苏千看着吞噬了陨落心炎的纳兰嫣然,一脸无奈,只能取出一盒器皿,让纳 兰嫣然放一颗陨落心炎的斗气种子进去。   萧炎的宅院里,纳兰嫣然的凹凸有致的青春娇躯慵懒舒媚地躺在沦为床垫的 柳擎身上,一只黑丝美腿撩搭着,跪在床下的林修崖捧着纳兰嫣然的一只娇小玲 珑的黑丝臭脚,舐舔吮吸着。   而萧炎跪在纳兰嫣然的大腿间,脑袋被纳兰嫣然的圆滑白嫩的大腿紧紧夹着。 萧炎舔食梳理着纳兰嫣然精致娇嫩的桃源花蕊,长长地伸出舌头,想象着这是他 的小弟弟在纳兰嫣然湿漉漉的甜蜜洞穴里驰骋穿插。   「嗯——嗯——」纳兰嫣然发出一声声娇弱诱人的莺嘀声,不久一股甜蜜的 潮水汹涌而下,萧炎用嘴接着喝,弄得满脸都是。   纳兰嫣然媚眼如丝,一对圆滑白嫩的脸蛋熏红,妖艳妩媚地撩拨着皓腕玉臂 说道,「你们回去吧,本宫和小炎子该就寝了。」   柳擎与林修崖走出萧炎的宅院,一脸阴沉,林修崖说,「萧玉调教好了吗?」   房内,纳兰嫣然托起萧炎,白嫩的玉指晶莹的指甲弹打着萧炎小弟弟,不一 会儿便又硬直起来。   萧炎搂抱着妖媚入骨的纳兰嫣然的娇躯,把她压在卧榻上做了一次,又被纳 兰嫣然压着做了一次。   纳兰嫣然像个小女人一样蜷缩偎依在萧炎怀里,摆弄着还戳在她体内的肉柱 子,她可以内视到她平坦的小腹下充斥着满满的能量液体,都被她吸食殆尽。   「你这样,要是本宫怀了你的孩子怎么办?」纳兰嫣然舒服幸福地问道。   「那就生下来呀。」萧炎说。   「呵呵——,就是贫嘴。」纳兰嫣然风情万种地白了萧炎一眼,「萧炎哥哥 呀——,你也就是本宫的奴仆。若是本宫生下个女儿,那也是你的主人,若是剩 下个男孩,嘻嘻——,那还是你的主人。」   纳兰嫣然的后背贴着萧炎的热枕胸膛,梳散芳香的秀发摩擦着他的脸颊,浓 郁湿润的诱人芳香,沁人肺脾,萧炎闻到了幸福的感觉。   纳兰嫣然从萧炎怀里坐起身,纤纤玉指撑开萧炎的嘴,「啐」出一口晶莹剔 透的香津玉液,萧炎睁大眼看着纳兰嫣然青春香艳的面容,品味着口中的痰液。   纳兰嫣然一划玉指,玉指指尖上冒出一颗火焰种子,「这颗陨落心炎的种子, 就赏给你进化焚决去吧。」   异火种子,只相当于异火的千万分身之一,萧炎吞噬了,也只是提供焚决一 个向上进化的空间,随着这颗种子的成长逐渐成长。   即使如此,萧炎也是感恩戴德,他一口吞噬了陨落心炎的种子,一阵颓废疲 倦感袭上心头,倒塌在床上沉沉睡去。   药尘跳了出来,激动地跪在纳兰嫣然身前说,「主人——,您真是排名异火 榜第二实则第一的虚无吞炎?」   「是呀。」纳兰嫣然巧笑嫣然地说。   「那——,主人要是看重这萧炎的话,再给他一颗虚无吞炎的种子不是更好?」   「咯咯——,我说了你还真信呀。其实我也只是一颗虚无吞炎的种子,实力 是主身的千万分之一。不过,主身那老东西,本宫早晚吞了他!」纳兰嫣然咬牙   她说着,药尘已经附身在昏睡的萧炎身上,捧着纳兰嫣然的一对白丝玉足舐 舔吮吸起来。玉足美腿上套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白丝袜,白嫩滑腻的肌肤清晰可见, 却更显一份朦胧的美感。半透明白丝袜上残留着点点滴滴的林修崖三人留下的液 体,药尘觉得都玷污了主人圣洁的白丝美腿美脚。   「主人,这是冷骨灵火的本源,请笑纳吧。」药尘等纳兰嫣然消了气,拿出 苟延残喘的冷骨灵火的本源。   纳兰嫣然欣慰地一口吃下,缓缓在体内炼化着,笑道,「你这么懂事,赏赐 你什么呢。」她缓悠悠娇媚地说着,「像狗一样把着吧。」   纳兰嫣然站起身来到药尘身后,撩起白丝玉足就向药尘的后穴里戳刺去。   药尘发出几声惨叫哀嚎声,继而一股舒痒感袭来,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纳兰嫣 然的整只白丝玉足就在自己体内扭动戳刺,就像是他紧紧抱着主人一样,火辣辣 的疼痛感,火辣辣的刺激舒爽感,药尘趴在床上沙哑的叫着,「谢谢主人赏赐。」   「真脏——」纳兰嫣然抽出白丝玉足,柔软无骨的妖媚娇躯贴在药尘后背上, 硕大的胸脯上两颗僵硬的樱桃摩擦着药尘的后背,情意绵绵地说,「你比萧炎可   纳兰嫣然说着,白嫩纤细玉手握着药尘双腿间的手枪,「啪啪啪」子弹就打              第十二章母狗萧玉   「萧玉表姐,找我有什么事吗?」学院后山中,青山碧潭,竹影摇曳,萧炎 看着眼前俏生生的大长腿萧玉问道。   身材高挑的萧玉踩着天蓝色高跟鞋,穿着一袭非常短的蓝白连体短裙,将她 前凸后翘的高挑娇躯表现得淋漓尽致,暴露出丰腴滑腻的白暂大长腿,而浓密的 棕色秀发刘海下,一对微笑着的媚眼似乎蕴含着浓郁的情欲。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小弟弟——」萧玉娇媚地嗲声说着,拉着萧炎在一旁   萧炎一头摔倒在了萧玉的白腻大腿上,记忆中的美好触感再次洗上心头,萧 炎忍不住在萧玉的饱满欲滴的大腿上狠狠揉捏摸了一把。   「嗯——」萧玉发出一声舒爽的莺嘀,娇笑着,「咯咯——,小弟弟,这么 喜欢姐姐的大腿,怎么不亲几口,舔几下呢。」   萧玉说着,撩起另一只妖娆白暂的大长腿,将萧炎的脑袋夹在了一对大腿之 间。感受着大腿的完美的娇嫩触感,吸食着浓郁的催情奶香味,萧炎突然有种想 被萧玉活活夹死的渴望。   「是。」萧炎乖顺地伸出大长舌头,在萧玉就像凝固的牛奶一般的大腿上舔   「这萧炎就是贱狗一条。」不远处的柳擎解气地对林修崖说道。   萧玉看着被她夹在双腿间的萧炎,一副乖顺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微弱的痒痒 从她晶莹剔透的大腿处袭来,她突然有种想嫁给萧炎的想法,但是看见不远处的 两对冷眼,芳心一颤。   「往上舔呀,小弟弟——」萧玉说着,就夹着萧炎的脑袋往她短小的裙摆下   密密麻麻的湿润毛发磨蹭着萧炎的脸颊,一股并不好闻却诱惑人心的淫糜芳 香袭来,萧炎很自觉地伸长着舌头舔食着萧玉的桃源花蕊,她的内裤早已不见踪   萧玉的娇躯一阵花枝乱颤,甜蜜的汁水汹涌而下,萧炎张开嘴全部接住,含 在嘴里细细品味着。萧玉的蜜汁自然不像熏儿嫣然的精致纯洁的就像鲜花上的雨 露,而是混杂着各种味道,脏脏的,对男人却更有吸引力。   萧炎还在品味着,而他的小弟弟已经茁壮成长起来,萧玉突然起身,天蓝色 高跟鞋玉足一脚狠狠地戳踹在萧炎的双腿间。   「啊!」萧炎发出一身痛彻心扉的惨叫,用手捂着躺在草地上无力地痉挛。   「呀,不小心,真的很痛么?」萧玉娇滴滴地说着,高挑丰满的魅惑娇躯压 在萧炎身上,怂动摩擦着。   萧玉的身材比萧炎还高大一些,萧炎看着逆推他的表姐萧玉,凹凸有致的曼 妙娇躯,白嫩滑腻的肌肤,觉得疼痛感顿时减轻了不少。   「小弟弟——,张开嘴巴,姐姐喂你一些口水吃就完全不疼了。」萧玉吐着 香气,萧炎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萧玉的妩媚成熟的脸蛋,渐渐地与他前世看过的御 姐式的AV女友完全重合,他身下顿时一柱朝天,充血时的快感和创伤的疼痛感   「啊——,真坏。」萧玉娇媚入骨地叫了一声,萧炎痴痴地张大嘴。   「啐!」一坨晶莹剔透的香津玉液,却包含着一颗丹药,直接吐进了萧炎胃   「啪啪。」在萧炎惊愕中,萧玉撩起玉手狠狠几巴掌扇在了萧炎脸上,「贱 狗,你废了我亲弟弟,你真以为我会看上你?」   萧玉说着,站起身,天蓝色高跟鞋玉足狠狠踩踏在萧炎脸上,细长高跟直接 戳向萧炎的眼睛,萧炎扭头惊险地躲避开。   萧玉高跟鞋底踩踏在萧炎脸上,鞋底的砂石摩擦出数道血痕。萧炎无力地挣 扎着,催动斗气竟然没反应。   「别白费劲了,」林修崖与柳擎走了出来,柳擎嚣张地说着,「这可是你亲 爱的姐姐给你下的麻药,能容易解开?母狗!还不过来跪舔!」   萧玉顿时仓皇失措地跪在柳擎身前,熏红的脸蛋媚眼如丝,娇艳红唇一口含 住柳擎掏出的粗大壮硕的小弟弟,很享受着吞吐舔食着。   林修崖走到萧炎身前,俯视着他,「哟,你这老本,并不大嘛,怎么就能得 到主人的宠爱呢?」   萧炎被林修崖看着,很尴尬,但自己的充血挺立的小弟弟却软不下去。   「据说,如果过度充血,像你这样,又得不到释放的话,就会废呀。」林修 崖阴阳怪气地说着,撩起套着木鞋的脚,一脚踩踏在了萧炎炽热火红的小弟弟上。   洪水般的屈辱仇恨感冲击着萧炎,但是他的身体,却诚实地有种快感,然后, 「噗噗」浓郁的粘稠白浆冲刷在了林修崖的鞋底。   「啧啧——,饥渴难耐呀。」林修崖说着,将被弄脏的鞋底踩踏在了萧炎脸 上,摩擦扭动着。   「得,算这小子命好。」柳擎拖着萧玉走进,「小母狗,去羞辱你这可爱的              第十三章熏儿女皇   古族。偌大典雅的房间中只有古元和古熏儿两人,「没找到古玉碎片就算了, 在这没有斗帝的世界里,为父八星斗圣的实力,也算是巅峰了。」   「至于那个萧族小子,就忘了吧。」古元说着,看着古熏儿娇艳美丽的娇躯, 清新温柔的脸蛋上有着她母亲的影子,而一身黄金色衣裙黑丝高跟更有种女皇般 的高贵诱惑,古元的目光中散发出几缕贪婪。   「父亲!你想干嘛?——熏儿想去为母亲扫墓。」熏儿感受到古元异常的精 神波动,后退着娇弱害怕地说。   「呵,」古元身影一闪,就把古熏儿压在了柔软宽大的卧榻上,粗鲁地亲吻 吸嗅着古熏儿娇香甜美的脸蛋,「熏儿!为父取走你的红丸,实力会更进一步, 也会好好疼爱你一辈子的!」   古熏儿无力地挣扎着,眼角噙出了泪水,在床单上留下一大块血色梅花,一 枚孕育多年的被金帝焚天炎包裹着的能量球被古元吸入体内。   「不错,吸收之后,为父可以到达斗圣九星。」古元说着,也不管熏儿,盘   熏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四岁离家去寻找虚无缥缈的家族任务,他给她的 没有什么爱,只有痛。   金帝焚天炎,异火榜第四,缺乏虚无吞炎和净莲妖火的吞噬能力,其攻击、 防御、精神等任何能力都远超其他异火。   金帝焚天炎修复着熏儿的创伤,她感知着一缕缕金帝焚天炎随着古元的运功 弥漫在他身体的每一处。   「到九星了?」熏儿冰冷地说,语气虚无飘渺,「嗯?」古元一愣,下一刻 他痛得无力瘫软在床上,浑身灼烧的感觉,痛彻心扉,特别是他那一只还挺立着 的大屌,他有种想锯掉的冲动。   「感觉怎么样?我的父亲大人。」熏儿站起身,狠狠地踩踏踢踹着古元的身 躯,「这是你吸入的金帝焚天炎在灼烧你的身躯,这可是熏儿给你的回报哦。」   古元看着碾压踩踏他的一身黄金色长裙的熏儿,娇艳俏丽的容颜不带一丝情 感,犹如俯视天下的女皇。   「你现在有两种选择,要么今后永远这么瘫着经受折磨,要么,就让我打下 一层精神印记,做我脚下的奴隶。」   「好。」古元说着,扭头亲吻舐舔着熏儿的黑丝小脚,舔得有滋有味「小人 愿意做女皇大人脚下的奴隶。」   一缕金帝焚天炎种子射入古元脑中,「贱骨头,这样就屈服了,」熏儿优雅 迷人地撩起黑丝美腿,娇小玲珑芳香四溢的玉足狠狠踩踏在古元脸上,她带着恨 意咬着牙关想直接把古元的脑袋踩碎。   「不过也只有圆滑多变的性格,才能活得长久。」熏儿的一只黑丝玉足戳进 古元嘴里,插入深喉,古元强忍着呕意服侍着。   「你这罪恶的玩意,不知刺破了多少女人的心扉。」熏儿用她纤滑白暂的芊 芊玉手玩弄揉捏着古元瘫软的小弟弟,小弟弟迅速充血长大,「尺寸倒是可以, 不过,本宫就算是让路边的乞丐操,也不会让你服侍!」   熏儿冷声说着,白嫩小手握着古元的柱子,狠狠往外拉扯,「啊!」古元发 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短期内不会恢复。   熏儿突然有些想萧炎了,小男孩偷偷爬进女孩被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熏儿取过一柄八字型双开头的自慰棒,「嗯嗯哼哼」地戳进她的娇艳香穴中, 架起古元的双腿,直接插进古元的后穴。   古元一阵痉挛,「父亲,你不是要疼爱熏儿一辈子么,这可是熏儿疼爱你哟。」 熏儿娇艳诱惑的声音传来,古元也感到一丝快意,下一刻,创伤的小弟弟充血, 快意顿时被剧痛取代。   「怎么,很痛?本宫让你知道什么是痛!」熏儿厉声说着,压着古元迅猛粗 鲁的穿插起来。古元感觉到他的肠子被熏儿插得千疮百孔,「啊——」嘶哑无力   熏儿却越插越有感觉。   熏儿浑身舒麻麻的爽,精致完美的身躯,粉嫩的肌肤变得美艳动人。   熏儿拔出插在古元体内的一段,上面还带着臭屎,起身戳进了古元嘴里。 「啊——」熏儿发出一阵情意绵绵的娇嘀,完美无暇的娇躯花枝乱颤,一股股甜 蜜的爱液顺着自慰棒射进古元嘴里。   「好吃吗?」「好吃!」熏儿站起身,踹了古元一脚。   然后熏儿用白嫩小手玩弄爱抚着古元的小弟弟,小弟弟又渐渐长大了,熏儿 这次没有拉扯,而是窝着它戳进了古元自己的后穴。   「你说你这千万年来祸害了多少女孩?今后你就这样插你自己吧。」熏儿说 着,褪下她穿着的纤滑精致的黑丝裤袜,将古元的小弟弟和菊穴紧紧捆绑缠住。   熏儿优雅高贵的动作与神情,古元看呆了。   「至于你的屎尿从哪里出来,呵呵,从嘴里吧。」熏儿嫣然一笑。              第十四章美杜莎女王   迦南学院的丛林中。   虽然很羞辱,但是当萧玉的成熟火爆的身躯压在萧炎身上、她的白嫩嫩水灵 灵而柔韧有力的大腿狠狠夹住萧炎的腰胯时,萧炎还是不由自主地赢了,有一些 舒爽享受地,用火热的小弟弟在萧玉的双腿间撩戳着。   萧玉眨妩媚的大眼睛,不屑地一笑,埋下螓首,用不久前还热情地服侍过柳 擎的娇艳红唇向萧炎吻去。   萧炎闻到一股腥臭令人恶心的气味,只见萧玉张开嘴,向他嘴里吐出一口浑 浊泛白的粘稠液体。   萧炎摇头晃脑躲避着,萧玉「啪啪」扇了萧炎两耳光,「贱狗小弟弟,你就 好好受着吧。」,然后她的娇艳红唇喂进萧炎嘴里,吐出柳擎诞在她嘴里的白色 粘稠液体,还温柔地缠绵几下。   林修崖柳擎哈哈大笑,柳擎掀开衣衫,强壮的身躯压在萧玉火爆成熟的身躯 上,穿插驰骋起来。   被压在二人身下的萧炎,瘫软无力,被羞辱地近乎晕厥。   萧炎的纳戒中的药尘,想着他出面制止只会更加羞辱弟子的自尊,想着若是 主人纳兰嫣然来会如何。   这时,萧炎的衣袖中却一阵剧烈的斗气波动,振开了挤压在一起的数人。   「本宫终于破开了吞天蟒的舒服!」   狼狈摔落在地的林修崖柳擎循声望去,痴迷地看着美杜莎妖艳诱惑的娇躯, 几缕单薄的亵衣掩盖着白嫩的肌肤,成熟妩媚地风情却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质。   美杜莎的三角丹凤眼一挑,「小炎子,近来可好?」,对萧炎说。   萧炎羞愧地低下头。   「实力不如人而受欺凌,倒也正常,以后努力就好。你身为本宫的狗奴,本 宫也会照顾你的。」美杜莎说着,迈着一对新生的婴儿般白嫩滑腻却柔韧妖娆的 长腿,漫步到萧玉身旁。   美杜莎低头皱眉不屑地说道,「你这样身材好点却柔弱不堪的女人,跟本宫 做奴隶都显废物。」美杜莎说着,撩起白丝袜玉足血红色高跟鞋,踩踏在萧玉的 饱满胸脯上,扭动着碾压几下,然后高高抬起,用锋利的三角鞋尖直接戳向萧玉 的一对大长腿之间。   萧玉发出数声惨叫,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欢乐。   萧炎自觉地爬向美杜莎女王,脑袋贴着美杜莎的血色高跟鞋和白丝袜美腿舔   美杜莎鲜红娇艳的嘴角抿出一抹欣慰地笑意,爱抚着抱起萧炎一直向上的脑 袋,说,「你这样往主人的双腿间裙摆下钻,是想让主人分泌点奶汁给你喝吗?」 她说着,搂着萧炎的脑袋向她的裙摆深处挤去。   裙摆下的朦胧中,萧炎呼吸着湿润温暖的奶香气息,挤开美杜莎的单薄内裤, 看着娇艳诱惑完美无瑕的精致花蕊,舐舔服务起来。   美杜莎娇喘几声,花蕊深处分泌出几滴甜蜜的爱意,萧炎的嘴巴紧紧包裹住 美杜莎两片毫无赘肉的饱满欲滴的花瓣,舔食按摩着,吸食着。   美杜莎的高跟玉足踩踏在萧玉身躯上,熏红魅惑的眼眸看向远远的林修崖与 柳擎,说道,「看你们俩还有几分实力几分潜力。本宫是西北沙漠蛇族的女王美 杜莎,斗宗,现在想收你们作本宫脚下的奴隶,也邀请你们去做我蛇族的护法,   柳擎还被美杜莎出场时的斗气波动冲击得恍恍惚惚地,恍惚中呼吸着美杜莎 浓郁而奢靡的体香,看着她火一般的妖艳身躯,不时撩起的血色高跟鞋更有几分 高贵而残忍的致命诱惑。   柳擎不觉间向美杜莎缓缓挪动,却被林修崖的话惊醒,「尊敬而高贵的女王 大人,虽然我们很想在您的脚下做奴隶,却已经有了主人纳兰嫣然,不得只能拒   林修崖优雅地说着,却只见美杜莎高挑火热地娇躯一阵颤动,娇喘着,露出 小女人般柔媚的风情。她的裙下,萧炎尽心地舔食着美杜莎的娇嫩花心,淅淅沥 沥的泛黄爱液之间,突然喷射出一柱柱金黄色的水柱,溅荡在萧炎脸上身上到处   萧炎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却还是长大口含住美杜莎的娇艳花蕊,一口口咽下 咸涩却甘甜的圣水。   美杜莎的神情片刻间恢复正常,她的火爆傲人娇躯直接坐在裙摆下的萧炎脸 上,她皱着眉看着林修崖柳擎,「纳兰嫣然那个未成熟的小丫头,做她的奴隶有   美杜莎说着,嘴角却抿出一抹妖艳的笑容,玉手一伸,手上就握起了她悠长 的女王皮鞭,轻轻一甩,带着破空声鞭打在林修崖柳擎身上。   丛林中发出经久不绝的惨叫。   这时,数道鲜花般的亮光,纳兰嫣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第十五章   湿漉漉的青翠丛林里,弥漫着浓郁催情的芳香。   纳兰嫣然踩着小巧玲珑的黑纱帆布鞋,镂空雕纹的黑色丝袜包裹着优雅诱惑 的美腿,上身一系精致的百花花纹胸衣堪堪露出丰腴的胸脯和娇艳的腰肢。   她精致的娇唇与眼眸,梳散如雪的秀发,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纳兰嫣然看着眼前的众人,粉红的嘴角抿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说,「一条荒 漠里的小蛇,变成人之后倒还有几分娇艳诱惑。」   美杜莎一袭凌乱不堪的红色衣裙,白嫩大腿还夹着萧炎的脑袋,「十几岁的 小丫头,也敢在本宫面前放肆!」她的三角丹凤眼精光闪动,手腕挥动着无形的 女王皮鞭抽向纳兰嫣然,众人四周,出现一圈圈各种野兽幻境。   陨落心炎弥漫而下,灼烧着美杜莎的灵魂,纳兰嫣然一个踹踢在美杜莎螓首 上,下一刻,美杜莎的娇躯已经被纳兰嫣然的黑纱玉足死死踩在泥地上,娇喘着   纳兰嫣然看着美杜莎倔强的目光,弯下腰用玲珑玉指划擦着美杜莎精致完美 的三角脸蛋,「你要是用斗宗的斗气力量,制服你还有些费劲,用幻境之类灵魂 攻击就是自找哭吃了。」   纳兰嫣然说着,特意把黑纱帆布鞋的鞋底在湿漉漉的泥地上沾满泥沙,然后 踩踏在美杜莎的白嫩嫩水灵灵的妖艳成熟家娇躯上。   黑纱玉足几下就踩烂了美杜莎的精致红色衣裙、丝袜和亵衣,杂着草叶的污 泥卷裹在美杜莎的乳白肌肤上。萧炎林修崖远远地看着美杜莎的鲜红的樱桃、精 致完美的三角的花蕊,惹火的成熟娇躯让他们直咽口水。   而阳光般绚烂的纳兰嫣然,萧炎他们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甚至不敢多看 几眼以至于亵渎。   「这些贱奴,离开不久就勾搭上别的主子了。看来对于小男孩们来说,还是 成熟的女人更具诱惑呀。」纳兰嫣然娇笑着说着,用黑纱朦胧的鞋踩踏在美杜莎 双腿间的彩色毛发精致花蕊上,用沾满污泥的鞋底蠕动磨蹭着。   私处被她如此玷污,美杜莎忍受着不断袭上心头的委屈的屈辱感,双腿间传 来的瘙痒感觉却带着若隐若现的快感,芳香的泉水仍然从花蕊中淅淅沥沥地流出。   「不过是这异火碰巧克制本宫而已,」美杜莎熏红的眼眸一片水汽,分外妖 异妩媚,「以本宫斗宗的实力,早晚制服你这小丫头。」她说着,手腕一扭,手 中的女王皮鞭向纳兰嫣然扑去。   纳兰嫣然晶莹的玉指一弹,然后优雅地抓住皮鞭,抽到手里,「呵,小小斗 宗也自以为是,真是可怜呀。七彩吞天蟒好歹也是远古种族,却沦落到西北荒漠 中苟延残喘了。」   纳兰嫣然说着,踩在美杜莎的精致喷香花蕊和白嫩娇艳小腹,看着美杜莎醉 红色的媚眼与娇艳红唇低下头,纤纤玉手抚摸玩弄着她的脸蛋,「看着你这成熟 妖艳贱货的模样,倒是有些想念人家的成熟却温柔贤惠的云韵老师了呢。」   美杜莎看着尽在咫尺的纳兰嫣然的青春绽放的螓首,绚丽灿烂的光辉视感让 她不由生出几分自卑与嫉妒。   纳兰嫣然伸出两根手指,拨开美杜莎的娇艳红唇,伸进她嘴里。   美杜莎本能地含住舔了两口。   「咯咯,很自觉嘛,要是本宫是男人倒是很乐意要你这嘴来服侍,」纳兰嫣 然说着,两根手指捏着美杜莎的舌头,抽了出来,用另一只手弹打着,「不愧是 蛇女,舌头比一般女人更细更长一些。」   美杜莎忍受着苦痛,芳香的冷汗直冒。萧炎看着美杜莎的悠长纤细的舌头, 顿时幻想着香艳的画面。   纳兰嫣然的手指夹着美杜莎的舌头,插进她嘴里,直接戳进深厚。一股呕吐 感袭来,美杜莎想直接狠狠咬下,却被纳兰嫣然一瞪,「女人,你要是敢咬,本 宫就先拔了你的牙齿,然后让你用嘴为这些男奴们服务!我想,他们还是很乐意   纳兰嫣然戏谑地回头一看,萧炎等人顿时收起渴望的表情,一脸正经地埋下   美杜莎屈辱无奈地含着纳兰嫣然的两根手指,舔着,吮吸着。   看着美杜莎妩媚妖艳的脸蛋,纳兰嫣然有种异样的满足感,她抽出沾满晶莹 口水的两根手指,在美杜莎脸上,擦干净。   然后起身用鞋尖向美杜莎双腿间戳了一脚,美杜莎疼痛的娇呼一声,汐汐流 淌的蜜汁间杂着血丝。   「可惜今天没穿高跟鞋,不然你就有幸本宫亲自为你开苞,让你体验女人的 滋味,哈哈。」纳兰嫣然娇笑着,有看着美杜莎精美芳香的花蕊与饱满欲滴的两 片花瓣,又用鞋底狠狠地踩在上面,向其中挤进不少污泥。   「萧炎哥哥呀,我气走了你的熏儿,这个女人就给你玩吧。」纳兰嫣然摸着 萧炎的脑袋说道。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6-23 21:18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6-23 23:46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