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激情小说 夜雨 3

夜雨 3

                (三)   这般纠结的心意在脑中反侧:与妻子,那些过往琐碎生活的画面,以及忽然 在我们间穿插闪过的刘能,学生时代他的形象,前几天再次见面时他的形象—— 那愈看愈觉怪异的笑脸。   辗转难眠...

时间:2018-11-19 作者:秀色之家 1 热度

夜雨 3

                (三)   这般纠结的心意在脑中反侧:与妻子,那些过往琐碎生活的画面,以及忽然 在我们间穿插闪过的刘能,学生时代他的形象,前几天再次见面时他的形象—— 那愈看愈觉怪异的笑脸。   辗转难眠到了隔天,当睁开疲惫的眼睑,卧室门洞光刺刺地敞开着,里头空 无一人。我萎靡地坐直身子,手表提醒我,得尽快出门工作了。后来在工厂忙碌 时,这种内心的委顿仍不时翻涌上来,不得不用理智压抑着自己。   再过了不久许,那难熬的午饭时分,电话响了。   一看,是她打来的。   很难解释我拿起手机的心情,在每次持续的冷战中她那种冷冰冰的态度总让 我极度痛苦,抑郁。这种沉重的压抑感反而唤起一股想要立刻解脱的急切冲动, 冷战得越久,我越是想去同她说话。   「喂?」按通电话前那个瞬间,我想了很多种措辞,可最后吐出嘴唇只有这   「是我。」她的声音不大,但冷冷的。   想问她早上出门前为何不打个招呼,我介意这个,但这些话全都被堵在喉咙 里,她不喜欢被责怪,任何语气的都是。   「你现在在哪里?」她问道。   「厂里啊,怎么了?」   「我帮你约了刘能。他说最近饭局好多,不想再在外面吃饭。」她语气依然 是冷冷的,好像电话这头的我不是丈夫,而是她的一个什么同事。   「哦?那是他不愿意帮忙么?」刘能难道推诿了么?!这样的念头一瞬间竟 在我心头悸动起来,心底一块重物放了下来。可刚吐完这一口气,我旋即又想到 年底还贷的压力,便又矛盾起来。   「那他是什么意思?」我又松了一口气,这次竟是为了别。   「他是问方不方便周末到我们家里做客,离家远了,想吃家常菜。你说呢?」   「这个……不太好吧?」   刘能的这个要求是我万没想到的。立时,他昨夜背地里与妻子的私会与隐瞒、 梦洁她对着电话咯咯咯不停的笑音、他偷偷摸妻子手背的情景,像一幅想要极力 回避的画,堵在我眼前。我自己都没想到抑郁的情绪这么激烈。   「他又不是什么外人,来家里吃饭有什么不好?!」电话那头妻子语气竟有 点嗔怒了,她偏护着他。   「总之,不好就是不好!」这莫名的醋意让我语气有些急。   「人是你要我约的,现在你反不乐意起来。」   「我觉得公事就是得公事办,最好不要牵扯进私生活里来!」呵呵,妻子又 怎么会想到我的郁结呢?   「真是极好笑了!既是老同学,又是咱们有事求他,可连过来家里吃顿饭你 居然都拒绝!!那年底马上就涉及还款的问题,你那时候是不是不求他?!」妻 子在电话那头也急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要不咱们在外面找个馆子么?他难道非得在 咱们家吃?是有多喜欢你亲手烧的菜?难道吃不到就不给帮忙?!」这时我内心 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就想质问她昨天晚上事,内心已然屈辱至极。   「林达!我真觉得你越来越不可理喻!!」   「我看你是待他比我还重要了!他不就是会说个段子惹你发笑么?!靠家里 养的废物,有什么了不起?你这么喜欢他,读书的时候为什么找我啊?!」这时 的我已不是什么商量事情了,竟完全变成了吵架和发泄。   「林达,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真他妈神经病!」那一边,梦洁气得挂断了 电话,而我气得几欲把手机狠命摔出去。   但人一旦独处,高涨的情绪就会慢慢退潮。特别是当我回过神来,看着这投 注了全部心血的小小工厂后,真地后悔起来。我又何尝不清楚呢?不仅眼下贷款 的事情,刘能的职位对我们这种无依无靠的创业者是极为有用的。是,我不想, 却又不得不去和他成为长期的稳固的朋友。   我坐在简陋的办公室发怔,过了一会,当火气与压抑终于平息,我又打回电 话给妻子了。开始几次没接,可在我的坚持下,最后终于还是接通了。   「又怎么了?!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那是妻子极度不耐烦的语气。   「是我刚才语气不对,对不起,你别生气。」我沉声道歉道。   「嗯,然后呢?」她的嗯是从鼻子里发出的『哼』的音。   「还是刘能来家吃饭的事,有没有别的回旋余地啊?最近清源路上不是开了 家『东北风味』么?装潢蛮上档次的,要不我们改到那里请他?」   这次我改用了一种很平和,很柔软的商量口吻,可我没想到这却更加刺激了   「林达!我说你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啊?你是不是神经病啊?!莫名其妙!这 么纠结这件事?!」她的情绪反而窜得更高,电话那头音调尖利无比,近乎对我   我完全没料到,默默地听她咆哮,不回嘴也不挂下电话。   「算了算了,你再别管这事可以么?我早已经应承他了,你就别参合这件事 了!这事和你没关系!」   然后她挂了电话。   本来在生产忙碌的九月,只有脏衣服堆积到要洗时,我才会回一次家。平均 算是一周回去个两次,这样在时间和精力上是我完全被动的。在电话里争吵的这 天,我又回了家,但也到了十点多。   脸上诧异地写着「你怎么回来了?」的梦洁,抱着枕头给我打开反锁着的铁 门。她在家又穿着那种露肚脐的可爱T 恤,和紧紧陷进肉里的、紧紧裹在浑圆挺 翘的性感屁股上、能尤为凸显她阴阜曲线的小小内裤,白皙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 柔软小巧的嫩足踩在卡通拖鞋中,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当然我更不放心这样一个美人独自在家招待刘能了,但见她已下定决心,我 只能口气温和地朝另一个目标去谈话。我们聊了许久,这中间还穿插了一些分歧 与争吵,但我都是忍让的。最后的结果比我预想中的还要更好一点,我们夫妻间 多日僵持的冷淡关系通过沟通缓和了一些,最后我们都同意——周日一起接待刘   另外值得一提的,由于她返家时便洗完了澡,这夜虽然我一直想去,但没有 机会去偷看她手机。   于是按照周日要在家招待刘能的行程,我将最近的工作都合拢重排了一下, 把该做的事,该出的差,都压到其他的日子中。但事有凑巧,却因为这样的缘故, 却促成了妻子单独在家接待刘能。   周六的时候,我正巧有个批次的货品包装供应商出了产品问题,不得不去一 次外地。为了不耽搁周日的接待,我已订好了下午七点十分的回程长途车票。   但就在我火急火燎地同供应商讨论的时候,大约是周六早上十点吧,妻子来   「林达?你现在方便通话么?」   「恩,等等。」我只能对供应商笑了笑,作了一个抱歉的表情,离开了座位。   「怎么了?」   「刘能说,明天没空,结果只能今天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对刘能和妻子,好不容易慢慢平复的心 情忽然又翻涌起来,怀疑起来。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但电话那头是她关切的声音。   「我订得晚上回来的票,我…买不到更早的了。他不是说好周日么?怎么是   「我也不知道啊,算了,我先出去买菜好了。你要是能回来就尽量早些回来   「梦洁,你就不能让他在外面吃么?我又不在家,哪有男人不在,妻子一个 人接待的道理?孤男寡女,他要是…」   「他要是怎么?」电话那头竟噗嗤地笑了,咯咯咯地。「你真是有趣,刘能 不光是你的老同学吧?我认识他还要更早些。难得都在一个城市,就算只得我一 人招待他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   「可是!!」我真是急了,少奶奶!这不是要了亲命么?!   「放心罢,没事没事。借他十个胆?!要是敢举止不端,看我不撕了他。好 了,不说了,我先出去买菜了。」   这天工作之余,我忐忑不安地,甚至是十分频繁地给妻子通电话,表面上闲 扯,实质上不断核实她的行踪,最后把她都给问烦了,不肯再接我的电话。后来 直到下午四点刘能才登门拜访,妻子亲自下厨不便于接电话,是他接的。   对刘能,我的不爽无意表露,怀着复杂的心情,反而违心地热切地与他寒暄, 对这个老同学表示极度欢迎,对人在外地不能亲自招待表示招待不周,内疚不已。   这样,两人互相客套了好半天。   放下这番电话,我稍微心安了一些,应该已确切地向他表达了关注,这样刘 能就不至于在我家中做些什么不轨的事。   妻子对刘能的态度更多还是好朋友间的情谊,我是相信这一点的,但是梦洁 确实太美貌,她白皙温软的身体,姣好的面容,挺翘乳与挺翘的屁股,不可否认 都对男性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再打电话又再也打不通,她可能调了静音。几个小时再也联系不上,这股不 安把我抽离成另一个自己,和供应商对话的那个男人,在候车厅不停抖动双腿像 是在憋尿的男人,嘴里碎碎念的男人,魂不守舍的男人。怀着两种矛盾的心情我 好容易熬回家时,夜色已深。看着表,晚上十点多了,我想这个时间,刘能好歹   按响门铃,依旧是妻子过来帮我打开反锁的铁门,屋里一阵浓烈的酒味,我 不由得皱皱眉头。醉醺醺的刘能竟然还留在家中,正一屁股坐在平时我睡的沙发 上,他朝我咧嘴笑笑。   「林达老弟,我真是羡慕你啊!梦洁那么好的女人,既漂亮又会做饭,竟然 被你给娶到了。烧出来的菜那真是奇珍玉麓,好得很!」他打着饱嗝,对我呵呵 地笑。「真是撑死我了!」   一旁漂亮的妻子见人夸她,也盈盈地笑道:「刘能你这人,就是说话讨人喜   不知怎地,我竟能感觉到屋里融洽的,光明正大的气氛。老同学笑得这么坦 然,让我一时间竟质疑起自己之前龌蹉的想法来,我是神经质了么?但我又不得 不提醒自己,他们俩人曾背着我,那晚不知道做了什么。   「好了,刘能,林达回来了。工厂方面,我只懂些账面上的事情,其他具体 的你直接问他吧。」说罢,梦洁转身走进厨房去收拾碗筷,我挑眼看到,她穿着 一席得体的浅色连衣裙,裙摆过膝,只将白嫩的小腿肚子露在外面,纤巧的脚踝   原来,刘能留到这个点还未走,从他们的解释是这样的:一方面想我应该快 回来了,刘能想问问我工厂方面的事;另一方面,他们老同学见面,聊得十分开 心,时间一晃竟这么晚了。   刘能确实十分健谈,也可能同我既然归家,防备之心渐淡有关系——我们先 是聊了许久工厂的具体问题,资金上的缺口。然后又绕到毕业最初的经历,和来 这里打工的日子,并聊起了住农民房的尴尬趣事。   「总之,你们现在靠自己的能力,日子越过越好了。早我以前学校念书的时 候,我就知道同班同学里头,你林达最不一般。」   这时老婆也收拾好厨房,她端了个小板凳,在茶几的对面陪我们一起聊。我 发现她这样一坐低,原本过膝的裙花便收了上去,缩过她的膝盖,连性感雪白的 大腿都躶露了出来。而刘能只是看了一下,眼睛就又移到我这边来,再也不去看。   看刘能更为感兴趣的是我们在农民房里的那段经历,我便就跟他又拓开来了 讲。我内心总觉得,那些层面的苦日子,他是从未体验过的,他的兴趣有点像那 种有钱人对泡面好奇的意味。于是,我越讲兴致越大,竟说起那个卖春的女孩衣 着暴露钻进我们隔壁人家的夜晚。   「是啊,谁不说是呢?我根本想象不到呢,那样的女孩,竟然去当了妓女。」   对那段,我描述得绘声绘色,眉飞色舞。包括许许多多的细节修饰,如那女 孩同我是如何早上碰面打招呼的,如那隔壁的大汉平日里是如何粗鄙的,如他似 是做苦工,其的身材是如何强壮的,等等等等。   当说起那晚不隔声的墙,我忍不住瞟了妻子一眼,她皱着眉头,脸嗔羞得羞 红了,埋怨地哼道:「你真是没个正型,当着老同学和你老婆,你都还讲那些。」   「没事,没事,小骆。」刘能呵呵笑道。   就这样畅怀聊着,我们甚至摆开了啤酒阵,瓜子花生等咬物零食,直到刘能   「不早了,真谢谢你们两口子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真得走了,明天下午还 有个会。」他摇摇晃晃地,不知是喝多了啤酒或是坐久了膝盖发软。   我看看手表,竟已也凌晨二点了。正要起身相送,妻子却抢在前头说道: 「要不,刘能,你今天就留在这里过夜吧?」   梦洁这么说,让刘能不禁也流露出惊诧的神色,「这样不好吧?不合适,不 合适。」他连连摆手,眼睛留在梦洁妙曼性感的身体上停了停,又移了开去。   「有什么不合适的?都是老同学了,熟得很!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在外面过 夜的。林达,你说呢?」妻子见我仍没做声,又接着留他。   「没事,没事,我开车回,没事。」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啊。你喝酒了,开车要是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那我就打车回吧。」   「其实打车回也行…」我小声嘀咕道,这话其实是想说给妻子听的,反而遭   结果,刘能终被她硬留了下来,瞧着刘能难为的表情与眯笑着的眼睛,我摸 不清他对此事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通过这事,我内心产生了一种轮廓,妻子对他的态度应该只是他乡遇故知, 罢了。与刘能之间,并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丑恶勾当。也许,我只是错把男性对 美貌的女人最正常的关注和恭维,错当作了其他别的什么。   也许是由于事业的艰坎,面对漂亮的妻子,我内心是自卑的。又或许是由于   我一直难以对妻子启齿的怀疑——两年前农民房那一夜里梦洁莫名的晚归与哭泣、   以至于后来她初夜时异样的顺畅;我承认,我是有些过度敏感,有些难以介   家里只有靠近主卧的唯一一个洗手间,妻子本来打算让刘能先洗,但他说没 换洗衣服,这么晚了只想在沙发上将就一夜,等明天酒醒了再早早开车回家,下 午要开会,总是得好好洗漱的。妻子想想也有道理,便没再劝。   再然后便是妻子先去洗澡了,刘能则盖着薄毯子斜躺在沙发上,醉眼醺醺地 看电视。我呢,则坐在一旁陪他,等着梦洁洗完。洗浴室里水声哗哗地,我俩一   再待妻子洗完出来时,湿的白浴巾就那样裹在她雪白的肩上,她竟像平常一 样只穿着露脐的短T 恤就出现在我和刘能面前,娇惑的热气从皓白的肌肤上冒出 来;丰润的臀部间,那黑色丝质的内裤紧紧贴裹着她挺实饱满的性感谷地,豪不   知羞地炫耀着她那双修长的美腿、雪白的脚背以及依是春天翘嫩芽儿般的足趾;   这将我与刘能双双都瞧得呆了,只听见喉咙里吞咽的唾音。   梦洁立即发现我俩的尴尬,察觉到自己这种清凉穿着的极不恰当。只见她脸 颊顿时羞得晕红了,美目斜瞠,口中银牙轻啐了一声,立刻飞一般躲回了卧室。   而随后走进洗浴室的我,口干舌燥,内心突突突地猛烈跳着。平日里妻子里 这般打扮,我都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心头慌张。但今天刘能这个访客的突兀存在, 竟让我从中品味出丝丝初恋般的奇妙感受来,古怪极了。   淋浴对面的衣架上放着妻子穿过的浅色棉质内裤,我脑海中不禁闪过刚才刘 能饥渴的神情。等一会儿他上厕所的时候,当看到了它,他又会对这条丝质内裤 做什么呢?我饶有兴趣地拿它在手里,它半湿湿的,我凑近鼻子去嗅了嗅,浓溢 着妻子私处的汗味,胯下阳具不可遏制地峭直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客厅沙发上的刘能已经关灯睡了,听不到他的鼻音,我轻 手轻脚钻进卧室,爬上久违的床。   妻子正背对着我侧卧呢,这样更突显出女性沙漏般的美丽曲线;她香肩如削, 云鬓散瀑,双腿合到一起,膝盖微微曲着,秀气的一只玉足优美地摆在一络,仅 有薄薄的毯子轻搭在她腰间。   这微微黑暗中那芬芳的香味,美腿的黑影,激荡着我,魅惑着我,使我再也 克制不住,压到梦洁身上。   「这么晚了,别弄了吖!刘能还在家里呢!」妻子被我弄醒了,她扭动着身 体,想挤开我,但又怎么能得逞呢?她小声地说着,我们都知道刘能就在卧室外 的沙发上睡着,仅仅七八米远外的距离,搁在中间的只是一扇并不隔音的门板。   我并不理睬,自顾自拨开妻子的发梢,轻轻吻向后颈,舌头在她肌肤上湿乎 乎地打转儿,她脖子处的味道好闻极了,洗发水的香味,是女性特有的香香体味。   我掏出胯下已一柱擎天的阳具,滚烫无比,沿着梦洁她黑丝内裤的边沿顶进 她肉墩墩的屁股上,当阳具接触她肌肤的那一刹那,我感到妻子身子微微地一抖, 连呼吸也紊乱了。   「没事,我们轻一点儿。」我在她耳畔轻语。   黑暗中,我竟有一种古怪的冲动,我越是品尝着梦洁的身体,越是感到一种 优越感。脑海中翻来覆去全是刘能对她百般垂涎的目光,和那点儿龌蹉的、偷偷 摸摸的、却还被我发觉的小动作。费那么大劲才摸一下手背,哼,我现在马上就 要狠狠地肏他的梦中尤物!   就像古怪的初恋般的感受,这种古怪的优越感越是强烈,我越是想让妻子淫 荡的声音更大一些,最好让刘能也清晰听到的程度。   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我并不兑现诺言,左手进而从她T 恤的下摆伸进去, 从背后抓起梦洁的一对翘乳来,我知道那弹满手掌的嫩肤是妻子她最为敏感的性 感带;随后,我拇指食指并合,磨碾起她娇人的乳尖尖来,一会儿就摸成了坚硬 的小石头;兴奋得颤抖,梦洁的身体在我怀中蜷缩得更紧了,她急促的喘息带着 娇吟不可遏制;发觉到可能被刘能听见,她急忙用手紧紧地捂住嘴巴。   「对了,梦梦,你看出来了么?」我小声地撩她,用胯下直挺挺的阴茎挑逗 着在她大腿根处轻轻摩擦。「刘能每次看你时,眼神都是色眯眯的,恨不得把你   「什么?」妻子假装没听明白。   「我是说,刘能想肏你。」我一面说道,一面用食指轻点着梦洁心房那边的 左乳,后又在她淡粉乳晕周围划起诱人的圈圈。   「你瞎说。」   「我是说真的呀,老婆,你这么性感诱惑,是男人都肯定会想肏你。」   「你胡说什么!」   梦洁小声地抗议道,T 恤却被我趁机从后扯起了,雪白后颈整个露了出来。   我顺着她性感的颈椎线吻了下去,一直舔吸到香肩上,酥痒得她剩下的话音   「真的,他肯定想和你做爱!」   「别瞎说…额啊…他…就在客厅。」   「可能他现在就一边满脑子想着你,一边手淫呢。」   梦洁没有再说些什么抗议的话,而是凑过来吻我,她侧过身来,双手抚摸在 我的男根上,用凉凉的、软软的手指轻轻握住它,上下套弄起来。   「舒服么?」她调皮地小声地问我,又舔向我的乳头,一吸一吮之间,强烈 的酥痒仿佛直接在我的头皮内攒动,浑身立起鸡皮疙瘩的我不禁抓住床单轻哼起   我挺起阳具,让她帮我口交。   「梦梦,我看得出刘能他喜欢你,但你想不想和他做?」感受着身体尖端被 妻子温柔的舔吸,兴奋无比的我竟然吐出这般话来。   胯间的梦洁吸得更卖力了,她吐出鸡巴又深吞回去,偶尔牙齿轻轻碰在我阴 茎四壁,舌头环住我的龟头打着圈儿吮吸。   见她沉默了许久,并不作回答,一直久到连我内心也开始抗议与介怀起来, 我不由得又更大声问出来:「你想不想和刘能做爱?」   听到这话,我内心顿时有些满足。我们夫妻间房事的时候,话题总是有些断 了忌惮的,但从来都是幻想一些与现实毫无丝毫关联的情景,譬如与快递员性爱 什么的;我并不清楚今晚自己为何反复纠结刘能的话题,竟还反复向妻子逼问这 些让他肏她的话来。   可能仅是因为刘能就睡在同一屋檐下,这般气氛总有些刺激吧?   我扶正梦洁,又亲了亲她的脸颊,在耳鼻间撕磨。妻子的唇凑了过来,她每 次口交完都要故意亲我,一股自己的咸味从她口中蔓延过来。   这时候我的阳具自然涨到极致了,我用手朝她浑圆性感的两腿间探去,扯下 黑丝内裤,那里儿已然湿润了;随着手指渐进的撩逗,她小穴口也涂满了滑滑的 花蜜,她终于完全准备好了;我稳住龟头在她两片滑澧的花唇上轻磨了几下,在 梦洁哎呀声的娇喘下,一枪灌洞,直接送进了身体深处。   龟头被她紧紧的腔肉包裹住,其湿滑温暖的感受更胜她口中的吮吸,自然是 更极爽的,我察觉到此刻梦洁竟比平时更为兴奋些——才刚插入,她就伏在我肩 头急促地呻吟起来,尖尖的手指掐抓进我后背发出吱龇的声音,修长的美腿也贴 着我的腰主动缠了上来;她向来矜持,今天这样是不常见的。   「老公,你真愿意让刘能和我做么?」不知怎地,梦洁竟轻轻在我耳边这般   「不愿意。」我心中厌恶,断然拒绝了,明明这话题就是自己主动挑起的, 但这瞬间心中却咯噔地分外难受。莫名的醋意鼓荡下,胯下抽送的幅度便更为猛 烈了;我的阳具并不长,勃起只有九,十厘米,梦洁那深邃潺美的花房根本就无 从抵达,只有每次都尽力地深入,用力地撞在她耻骨上,内心的不安与占有欲才 能稍稍得到满足。   这样近乎拔出洞口又复而重重送入,妻子花穴中欢快的爱浆更易被泵出,我 黑红的茎肉四周渐渐打出了白皙的泡沫状乳膏,我们越来越大力,直到把床板都 肏出有节奏的吱呀声来。   「老…公!…额…呜啊…刘能…你,你轻点!」梦洁断断续续呢喃着的,想 必是刘能在外头,让我轻点,但这嘤嘤呜呜的话语在听来,却让我产生了别种的 遐想,心更隐痛了。   隔天一早,我起床推开卧室门,刘能还在客厅睡着。   接着,我进到洗手间洗漱,像个蹩脚的猎人查看陷阱般,去看衣篓架上昨天 老婆的内裤,才放下心来——它还是卷成一团躺在那,似无人动过。等洗漱完再 回到客厅,刘能正坐在沙发上打哈欠,白色的背心,头发卷曲凌乱。   「起来了?」我冲他尴尬地笑笑,想到昨天晚上。   「额,是啊。醒了。」   「刘能,你早上想吃什么?我们出去吃还是?」妻子的声音从微敞的卧室里   「不,不吃了,我现在真的得回去了。」刘能没穿衬衫的胳膊露在外面,没 想到西装革履不显山水的他,肌肉竟这么壮实,我暗暗揣度着自己。   可能是觉得让客人久候不好,今天妻子穿衣的速度较平时迅捷许多,不一会, 她就走出了卧室,脸上都是潦草的痕迹;而这时,我和刘能都穿戴整齐了,梦洁 正好赶上送他出门。   「刘能,有空常来玩。」客厅里,梦洁水灵灵的大眼睛瞧着刘能,脸颊竟显 出些红晕和尴尬,接着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四)   自从上次家宴刘能之后,便又走了许多日子,转眼便是国庆节了。而在这段 时间内,我对刘能的猜忌渐渐消退了许多。主要由于他常来走动,更利用职务之 便介绍了几宗小额业务给我,这使得我们关系更为亲近了些。以至于后来有一次 他又来家里吃饭,我因有事于工厂,竟放心地任由梦洁一人接待。   这天,我依旧是拿着堆积的脏衣服回家洗,妻子则在厨房煮些宵夜给我。   「国庆你们怎么放?」她擦了擦手,坐在餐桌对面。   「你们单位呢?」我埋头在碗里的食物上,工厂她其实都不用问都知道,肯   「放五天,前后的周末都被挪凑了。老公~ ,我们都好久没有出去玩了。」   梦洁语气有点嗲嗲,撒娇时眼睛中闪着一些光亮,但秀眉后面似乎又藏了丝 丝对失望的准备。「要不,你这次休息陪我去海滨吃海鲜怎么样?」   「梦梦,这次国庆我可能没时间呢,一号有个供应商无论如何得去见一面。」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全部的错都在自己;现在我的表情恐怕十分僵吧, 确实不知道怎么去补偿她。   果不其然,她表情顿时暗淡了,眉头轻皱,温怒的大眼睛盯着我,似要下一 刻立即发火。但也许又察觉到我的疲倦与无奈,便移了开去。似乎又觉得就算坐 在我对面也会惹她烦心,便立即站起身来,去到沙发上蜷着腿看电视闪烁,空甩 我一人在沉默的餐桌上。   我如嚼蜡般吞下剩下的食物,内心困苦,我甚至产生了害怕过节的想法—— 每次过什么节,都可能伴随这样那样不愉快的冲突,她往往会大半月再不理我。   正当我口中发涩,想对妻子说什么的时候,她电话忽然响了。   「你有事要找林达吖」   妻子显然不开心,表情是不耐烦的,她听电话里说了几句,就把手机扔给我。   「喂,是我林达。刘哥你怎么了?」我接过电话,诶,刘能会找我什么事呢?   「林达啊,哎呀,你小子怎么不留个电话给我啊。你瞧我都没你手机,有事 找你还得打到梦洁那。」电话那头刘能的情绪很好,他渐渐不再称呼我老婆小骆   「额额,我的号码是…,额,等一会发过去给你。」我接着说,「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们银行国庆要组织去龙泉温泉山庄玩,位置都订好了,包吃 包住包玩,四天三夜。我手里头有个多出来的家属名额,就想问问梦洁想不想去。」   「那你应该直接问她啊。」我心里却想着,刘能这小子怎么又惦记着我老婆。   「这不是不合适嘛,她是你老婆啊!林达,我这里其实有两个名额,因为我 国庆有事,自己的那个名额也空出来了。要不要你们两口子一起去玩玩?」原来 刘能不仅邀请梦洁,还连我一并约。   「可我国庆也有事,而且那样也不合适吧,毕竟是你们单位自己组织的活动, 我们人都不熟。」我应道,有推辞的语气。   「哎呀,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跟你说哦,没有领导有时间玩这些的。去的都 是单位里的一些婆婆姥姥,再还有就是家属啊朋友啊什么的,到了谁都不认识谁, 去了就熟了。」电话另一头刘能语速很快,机关枪一样,卖力地推销着。   「那你自己呢?」我问道。   「都说了没空,而且就算有空,一个老爷们跟着单位里七姑八姨去泡温泉, 实在不成体统吧,我大小是个经理。」刘能呵呵地笑道。   「那好吧,我问问梦洁。」   「好,顺带还要告诉她有海鲜宴哦,公款消费,档次绝对有保证,最好是你 能陪她一起去。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你记得发手机号给我。我有事先挂了。」   刘能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   「海鲜宴…」我喃喃地念道,他这么一番盛情推介,一想到梦洁方才也提出 想要吃海鲜,我也不由得心动起来。   让她跟着团去胡吃海喝一次,也未尝有什么不好,这样一来,她这种埋怨我 的情绪想必会烟消云散吧。   这样想着,我便蹲到沙发一边,伈伈地劝说起妻子来。起初她也用我刚才的 理由来拒绝,但在我反复耐心劝说下,最后才终于点头同意。温泉,海鲜毕竟对 她都是极有诱惑的,见梦洁下了决心,我便又给刘能复了电话,告诉他只有妻子   带不带泳装呢?这个天气泡温泉会不会热呢?不知道那里的海鲜好不好吃?   这些类似的问题,是妻子当晚对我反复念叨的话题,似乎由于再隔天便是国 庆了,她于是开始准备行李了,显得十分雀跃与兴奋。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2015-5-21 20:39 编辑 a198231189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5-21 20:39 坐等刘能和梦洁上床,老公由愤怒到接受绿帽,估计情节就这样
猜你喜欢
热点小说排行
大家都在搜
最新小说
友情链接